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室友是個同性戀。 | 被排擠後的生活。

ADVERTISEMENT

-

人生來就帶著某些不同,

但愛的權利,

該是平等的。

-

最近莫名總有一些感慨,這個世界上的人可以性格不同,種族不同,身份地位不同,但是他們在做這一件事的時候都擁有同一種面孔,那就是去愛一個人。

之所以有這樣的感悟,是因為我前兩天在油管上看到了一段特別火的國外廣告片,一個全球很有名的感冒藥Vicks息可舒的片子,視頻跟藥本身無關,而把鏡頭聚焦於小女孩和她的養母。

養母希望她做一名醫生,小女孩卻固執地想成為律師。

小女孩的養母18歲被趕出家門,受盡淩辱,但還是努力做一個善良的人。領養小女孩之後,她成為一名母親,精心照顧小女孩的飲食起居,在病時整夜陪伴,喂小女孩吃藥。周末會一起做精油按摩,一起看恐怖片,兩人像朋友一樣。

隨後鏡頭一轉,原來小女孩的養母是一名男性。準確的說,是一名Transgender,跨性別者。這名養母因為特殊的性別認知而被歧視被傷害,但這沒有阻礙她成為一名有愛的母親,她像所有“正常”的母親一樣,照顧自己的孩子,給孩子無微不至的關懷。

看到這里我先是有些意外,之後又感到釋然。就算這名“養母”與眾不同,她依然有去愛的資格,並且給小女孩的生命傾注了大量的愛。

而小女孩之所以想成為律師,就是要為母親爭取平等和公正的權利。

ADVERTISEMENT

在愛面前,人人平等。

◆◆

記得最早的時候看《簡·愛》,對里面那段經典的女主角獨白嗤之以鼻:

“你以為我不漂亮,沒有錢,我就沒感情嗎?如果上帝賦予我美貌和財富,我也會讓你難以離開我,就像現在我難以離開你一樣。”

這句話一度是出身貧寒姑娘們不卑不亢的座右銘。

那時候覺得女主角雖然一身正氣,語氣也慷慨激昂,不過也未免把自己的身份地位看得太低。在愛面前人人平等,難道不是早就成為共識的普世價值觀?

都到這年頭了,應該不會有人在愛面前因為出身而自卑了吧。

我一個高中同學,正在和她的頂頭女上司,一起競爭追求同一個男生,是她們公司的客戶。

聽上去像現代版宮鬥。

女上司家境殷實,哥倫比亞大學畢業,逆天大長腿,如果參照這些戰鬥系數,我的高中同學簡直是個戰五渣。而且倘若輸了,也只能放棄好不容易拿到offer的工作,灰溜溜辭職。

但我同學還是迎難而上,她的自信理由很簡單——他極愛武俠小說,她也是。憑這一點點“天造地設”的優勢,她拍著胸脯說,一定會把他拿下。

覺得這樣的姑娘太可愛。

的確,在追求真愛面前,無論出身,無論背景,無論文化差異。

我們都有追求愛的權利。

ADVERTISEMENT

◆◆◆

我曾經和一個女孩子合租,她是les。因為不尋常的性取向,她在大學宿舍被排擠,被當做異類,關於她的謠言不知從何而起,越傳越離譜,她住不下去,隻好搬了出來。

但其實,這個女孩子就是個溫暖又可愛的普通人啊,唯一有區別的,只是她喜歡女生而已。

 

室友精心照顧著一堆花花草草,主動打掃公共區域衛生,她戀愛時從不帶伴侶回來過夜,失戀了會躲在房間很壓抑地小聲哭,努力地不打擾室友。

記得我有一次重感冒,難受得在房間打滾。室友沒說什麼,只是默默做好了清粥小菜,又買了感冒藥放在客廳。

她身上的柔軟與溫暖,和取向無關,就算被歧視被排擠,室友對生活的愛,對周遭人的愛,對這個世界的愛,依然真誠而強烈。

而前兩天一個新聞熱點,華中科大兩位女博士竟然公開手拉橫幅,寫著“讓同性戀遠離大學校園”。

我真替她們感到羞恥。

我們總是習慣性地用共同標簽來給自己找歸屬感,也用貼標簽的方式去簡易評價他人。隻相信大眾主流,對異類保持過分警覺,這不是合群,而是一種狹隘。真正的愛不是標準正確才有資格愛,而是無論出身、取向如何,都可以去關心別人。

世界上不平等的事情已經很多,每個人都可能是“鄙視鏈”上的一環,我們都有成為異類的可能性,實在無須在別人的不同上尋找優越感。在愛別人這件事面前,沒有好壞優劣,能夠去愛,就是溫暖的靈魂。

每次感冒又無人照顧的時候,我會想起曾經的les室友,室友現在和女朋友在歐洲小國家生活,和我偶爾聯系聊兩句,流露出來的都是知足和幸福。她會有圓滿的結局我毫不意外,因為無論被如何傷害,她都對世界抱有最大的善意,毫不吝嗇地付出愛。

每個人都有愛的權利,就算不夠美、不夠富有,也一樣可以在身邊人生病的時候,給對方關心和照顧,哪怕只是一顆簡單的感冒藥,就足夠向世界證明內心的溫暖。

ADVERTISEMENT

◆◆◆◆

還是希望大家記得那句話,當你嘲笑歧視異類的時候,一定要想到,有一天你也有可能變成異類。

馬丁·尼莫拉有一首短詩——

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不是工會成員,我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是新教徒,我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再也沒有人站出來為我說話了。

的確,我們生而不同,但我們生而平等。就像VICKS息可舒在片子里倡導的,“每個人都值得被關愛”。

勇敢愛,尊重愛,這是我能想到,世間最美的模樣。

 The End 

   過往文章閱讀:

哼,不會聊天的人不準談戀愛。

我不再喜歡任何人了。

好恨自己不精致

你策馬揚鞭仗劍天涯,我在路邊賞我的花

95後的我,在過怎樣的生活?

長 按 二 維 碼 關 注

有事找我,加私人微信

轉載請注明出處。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