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峰霞:楊術的生活

ADVERTISEMENT

楊術的生活

最近,楊術心裡罵了生活。

(一)

楊術今年36歲,為人大方講義氣,但有一點不好就是面情薄。

楊術經營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收入還不錯,過著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生活。周圍朋友親戚誰家有個急事缺個錢什麼得,只要開口,楊術是能幫就幫,自然大大小小給自己攬了不少活。妻子有時也抱怨:“你多少留個心眼,不要幫了別人虧了自己。”楊術聽了,搖搖頭,說妻子想多了。

表弟給楊術打電話,說:“哥,我想買一個貨車,駕照不行,你有沒有認識的人,想辦法給我c照升成b照。”楊術聽了,立馬應了,一通電話聯絡,就給表弟聯絡好了人。表弟是二姨的獨子,二姨對楊術也是從小就親近。

這次駕照的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楊術認識的人大都是和自己一樣做生意的,和政府部門也是不太熟悉。每次去找人辦事,也是熟人介紹了,然後楊術自己低頭哈腰當孫子似的去求人。表弟的事情,這不,楊術找的老夥計運華。運華在一家駕校做副校長,天天和車管所的人打交道。運華拍著胸脯保證能給楊術把這事情給辦了。

第二天的時候,表弟就來到楊術家中。楊術面對這個二十四歲的表弟,一番語重心長希望表弟自己能考過去,不要去包辦。表弟有自己的道理:“哥,你是不想辦咋的?都和家裡商量了,家裡都同意了。”

楊術搖搖頭,說:“這個事情你好好考慮,以後你要開貨車上路,這不是開玩笑的事情。而且包辦升駕照,還不一定能辦成。”

ADVERTISEMENT

表弟說:“哥,你就幫幫忙,我就等駕照下來跑長途了。沒事,事情不能辦成也不怪你。而且我媽都說了花多少錢都行。”

回去一個星期後,表弟再次打電話催楊術。楊術還是勸表弟慎重,表弟再三表示說想好了。楊術就把運華的聯絡方式給了表弟,然後叮囑運華這事情一定要辦妥,晚上請運華吃燒烤。

晚上的時候和運華坐在燒烤攤上,喝著啤酒,好不痛快。運華打個嗝,:“你表弟的事情放心,我找的是副所長,前面我都辦了好幾個了。老弟啊!這可是看你的面子,一個人一萬,我就收了兩萬,又給咱表弟退了一千。自己弟弟,少一千。兩個月準辦妥。”楊術一聽:嗯?兩個人?心裡犯了個嘀咕,也沒有好意思具體問,陪著運華又一大通灌。

(二)

兩個月後,表弟打電話問:“哥,咋回事啊?不是說了兩個月辦好嘛!”楊術一雙眼睛熬夜通紅,此時盯著電腦正分析公司業務。楊術安慰了表弟,又打電話給運華:“孩子的事情辦的怎麼樣了?”電話那頭的運華大聲道:“沒事,副所長有點事情耽誤了,我這就打電話催催。”楊術把結果告訴了表弟,心裡一陣煩悶。公司的業務一天不如一天,員工心裡都有了意見。楊術想盡辦法,還是效果不大。再這樣下去,公司的資金運轉都是問題了。

回到家後,吃了飯,楊術躺沙發上,看著電視迷迷糊糊要睡著了。妻子收拾完廚房,坐到楊術身邊,推推他:“二姨今天打電話了,問你忙不忙、我們什麼時候回去之類的話,是不是弟讓你辦啥事了?”楊術轉個身,說:“也不是什麼大事,強子讓我給他找人把駕照升到a照。”妻子一聽,說:“你啊!升駕照你又直接辦不了,還不是找運華,你前面把熟人介紹給運華辦駕照,結果把朋友都得罪了,最後還不是看你的交情不找運華麻煩了。”楊術坐起身,來到臥室,躺下,:“強子打電話了,我能說不行嘛?”妻子跟著他,坐到床邊:“強子老大不小了,二姨一天盡由著他。這事要辦不成,看你怎麼收場。我弟想買個車,明天你給拿些錢。”楊術把頭窩進枕頭,一聲不吭。

第二天,天不亮楊術就起床了。把一張五萬的卡放在餐桌上,就出去了。和以前一樣,和運華在公園裡散散步。運華看著楊術,說:“心情不好?”楊術嘆了口氣,說:“往前跑會。”出了一身汗,楊術心情敞亮了不少。運華低著眉頭說:“我要出事了,那個副所長讓人舉報了,估計不保了。你放心我得讓他把咱弟的事情給加緊辦了。”楊術倒吸一口氣,知道運華這次麻煩大了。安慰運華說:“有需要幫忙的就說。”

來到公司,桌子上放著一封辭職信,是副經理王昌的。楊術早就知道王昌被通運給相中了,要走是遲早的事情。桌上電話響了,楊術接住:“楊總,你好。前面欠的貨款還有一個星期到期了,您看什麼時候方便?”楊術一聽是王昌的聲音,說:“恭喜啊!貨款下週一就打過去。”王昌不好意思地笑笑說:“楊總,你不要太相信別人。貨款如果給不了,我想辦法再給您拖拖。”楊術放下電話,站在窗前,看著外面的繁華景象,若有所思。

(三)

還有一個月就過年了,二姨打電話吞吞吐吐:“術啊,強子不想開貨車了,那駕照的事情不辦了,年底了,家裡要用錢的地方多,要不你把錢和證件給要回來吧!”楊術安慰二姨說沒問題。拿起電話也半天沒有撥出去,運華那邊因為副所長的事情被牽連了,這幾天正焦頭爛額呢。楊術猶豫了一會,還是給運華打了個電話:“運華,駕照的事情不辦了,要不給副所長把證件要回來吧!”運華嘆了口氣,洩氣地說:“唉!副所長現在被扣押了,我也聯絡不上了。而且我現在也被駕校停職一個月,那兩萬也拿不出來。老夥計,你能不能緩緩?”楊術立馬說:“錢呢,你不用管了,就是關鍵把證件給拿回來。”運華那頭哼了一聲就結束通話了。

ADVERTISEMENT

楊術到下午就把兩萬給二姨打了過去。又接到表弟電話:“哥,錢的事情多謝了。就是朋友和我的證件怎麼辦?朋友說身份證不能給外人,一直催我要呢。哥啊!你再給你朋友說說吧!”楊術真想說表弟幾句,想想還是算了吧!

公司的賬目出現了虧空,會計聶晴打電話過來的時候,楊術正在陪著妻弟看車。妻弟看中了一輛大眾,報價十七萬。楊術知道妻弟兜裡連自己給的五萬一共十萬,就勸妻弟看看其他車型。妻弟一臉不高興,給家裡打電話,這個時候聶晴打電話過來說賬目出現虧空,給通遠的三十萬貨款提不出來了。楊術一聽著急得給妻弟打了個招呼就往公司趕。路上,妻子打電話把楊術一通數落,楊術氣的摁了電話。到了公司翻看賬目,聶晴說:“楊總,問題就出在王昌以前和通遠那筆業務上”。楊術點了根菸,推開賬目,揮揮手讓聶晴先出去。“王昌啊!我該懷疑你嗎?”楊術心裡默默想著。

等到晚上回家已經十一點了,妻子沒有睡,看見楊術進門,低沉著臉。楊術坐到妻子身邊說:“誰惹老婆生氣了?”妻子一聽,眼圈立馬紅了,抽噎著說:“下午買車,你說那麼多幹嘛?弟要買,錢不夠你先墊著啊!這倒好,下午媽打電話說我沒有做姐的樣,不管自己親弟弟。你說我冤枉不?”說著哭聲是越來越大。楊術嘆了口氣,說:“這些年,家裡大大小小的事情,你也知道我從來沒有撒手過,我也知道你對家裡也是盡心盡力。不要哭了,過幾天公司緩過勁,我就陪弟再去看看車。”

夜啊!真靜,妻子發出均勻的呼吸聲,隆起的肚子隨著呼吸有節奏的起伏著。玻璃上蒙上一層白濛濛的霧氣,家裡的暖氣燒的暖烘烘的。楊術毫無睡意,輕輕起身坐在客廳沙發上。他心裡有種想哭的感覺,真想有個肩膀讓自己也靠靠,日子真他媽累。

電話響了,是王昌打來的。楊術沒有接,任由電話響著。他不知道對王昌說什麼,他們兩個之間的事情,能對誰說呢?楊術想起了和王昌一起來到這個陌生城市,從白手起家一直到現在,自己房子車子妻子都有了,王昌一直一個人,他知道王昌不結婚的原因。叮……,十二點了,楊術決定不論王昌做了什麼,都不再追究了。

第二天,天不亮。楊術在公園門口沒有見到運華。自己一個人默默走了一個小時,來到公司。表弟強子在公司門口站著,楊術驚訝的說:“強子,這樣冷,快進快進。有什麼事嗎?”強子手插在羽絨服口袋,說:“哥,你快把身份證給我要回來,我朋友找我好幾次了。”楊術耐心地說:“強子,找的辦事人出了些事情,你先給朋友說緩幾天。”強子眼睛一瞪:“啊!要是他拿我身份證做壞事怎麼辦?不行!哥,你現在就給我要。”楊術給表弟好說歹說,才勸回去。到了十一點,楊術開車去找運華,到了運華辦公室,裡面已經重新坐了一個副校長。楊術說:“運華呢?”那個副校長說:“被開了,不知道,聯絡不上。”楊術趕緊給運華打電話,手機關機,又打運華老婆電話也是關機。楊術心裡慌了神,來到運華樓下,使勁摁門鈴,沒有人開門。過來一個鄰居說:“不要敲了,沒有人。好幾天沒有人出來了。”楊術坐到車上,一陣失神,運華跑了。

楊術來到公司剛坐好,小馬過來說:“楊總,聶晴姐請假了。通運公司剛才來電話了,催貨款呢。”楊術抱著頭,說:“知道了,下午籌款就打過去。”妻子電話又響起了,楊術接起電話,“弟現在在4s店,要提那輛車了,錢不夠,你過去看一下,我肚子不舒服就不去了。”妻子沒有精神地說。楊術掛了電話,把辦公桌上的東西扔到地上。門開了,二姨進來了,看著地上一片狼藉,說:“術,碰到什麼事情了?”楊術搖搖頭,笑笑說:“沒事,沒事,二姨,你坐。強子的身份證我過幾天就給要回來。”二姨說:“不用了,強子已經到公安局重新補辦了。以後啊!強子的事你就不要再答應了,這孩子脾性不好。”楊術點點頭,說:“知道了,知道了。”給二姨擋了一輛計程車才送走了。

對於運華的消失,楊術很著急。在年初的時候,運華從楊術這裡拿走了三十萬,說是家裡出了事要用,具體什麼時候給也沒有說。因為平時關係好,楊術也沒有多問,也沒讓寫借條,這事也沒有給妻子說。公司的資金能拿出來的不到十萬了,家裡還有一個十萬的存款單子,那是備著急用的。

晚上回家吃飯的時候,楊術給妻子說了要用十萬存款單的事情。妻子說:“等你一下午,你不來,我已經拿著存款單給弟買車了。”楊術大聲說:“你怎麼不和我商量一下呢。”妻子也惱了,回道:“怎麼了?十萬塊的家我都當不了了?你前面給你二姨的兩萬我吭聲了沒有?楊術立馬不說話了。

第二天中午回到家的時候,丈母孃正坐在客廳,看到楊術回來,也沒有搭理。楊術滿臉堆笑倒了一杯水給丈母孃:“媽,您喝水。”丈母孃接過水說:“楊術,你當初一窮二白,我把姑娘嫁給你。現在你能行了,就看不起這家人了?”楊術急忙搖搖頭,“你弟買車錢不夠了,你幫一次怎麼了?我還就告訴你,以後你有什麼難處別給我們張口。”丈母孃氣沖沖的站起身要走,妻子急忙去拉,:“媽,你別生氣,楊術對咱家一直好著呢。”丈母孃對著妻子說:“好?你認為好就好好過你的日子吧!不送。”使勁把門閉了,就氣呼呼下樓了。

ADVERTISEMENT

楊術唉了一聲又坐到沙發上。妻子指著楊術說:“看你乾的好事。”拿起羽絨服穿上,去追丈母孃了。楊術拿起電話給王昌打電話:“在哪呢?方便出來吃個飯。”

風呼呼颳著,楊術沒有開車,獨自步行到了約好的地方,王昌已經在等他了。悠揚的音樂盪漾在安靜的空氣裡,咖啡的香味抵消了外面的寒氣,王昌還是像以前那樣安靜地坐著等他。楊術脫了外套,坐在王昌對面,默默端起咖啡品著。“你懷疑我嗎?”王昌問。楊術沒有吭聲,拿起一塊甜點放在王昌盤子裡。“運華和會計聶晴前兩年就已經好上了,你總是那樣熱心,可從來不考慮值不值得。你給運華的三十萬加上聶晴挪走的夠他們在西安買兩套房子了。”王昌低聲說。楊術說:“你現在過的好就行。”王昌起身拿起黑色呢子外套,在楊術耳邊說:“我不好!”隨後頭也不回就走了。楊術看著王昌越走越遠,說:“冬天真冷。”

(四)

還有兩週就要過年了,聶晴的父親到公司裡搬走了聶晴所有的東西,對著楊術啐了一口。楊術已經把聶晴告上了法庭,等著過完年開庭審理。楊術坐在有些冷的辦公室發呆,前臺小馬過來說:“楊總,通運公司說貨款已經付清了。過完年,想和咱們繼續合作。”楊術點點頭,說:“從今天開始,你就是公司的出納了,明天發個招聘會計廣告,必須是全日制本科畢業。”

除夕早晨的時候,楊術給表弟打了一個電話:“強子,做事情要踏踏實實,不要想著走捷徑。過了年,來哥公司上班。”那頭的強子一頭霧水,還是直點頭。楊術又給運華髮了一個微信:“不論什麼時候,你只要真心回來,還是好哥們。”翻到王昌的電話號碼,楊術凝視了許久,最後還是翻過去了。

楊術來到廚房,和妻子一起包餃子。妻子還有兩個月就要生了,看著妻子隆起的肚子,楊術感覺生活還是挺美好的。“滾他媽犢子生活!”楊術在心裡罵了一句,然後哈哈大笑。妻子莫名其妙的翻了他一眼,楊術把包好的餃子放到餐桌上,又拿起電話給王昌發了個資訊:餃子好了。

楊術踩著凳子,細心地把對聯貼好。看著火紅的對聯,楊術笑出了聲。電話響了,楊術摁下擴音鍵,“我回老家了,家裡給相了個姑娘,餃子你和曼曼一起吃吧!”王昌慢慢說道。楊術沉默了一會,說:“謝謝你!你過得好就行,餃子給你留著。”就掛了電話。

一年又要過去,楊術把凳子搬回家,把餃子下到鍋裡,看著一個個雪白的餃子浮上來,感覺自己也和這些餃子一樣,也浮了上來。

微信掃一掃

關注該公眾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