黃油存被單增李斯特菌汙染風險

ADVERTISEMENT

 

  近日,加拿大食品檢驗署(Canadian Food Inspection Agency,CFIA)釋出召回通報稱,Maurice St-Laurent Limitée公司將召回一款聖勞倫特牌(St Laurent)黃油,因為該產品可能受單增李斯特菌汙染。截至目前,尚未出現消費者因食用這款問題產品而患病的報告。加拿大食品檢驗署稱,產品受單增李斯特菌汙染後,通過外觀很難辨別其是否變質。目前加拿大食品檢驗署正對該起食品安全事件進行調查,以後有可能擴大汙染產品的召回規模。

  那麼,單增李斯特菌是什麼?黃油為何會被該菌汙染?如果消費者食用了被該菌汙染的食品是否會對人體健康產生不良影響?國內外對單增李斯特菌的管理又有何相關法規和標準?日前,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釋出2017年第5期《食品安全風險解析》,組織有關專家解讀。

  一、單增李斯特菌是重要的食源性致病菌之一

  單核細胞增生李斯特菌(以下簡稱單增李斯特菌)(Listeria monocytogenes)在自然界分佈非常廣泛,從土壤、糞便、水體、蔬菜、青貯飼料以及多種食品中都可以分離出來。單增李斯特菌是一種屬於厚壁菌門李斯特菌屬的革蘭氏陽性短桿菌,兼性厭氧,無芽孢,在營養豐富的環境中可形成莢膜。其生長溫度範圍為2~42℃(0℃亦能緩慢生長),最適溫度為35~37℃。單增李斯特菌的主要特徵之一是可在低溫下生長,-20℃下能存活1年。在pH中性至弱鹼性(pH 9.6)條件下生長良好,pH 3.8~4.4的酸性條件下可緩慢生長。加熱至60~70℃經5~20分鐘可殺死,70%酒精處理5分鐘亦可殺死。

  二、人體感染單增李斯特菌可造成嚴重後果

  單增李斯特菌屬於細胞內寄生致病菌,它自身不產生內毒素,而產生一種具有溶血性質的外毒素——單增李斯特菌溶血素O(LLO),該毒素是單增李斯特菌的重要毒力因子。由於體液免疫對單增李斯特菌感染無保護作用,故細胞免疫力低下和使用免疫抑制劑的患者容易受到該菌的感染。

  三、黃油存在被單增李斯特菌汙染的風險

ADVERTISEMENT

  黃油(butter)又稱奶油,是一類以塗抹形式應用或在烘焙、煎炸和醬料中使用的以乳脂為特徵成分的乳製品,是世界上很多國家和地區的日常食物。我國《食品安全國家標準 稀奶油、奶油和無水奶油》(GB19646-2010)規定,奶油(黃油)是以乳和(或)稀奶油(經發酵或不發酵)為原料,新增或不新增其它原料、食品新增劑和營養強化劑,經加工製成的脂肪含量不小於80.0%的乳製品。

  本次事件中召回黃油的原因為“可能受單增李斯特菌汙染”,最終結論尚需跟蹤加拿大後續釋出的資訊。但黃油可能被單增李斯特菌汙染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用於製作黃油的原料受到了單增李斯特菌的汙染,二是黃油加工裝置和生產環境由於清洗衛生措施不到位而使單增李斯特菌汙染黃油;三是由於單增李斯特菌具有較強的低溫存活與生長能力,可能在低溫倉庫與冰箱貯藏過程中造成汙染。

  四、我國現行食品安全標準與相關法規為單增李斯特菌的控制提供了科學參考和監管依據

  我國現行食品安全標準及相關法規分別對部分高危食品規定了單增李斯特菌的限量要求及相關檢驗方法(見表1)。2010年釋出的乳製品安全標準及《食品安全國家標準 食品中致病菌限量》(GB29921-2013),分別對乾酪、再製乾酪,以及熟肉製品和即食生肉製品規定了單增李斯特菌的限量要求,均為n=5,c=0,m=0 CFU/25g(注:n為同一批次產品應採集的樣品件數;c為最大可允許超出m值的樣品數;m為致病菌指標可接受水平的限量值)。

  五、部分國家或地區制定相應的標準和控制措施對單增李斯特菌進行風險控制

  針對單增李斯特菌,2004年世界糧農組織/世界衛生組織對即食食品中單增李斯特菌進行了風險評估併發布了評估報告,報告(JEMRA,2004)指出食源性李斯特菌病與食品中單增李斯特菌的汙染濃度及被汙染食品的攝入量密切相關。控制原料汙染、採用合理的熱處理方式、控制加熱後的二次汙染是降低單增李斯特菌汙染產品風險的關鍵環節。

  2007年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通過了《應用食品衛生通則控制食品中單增李斯特菌的指南》(CAC/GL 61-2007),其中對單增李斯特菌容易生長繁殖的即食食品規定n=5,c=0,m=0 CFU/25g的限量要求,而對單增李斯特菌不易生長繁殖的即食食品則規定為n=5,c=0,m=100 CFU/g的限量。近年來,諸多國家或地區,如歐盟、澳大利亞、紐西蘭、美國、加拿大等,制定或修訂了與CAC法典標準協調一致的單增李斯特菌限量標準。

ADVERTISEMENT

  美國FDA在2017年釋出了經過修訂的即食食品中單增李斯特菌措施指南,即要求運用建立在風險基礎上的預防控制措施和運用現行良好生產規範來更好地控制單增李斯特菌。指南還要求所有生產、加工、包裝、存放即食食品的企業都應實施控制單增李斯特菌的行業指南,相關食品企業需要執行統一的單增李斯特菌控制措施。

  專家建議:一是加強對高危食品中單增李斯特菌的管理,阻斷被汙染食品的流通途徑。食品生產企業主體應加強對高危食品的監測,發現問題及時溯源、預警,阻斷被汙染食品的流通途徑,避免單增李斯特菌汙染食品流入市場,降低人群李斯特菌病的發病和傳播。二是認真執行良好衛生規範,在源頭上控制單增李斯特菌的汙染。單增李斯特菌在自然界中分佈廣泛,安全風險存在於從養殖、種植、加工、貯藏和流通的全過程。食品生產經營企業應嚴格遵守食品安全生產的相關規定,認真執行良好衛生規範(GHP),有效控制原料,生產工藝和衛生措施嚴格到位,有效避免二次汙染以及貯運交叉汙染等潛在風險,在源頭上控制單增李斯特菌汙染的風險。三是加強消費者培訓與教育,提高消費者自我保護能力。通過電視、廣播和自媒體等途徑加強對消費者特別是敏感人群的培訓與教育,如避免食品冰箱保藏時間過長、避免交叉汙染、冰箱冷藏或冷凍保藏食品在食用前進行徹底加熱等措施,提高消費者的安全消費和自我保護能力。

   李一花了4年時間,從“道士”成為“中國道教協會副會長”。“手掌煎魚”“水下閉氣”“鋼針穿臂”“生吞燈泡”,李一的故事裡充滿了“神蹟”。但他以及他的鼓吹者都刻意迴避著李一道長最大的神蹟:4年的道士修成中國道教界的最高領袖。

  這其實便是李一“成仙”的祕密所在:李一“成仙”的過程,是一個破綻百出、屢次違規操作的過程。但從沒有人去過問過。方方面面一路圍觀這樣一個神仙修成、卻保持沉默。這才是發生在我們這個時代最值得玩味的“神蹟”。

  我從重慶市經偵部門瞭解到的情況是,紹龍觀原本就是李一為了賴賬、轉移資產所耍的花槍。當年李一賴賬不還,卻把錢轉移到縉雲山修建了道觀。因為現行的法律規定,宗教活動場所不能查封拍賣。李一捏準了這一點。

  從1998年到2006年,8年間,一個沒有任何宗教身份的人,在縉雲山建了一個道觀,廣收門徒,卻沒有宗教主管部門去過問過。這是多麼神奇的事情啊。

  依據《道教教職人員認定辦法》,教職人員應該是向“所在地道教協會提出”認定許可。即,李一應該是向重慶市道教協會提出申請。但他卻到千里之外的江西龍虎山完成了皈依,又由上海城隍廟的陳蓮笙完授他一度牒(通俗講即道士從業資格證)。然後,再風塵僕僕回到重慶當紹龍觀的主持。這麼神奇的事情,也沒人問過。

  從氣功大師到雜技團負責人,再到企業家,再到今天的國學大師、養生專家、道教領袖。李一的每一次轉身都恰到好處。想一想和李一同一時代的大忽悠們,多已紛紛落馬,為何李一能在險惡的江湖中,以精妙的身段存活至今?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權利對騙術的迎合:不是因為騙子的狡猾,而是因為我們的監管太滯後。

ADVERTISEMENT

  一則是主管部門的瀆職,一則是名人、媒體的糊塗。李一不是李小龍,他的這份江山,不是靠他的單槍匹馬打下來的。我們能看到一系列的身份運作,媒體,名人,肉麻到幾乎讓人眩暈的吹捧,多少人蔘與了道長的形象工程啊。

  李一肯定是不乾淨的,但千里迢迢上山去找李一的信徒,卻大多懷著乾淨的念想

 

  韓國食品藥品管理局眼下正在積極遊說國會,希望從明年開始禁止在中小學校售賣咖啡,以避免學生過度攝入咖啡因。

  韓聯社介紹,韓國現行法律禁止在中小學校售賣帶有“高濃度咖啡因”字樣的飲料,但仍留有不少鬆動餘地,例如允許教職員工在校內購買咖啡。

  韓國食品藥品管理局則希望國會修改立法,從而在中小學校園內“全面封殺”咖啡等提神類飲品。

  韓國食品藥品管理局12日證實,目前正就此事與國會磋商,希望能從明年年初開始實施新規。按照該管理局的說法,韓國中小學生面臨過度攝入咖啡因的問題,遭受暈眩、睡眠失調等副作用。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