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何種坍塌,都壓不垮一個有清晰自我意誌的人

ADVERTISEMENT

撰文 | 小安

編輯 | 蔡娜

圖片 | 楊菲朵(微信公號:菲朵夜間飛行)

本文共計3800字,預計閱讀時間7分鍾

 編者按: 

美田農場的創始人劉躍明,是我見過的為數不多特別有定見的人。在這個滿大街都寫著焦慮的年代,這種品質實在稀缺。

她身上就是有那麼一股子氣,她認定的事,千難萬難都一定做的起來。

而這股定見的背後,源自她從小心里就有一個非常清晰的自我意識,不管別人怎麼說,她都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怎麼做。

她說:“城市也好鄉村也好,重要的不是外部環境,而是人的內在有沒有一個清晰的自己?這個自己有沒有足夠的能量支撐自己走下去。”

回到土地,對劉躍明來說就是回到自己,躍入能量的源頭。現在,她的美田農場已經走過7年,她並不急躁,只是紮實地做事。農場也並不需要那麼多客戶,安心紮實地走著就好。

春夏秋冬,從不依靠,從不尋找。

這樣的人,是刀槍不入的。無論是“原生家庭的創傷”、事業的挫折,人生的何種坍塌都壓不垮她。她要做什麼,照樣做的有模有樣。

她說人會取得所謂的成功,其實就是能看穿表面的東西,能“定”得住,內在非常寧靜的時候,甚至能看得到未來。

如此而已。

劉躍明

美田陽光農場創始人

《我有一個農場》作者

 

心探索:做農場之前你也在城市里上大學、工作了好些年,你自己形容這段時間是“低穀”,為什麼?決定離開城市回來種地,這個轉折是怎麼發生的?

 

躍明:我在北京郊區農村長大,後來考上大學才到了城市里,畢業時因為學的是師範類基礎學科(生物學)。如果不願意做老師,幾乎找不到直接對口的工作,為了生活就勉強找一份來做,這一份沒了再找另外一份。

ADVERTISEMENT

 

反正大家都在干什麼我就干什麼,找工作,租房子,在外面館子里胡亂吃東西熬夜等等。那些年覺得自己就是個遊魂,在城市里飄蕩,身不由己,雖然我知道那種狀態是不對的,但是停不下來。

 

在城市那份工作的最後幾個月,因為要和老板一起勉力挽救那個行將垮塌的業務,三四個月沒有休息,我終於把年輕的身體里最後一點元氣耗盡了,健康出了問題。然後我覺得城市真的太吵太混亂了,就干脆辭了職。

 

我搬到城北的潮白河邊,找了個小房子住下,平時除了少數的親人朋友來往,幾乎處於隱居狀態。我在那里就開始反思,想起小時候的自己不是這樣的。

 

心探索:你好像很喜歡自己小時候那個狀態,小時候是個什麼樣的孩子?

 

躍明:我從很小的時候心里就有一個非常清晰的自我意識,不管別人怎麼說,我都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怎麼做。

 

比如上學,我很清楚那些功課怎麼做,上課的時候我覺得沒必要非得端坐著,就老是吃東西,跟同學說話,老師當然很煩我,讓我坐在差生專區,但我每次考試都考第一(笑),因為我心里就是有數。

 

我對周圍人的評論都可以屏蔽,他們的意見影響不了我,比如他們擔心我太內向不會說話,長大了沒法融入社會,可我心里知道我是可以的,我只是不想說而已;家里長輩說我長得不好看(笑),老師討厭我等等這些對我都沒有造成影響。

 

我知道心理學上講人的童年遭遇會影響一生,但我的情況是,內心的那個自我從小就非常清晰,不會跟著別人的意見跑,感覺那時候就有一種“定力”,能量很集中。

 

心探索:在潮白河“隱居”那兩年做了些什麼?

 

躍明:調理身體,反思自己,看很多關於心靈的書,重建自我。在城市里那段“低穀”,我的總結是,那時靠本能活著,不是精神的那個我,是被物質推動的那個我。

 

然後生活安靜下來,吃的東西也素淡天然了很多,心里逐漸又清晰起來,其實一直都知道該怎麼改善:我從高中開始,每天晚上都會打坐,整個高中階段,就用打坐和冥想來放鬆學習壓力,我好像天生就會。

 

但經過了很多年沒有迷失掉自我的生活,小時候那種“定力”已經被分解了,想打坐也坐不住,我就去找陪伴冥想的音樂。

 

ADVERTISEMENT

這個過程中出現了一個很神奇的機緣推動我想到了做農場——我找到一個叫“薄荷綠之光”的課程,聽著那個音樂,真的感覺到有一群小精靈把我托起來了,有個聲音說,薄荷綠之光是植物王國的光。

 

很神奇地,就在那幾天,我就迅速地知道了自己要干的事情,回家種地。過了幾天我去營業廳交電話費,看到報紙上寫九華山莊在出租地,城里人可以去租來種菜、度假,我想我們家也有地啊,念頭一起緊接著就發生了一連串推動我的事情,就像一個小火星,一點著就燎原了。

 

當時身體調理得好一些了,內心也完全找回了那種有力量的感覺,能量超級強,深深相信自己可以心想事成。

 

心探索:有機農場早幾年就有人做,一直都聽到抱怨說很難做不賺錢,可是為什麼你可以做,而且很開心,又可以賺錢,你的優勢在哪裏?

 

躍明:就像你說的,內在的東西是最重要的,你心里的那個框架和對世界的看法,這個最重要。

 

心探索:你的內在框架是什麼樣?

 

躍明:我覺得我自小就有一個清晰的框架,什麼是我喜歡的想要的,該怎麼去做。而且對很多表面現象,我覺得它們其實都不是那麼實在和堅固的,我比較會看到現象的下面類似本質的東西。

 

比如上大學的時候,做自我介紹,大家都說我是哪裏人,我就沒說“我是北京人”,我說“我是農村人”,因為我沒有在那個城市的環境里長大,對北京人是什麼樣子完全沒概念,當我說“我是農村人”的時候,就是說了一個事實。

 

還有我當初做這個農場也是,村里有很多一輩子種地的老人都認為年輕人懂什麼農場,但我就是確信我可以做起來,當然也做了很多研究調查,但最重要的是我心里是確定的。

 

心探索:在你身上有好幾個特別的地方,跟無論是城里人農村人都不一樣:第一“農村比城市好多了”;第二“我是農村人我挺自豪的”;第三“我就愛干農活兒”……好像和主流不太一樣?

 

躍明:我從小就特喜歡思考:人為什麼活著呀,有什麼意義啦這種問題。還特別喜歡道家,所以我也不覺得跟別人不一樣有什麼問題,我能承受那種壓力,干別人不干的事。我很喜歡道家兩點,一是獨立行動,即使誌同道合也可以獨自去,二是境界越高藏得越深。

 

很多人總喜歡跟著別人一起干,必須有很多人陪著他,但我覺得不用人陪著,我可以自己去干。

 

ADVERTISEMENT

心探索:就像你說,不怎麼做營銷,農場連塊牌子都沒有,你說我才不盼著好多人來找我呢……其實現在挺多人都希望這樣酷酷地做生意,但真的這樣做是需要很大魄力的……

 

躍明:我沒覺得有什麼,一直就是這樣做事的,知道我能干很多事情。那時候我相信的是什麼呢?我相信一切都有可能。用佛家的話說每個人都是很圓滿的,什麼都不缺的狀態,只是你屏蔽了一些東西,或者不管出於什麼原因沒有意識到,但其實你真的什麼都有。

 

在我做農場之前是真的非常相信,一個人外在的東西都是內在的體現。比如那一年棚塌了(被大雪壓塌了,從11月到第二年5月都沒有送菜),其實我是覺得太累了,就想歇會兒,因為一開始幾乎所有事情都是我一個人,真是挺累的,我就覺得有點兒不想弄了,然後外在就體現一下唄(笑),我覺得是我的意念造成的(笑)。

 

我覺得很多人放不下一些東西,是因為看不開,覺得這些東西都很重要,他會把它看得很實在。但是我從很小的時候就覺得這些東西都是假的,就是它可以有,也可以很快就沒有。

 

心探索:這個物質的世界在你眼中,不是那麼實、那麼堅固的東西……

 

躍明:所以我才覺得自我很重要。一個人的生活其實就取決於他內在怎麼看怎麼想。比如我覺得城里的人為什麼很累很混亂,因為他們被外在的現象帶走了,迷失了。

 

我也會經常反思,是不是我的這個愛好反過來把我占據了?然後我知道,沒有,即使沒有這個東西我還是我,沒有它也可以。

 

人會取得所謂的成功,其實就是他能看穿表面的東西,能“定”得住,內在非常寧靜的時候,甚至能看得到未來。我記得看馬雲的訪談,他說他是站在未來看現在,布局現在。我相信他是可以看到的。

 

心探索:你做這個農場是不是也是站在未來看現在?

 

躍明:對,而且相信自己能做到,這就是該我做的事情,綜合各種信號、機緣,我知道做農場就是我這輩子的使命之一,所以我會有無窮的力量,也會有無窮的人來幫我,我覺得老天就是讓我來干這件事的。

 

心探索:這種信念從哪裏來?

 

躍明:因為我對這個東西很有感情,看著它很高興,它們能給我很多能量。比如今天上午,十點半工人們就下班了,我自己大中午在地里轉悠來轉悠去地看這些東西就特別高興。

 

而且我對蔬菜的狀態很敏感,比如長了蟲子,或者一個菜的最佳采摘期是哪一天,我一看就知道。為什麼我的會員很忠誠,就是因為我們菜的品質很好,背後有一個很敏感的人在這兒把關。

 

以前上大學學植物,要去認植物,比如薄荷,莖是四棱的,葉是對生的,花是唇形的等等,我根本就不用背,讓我看一眼就知道了,它們立刻全部進入我的生命,好像這些東西以前就在,我現在又認出它們來了。

 

所以這個菜該什麼時候摘,或者它長到什麼狀態了,未來會怎麼樣,這些我都比別人敏感。

心探索:給大家傳授點兒怎麼選菜的技巧吧,不看長相的話,看什麼呢?

躍明:比如菠菜,如果按城里人的標準,那個菠菜要長得特別水靈特別嫩,但在我們種地的人看來,那樣的菜基本都是溫室里種的,棚里的菜看著好看。

 

我種菜就特別堅持能露天種就露天種,我相信露天種能有太陽照呀風吹啊雨水啊,它能量比較強,比較結實。

 

但露天種出來的菜真不好看,就跟農民和城里人的差別一樣。露天種的菠菜長得很粗壯,趴在地上,不是那種亭亭玉立的,種在溫室里的菠菜,因為要爭陽光,所以菜都豎著長,特別脆,特別嫩,一碰就折了。

 

但其實我認為露天的更有營養,葉超級綠,味道要濃鬱很多,尤其是秋天冷一些時候的菠菜很好吃,是甜的,還有越冬的菠菜最有營養,因為它在地里過了一冬,又鑽出來,說明它生命力超級強。從中醫的角度講,那樣的菜也是最有營養的,頭茬,氣很足,就是不好看。

原創文章,轉載請公眾號後台回複"轉載"

按提示操作即可;投稿及簡曆:xintansuozhenggao@aqrage.com

▼點擊閱讀原文,購買心探索好物!

▼點擊閱讀原文,購買心探索好物!

轉載請注明出處。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