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卿為什麼會有今天的高度?

ADVERTISEMENT

點擊關注並置頂佳人

陌姐說

董卿沒有微博,不用微信朋友圈,

她有微信,但僅限於通信功能,

她自己不發朋友圈,但偶爾會看朋友圈。

看起來作風老派,實際上永不止步。

當有天賦的人,還在拚命努力,

那麼,她的每一次驚豔,都值得。

01

一股清流:不簡單的《朗讀者》

上周六,《朗讀者》一段超過1200歲的朗讀,燃爆年輕人!作為一檔知識類節目,期期上熱門,堪稱這個春天最好看的節目了。

豆瓣評分高達9.3,霸占熒屏和社交網絡熱門話題,誰也沒想到,以央視“當家花旦”、“綜藝一姐”著稱的董卿,首次擔任製片人就出手不凡。

在各類綜藝節目滿天飛的今天,她用一檔朗讀類文化節目,重讀經典,回歸詩意,折服了億萬觀眾,絕對是綜藝屆的一股清流。

就在年初,她還因主持《中國詩詞大會》火了一把,讓我們見識了什麼叫真正集美貌與才華於一身的女子。

甚至,連今年春晚時董卿塗的口紅色號,都成了年輕人關注的焦點,不少人笑稱,是董卿支撐著他們看完了整台春晚。

董卿才43歲,但印象里她早就是知名主持人了,連續主持春晚十幾年,家喻戶曉。

如今,又以製片人和主持人雙重身份攜《朗讀者》引發收視熱潮,觀眾甘當“自來水”,每一期都幾乎零差評,事業可謂更上一層樓。

這讓陌姐好奇心大發:這個圈子從不缺耀眼的明星,央視的主持人更是全國拔尖,為什麼偏偏是她,能獲得如此不俗的人生高度?

ADVERTISEMENT

02

苦不堪言:從小接受“狼爸”式教育

董卿出身書香門第,家風嚴謹,父母雙雙畢業於複旦大學,父親是報社老總,母親則在中學教物理,董卿曾自述說他們是“上世紀60年代典型的知識分子”。

董爸爸出身貧苦農村,靠自己不懈的努力考上了複旦新聞系,改變了自己的命運。因此,他對董卿也寄予厚望,一直要求很嚴格,刻意培養她吃苦耐勞的精神,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狼爸”。

他沒有寵溺自己的獨生女,從小就對董卿展開了“魔鬼”教育:

要求董媽媽不要給女兒買新衣服,讓董卿不要太看重外表,而是注重培養自己的內在氣質。

不許女兒照鏡子,並有一句名言:馬鈴薯再打扮也是土豆,每天花在照鏡子的時間還不如多看書。

董卿個子還沒洗碗池高時,就讓她站在小板凳上洗碗,此外還有拖地等家務。

要求董卿每天抄寫成語和古文,背誦詩詞,中學時開始讀名著,寒暑假定期給她開列書單。

要求女兒堅持跑步,小時候,董卿最痛苦的就是冬天還要被父親拉去跑一千米。

中學以後,父親提前跟朋友打好招呼,讓董卿打零工“勤工儉學”,什麼樣的兼職都干過,比如清潔工、售貨員、廣播員等。董卿後來回憶,十五歲的時候,暑假要去賓館打掃房間,每天十個房間,二十張床。當時董卿覺得很委屈,爸爸特意到賓館看她:“我一見到他,哇地一下就哭了起來,說太累了,我不干了……他還很難得地摸了摸我的頭,說堅持一下。”

由於父母對自己“特別特別嚴厲”,從來不給予讚美,童年董卿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親生的,幼小的心靈備受煎熬,對父親充滿怨恨。

她最害怕的就是和老爸待在一起,因為老爸會要求她做這做那,還經常問她這做好了沒,那做好了沒,連吃飯都會被數落到哭。她最開心就是老爸去出差,這樣就可以輕鬆幾天。

要知道,這可是在二三十年前,當時父母能有這樣嚴厲又開明的教育,看似冷酷,實則不易。要不是父親打小給董卿灌輸勤勞、堅韌、讀書、跑步這些優秀品質和習慣,未必會有董卿今日的成功。

如今的董卿,也理解了父親的良苦用心,早已釋然,滿滿感激。每次聊起父母,她眼睛里都會有淚光閃爍。

她說:“我父親自己的經曆,讓他篤信人的命運要靠自己改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父親是個很嚴謹、很堅忍也很善良的人,很慶幸自己繼承了他的這些優點。”

長大後的董卿,並沒有按照父母期許的那樣,溫柔乖巧地好好念書,考一個名牌大學,找一份安穩的工作。

但她踏實肯干、堅持不懈,不斷挑戰自我,取得了事業的輝煌,不能不說是父親的嚴厲教育所結下的碩果。

一直到現在,董卿還說:“假如我幾天不讀書,我會感覺像一個人幾天不洗澡那樣難受。”

03

拚命三娘:從大專生到“央視一姐”

ADVERTISEMENT

董卿小時候就展示出了與眾不同的文藝才華,作文演講、唱歌跳舞、體育成績樣樣都很好,經常為了參加學校的課餘文藝活動,以補課等理由對父親撒謊。

她年少時的理想是當一名演員,父母卻都不讚成她從事文藝工作,好在董卿是一個叛逆的天蠍座,壓力有多大反抗力就有多大,她不顧家里的反對,考入了浙江藝術學院的表演專業。

大專畢業後,董卿被分在浙江省話劇團,後來誤打誤撞才進了電視行業。浙江電視台招聘時,她陪一個朋友去考試,自己也順道考了一下,結果卻意外的被錄取了。

才華真的就像懷孕,是掩飾不住的。

董卿憑借過人的才能很快又跳槽到了東方電視台,來到了上海。作為一名新人,沒節目可做,閑得無聊,但並沒有真正閑下來,而是去考了上海戲劇學院的電視編導系,1999年順利從這里讀完本科畢業。

靠主持《相約星期六》小有名氣後,董卿又去新成立的上海衛視尋找更大的舞台。新鮮感過去後,很快又感受到了失落,每天又無所事事,董卿為了平複自己的浮躁之心,窩在家讀《紅樓夢》、《唐宋詩詞》。

同時,不願空閑著的董卿報考華東師範大學,並順利進入中文系古典文學專業攻讀碩士研究生。

經過幾番進修和靜心讀書,董卿的事業也柳暗花明,隨著上海衛視改革成功,她被委以重任,主持多檔節目。清純大氣的主持風格,流利的英語,深受觀眾喜愛,董卿28歲就奪得了“金話筒獎”,一鳴驚人——這可是中國播音主持界的最高獎項,並為她打開了去央視工作的機會之門。

到了央視,董卿絲毫不敢怠慢,頭兩年共主持了130多場晚會和文娛節目,並從西部頻道調入綜藝頻道,很快折取春晚主持的花冠。

別以為這很輕鬆,剛到北京,一切都是陌生的,沒有人認識,沒有人關注,沒有人會平白無故地給董卿任何一點好處。

她回憶說:

雖然名義上是CCTV的主持人,但因為每一次錄製節目是在大興。所以那棟讓我崇拜得五體投地的淺藍色火柴盒式的大樓,我連門都進不去。在我租的房子里,最顯眼的位置上擺放的是一個隨時可以拎走的行李箱。

記得有一次是北京的大風天,我提著四五袋衣服,站在大興街頭卻怎麼也打不到車,妝容被風刮得全非,心情也被刮得亂成一團糟。終於,在到北京半年後的一個深夜,我做在一個朋友的車里,突然說:“我不想做了。”

在最拚的時候,董卿連續20天主持“第十一屆青歌賽”,每晚直播近三小時。每天下午四點彩排,到十點直播結束,換掉主持禮服又進會議中心,和老師核對次日的考題。回家已是淩晨三點,董卿還要打著哈欠背台詞,直到最後的一顆夜星,漸漸隱沒,生活規律被打亂,有點苦不堪言,可她樂在其中。

不難看出,董卿身上有股深入骨子里的韌勁兒,不停地充電學習,挑戰自我,一刻都鬆懈不下來。

而現在的年輕人,還沒奮鬥幾年,就天天想著財務自由去過退休了……

04

雷打不動:每天閱讀一個小時

可能是父親小時候就培養了董卿的閱讀習慣,工作後的董卿更加熱愛讀書,不僅接二連三去大學深造,在有了自己的第一套房子後,她堅持每天閱讀一個小時的習慣,雷打不動。

她的臥室沒有電視機,沒有手機,沒有任何電子產品,她隻想安安靜靜地看書,然後去睡覺。

董卿看書、看電影,不能接受太平淡的東西,而是欣賞極致的情感,偏愛像芥末一樣讓人瞬間熱淚盈眶甚至不能呼吸的文字,比如像《紅樓夢》《茶花女》《約翰·克里斯多夫》《安娜·卡列尼娜》等文學作品。

盡管有許多喜歡的書,但她不會反複去看,要把時間留給新鮮的東西,除了唐詩宋詞,它們短小精悍,而且隨著年齡增長,人生不同階段對同一首詩詞的理解也不一樣。

ADVERTISEMENT

與很多文藝青年一樣,她自稱小時候喜歡風花雪月的東西,長大以後愛上了蘇東坡、陸遊,因為“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他們都寫在了詩詞里。

小到兒女私情,大到朝代更迭,他們將萬千思緒都化進好友間的一席圍爐夜話,那是在曆史長河里的豪邁之美”。

看到這里,明白董卿為什麼能主持好《中國詩詞大會》《朗讀者》這樣的節目了吧,她對詩詞信手拈來,出口成章,不只是臨時抱佛腳背誦台詞,而是長年如一日地在刻苦閱讀啊。

腦子是越用越活的,據之前和她一起工作過的明星在自己回憶錄中寫到:“給董卿看一個稿子,她看一遍就能流暢地用自己的語言記誦並轉述出來。同時,她很會調動自己的知識儲備,因為她已經有一個完整的體系並且理解內化了。”

董卿在《朗讀者》中面對一個有盲人父親的選手時,引用過阿根廷著名作家博爾赫斯的詩:

“上天給了我浩瀚的書海,

和一雙看不見的眼睛,

即便如此,

我依然暗暗設想,

天堂應該是圖書館的模樣。”

博爾赫斯本身就是盲人,董卿巧妙借用,既恰當貼切,又表達了對閱讀的熱忱,這樣的實力絕非一日之功。

董卿酷愛讀書是出了名的,被人發現了多次,有路人坐飛機遇到她說她全程在讀書,2014年她去南加大做訪問學者,又有留學生說經常在圖書館看到董卿。

如此愛讀書、又如此會讀書,有幾個年輕人能做到?

“腹有詩書氣自華”,這句話放在董卿身上再合適不過,沒有長年讀書的功底,就沒有文學積澱,不太可能深刻理解其中的含意,並融會貫通,化用到節目主持中。

因為讀書,董卿本就清純脫俗的氣質,更添了幾分穩重、大氣與睿智,處變不驚,反應敏捷,才會有被媒體廣泛報道的“金色三分鍾”救場神話。

她曾說,“我始終相信我讀過的所有書都不會白讀,它總會在未來日子的某一個場合幫助我表現得更出色,讀書是可以給人以力量的,它更能給人快樂。”

05

奮力前驅:不滿足現狀,一直進階

除了熱愛閱讀,董卿能達到今天的高度,陌姐認為還在於她的不滿足,對生命有一種原始的衝動,對時間有一種真誠的敬畏。

在上海期間,她本可以享受大好青春時光,出去旅遊玩樂,可她見縫插針,利用業餘時間考入了上海戲劇學院和華東師範大學,學習深造編導和古典文學,並順利畢業。

在接替倪萍擔綱春晚主持人後,董卿華麗轉身為央視排名前三的主持人,可她沒有滿足,期間去考了上海戲劇學院的藝術碩士學位,並去美國南加州大學做訪問學者。

她的這些學位不只是掛個名頭,在上戲時,她沒節目就從北京飛上海回去上課;去南加大之前,盡管她英語水平已經很好了,她還去新東方學習英文。

在周濤安居幕後之後,董卿無可爭議地坐穩了央視一姐的地位,比起靠背景上位的某思思,實力杠杠滴。即便如此,董卿依然試著挑戰自己,開始往製片人的方向發展,獨立製作屬於自己的節目。

從主持人轉為製片人是一次不小的飛躍,一個打工的突然上手開始做老板,要應付客戶、團隊、嘉賓、領導,還要關注舞台、讀本、故事、後期,千頭萬緒,壓力重重。

在製作期間,她每天都睡眠不足,每天淩晨4點睡,到8點就醒了,不是沒時間睡,有時候壓根兒就緊張地睡不著。

董卿內心也十分糾結,面臨質疑和壓力,她說“道阻且長”,看不到光明在哪裏。

就在這樣的挑戰之下,董卿硬是扛了下來,經過一年籌備,《朗讀者》開播就成了文化類節目的一匹黑馬。

喬布斯說,你生命中的一切經曆,在將來的某一天都會連接起來,成為美麗的意外。

董卿的今天,也是由過去的一個一個點貫穿起來的,她自己可能也無法預料,童年時期父母給自己灌輸的閱讀、跑步、勤奮,以及自己的文藝細胞、敢打敢拚,能讓自己在40歲出頭時做一個以朗讀為主題的節目。

所以,不要小看你手頭的每件事,你度過的每分鍾,你看過的每本書,你養成的每個習慣。

如果你能像董卿一樣,堅持下來,惜時如金,將來的某一天,這些點都會連成一條線,助你的人生高度走上一個新台階。

分享到朋友圈,也是一種讚賞

轉載請注明出處。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