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麼忍,要麼滾!"

ADVERTISEMENT

看到一篇文章,說的是對於一個已婚女人而言,你丈夫對你的態度就是你在婆家安身立命的根本

這麼毫無美感的一句話竟然無聲的戳中了我的淚點,讓我壓抑很久的痛苦,通過歇斯底里的方式發洩出來。我突然想到了莫姨,她是個多麼幸福的女人啊!

莫姨是文叔在外打工自己耍的朋友,是個山西的姑娘,長得很小巧,面板黝黑,個子只有150,怎麼看都和拿些面板白皙、身材高挑的女主沒法比。更何況當年的文叔,是遠近聞名的帥小夥,來相親的姑娘的照片堆滿了桌子。

就在文叔媽媽肆意挑選時,文叔帶回了莫姨,文叔媽媽沒有一絲好臉色給莫姨,拿著斷絕關係來威脅文叔,可文叔是大小夥子了,有了自己的主意,說:“媽,阿莫我是娶定了,至於你和我,血濃於水,你不認我,我也是要認你的,生死都是你的兒子!

文叔的堅持和親朋好友的勸解,文叔媽媽還是接受了莫姨,但卻總是挑三揀四,文叔不好每次都當面頂撞母親,於是趁著一次家庭聚會的醉酒,表了一個態度,說莫姨是他娶回來的,是他愛護的人,他視若珍寶,絕對不允許別人說三道四的詆譭,否則別怪他翻臉不認人!

漸漸的,文叔媽媽對莫姨的態度好了一些,她老了,怎麼鬥得過兒子呢!

想完莫姨,再想想自己,我就覺得我很悲哀,因為我的老公你,從不曾維護過我,因為你覺得那是你媽,對我不好,我該受著!而我卻不能有任何反擊,不能氣著她老人家!

ADVERTISEMENT

婚禮當天,父母致辭,你媽我親愛的婆婆,為了釋放心中的憋屈,於是當著上百親人的面,說真心沒看上我,不知道你看上我哪裡。場面一度尷尬,你未發一言,主持然不得不化解尷尬說了一句是因為愛情。

那天起我和你的婚姻就只有一條準則:要麼忍,要麼滾

明明早已結婚,你的工資卡卻一直被你媽保管,而我的工資用來開支零用,我問你要,你總說都是一家人。

可真的是一家人嗎?

我從不吃苦瓜,可只要你媽做飯必定是苦瓜為主,我想不通她為何記得那麼清楚!我沒法吃辣,做的菜很是清淡,你媽每次都會拿回去重新下鍋,加上很多辣椒。你總對我說,要以老人為主。

我們的婚紗照,結婚後全被你媽收了起來說看著礙眼,你笑笑算是答應了。

ADVERTISEMENT

我忘記帶鑰匙,便別想進門,因為把門敲爛,裡面的人也絕不會移步為我開門,當然移步到門前看著是我轉身走了。我對你訴苦,你卻責怪我,自己不帶鑰匙要怪誰?

飯桌上你們三個人說的話,我一句也插不進去,想要融合,卻被你媽頂回來說不該問的別問,而你只是安靜的吃菜。

每次你家親戚邀約,總是把我丟在家裡,給我發條資訊說你們在誰那裡吃飯不回來了。

從頭至尾我都是外人。你媽不喜歡我,但我以為你原本是喜歡我的,但你對我的喜歡在你媽面前輕如鴻毛。

我以為自己能行,但我想放棄了,真的太累不值得!

我也是爸媽的寶貝,憑什麼要到你家來受著這些窩囊氣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