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醫生老了,敢找徒弟們給自己看病嗎?

ADVERTISEMENT

  編者按:偶爾你是否也感慨,學醫的一代不如一代?擴招、降分、調劑、文章課題導向論,優質人才、精力稀釋,這樣下去的結局會怎樣?

  病例,是一名醫生從業的最好見證。

  臨床基本功,是任何學曆和論文無法替代的。

  逸事

  讀書時候,我曾在北方某醫院見習,道聽途說甚至親眼目睹了一些悲劇。

  那年醫院普外科招了一名上海某大學畢業的外科博士。他的導師是國內知名的業界大腕,應聘時,各種科研項目和 SCI 文章寫滿了個人簡曆。醫院引進博士的消息不脛而走,在北方小城中,報效家鄉父老的名頭,令他一時風頭無兩。

  博士入科後,科室主任安排他跟隨某副主任醫師熟悉業務,遭到拒絕。空降兵式的心態,讓他決定自己帶領獨立的醫療小組。

  悲劇就此開始:第一台甲狀腺手術便大出血,匆忙止血中,損傷了喉返神經。不依不饒的家屬找醫院討要說法,最後得到 30 萬的賠償,並拿這筆錢在醫院旁邊開了家飯館,生意異常火爆。

  那年在學校附屬醫院也發生了類似問題。

  剛畢業的外科醫生為一個反複消化性潰瘍的患者實施了胃大部切除術。手術還算順利,但術後不久又開始出現頑固性潰瘍。

  病例討論中,老專家一句道破天機:該患者血鈣水平一直都高於正常;血鈣是潰瘍常見病因,而甲狀旁腺功能亢進是血鈣升高的源頭之一。

  接下來的故事,充滿了套路。

  超聲提示甲狀旁腺腺瘤,降鈣素水平也異於常人。三下五除二,甲狀旁腺腺瘤便被切除,消化性潰瘍得以自愈。

  後來這種事情大家就司空見慣了,我遇到過夜班請急會診要求幫忙抽動脈血氣的,也碰到過夜班病人心髒驟停,醫生嚇得手足無措,本院會診醫生無法及時前來,最後竟自己打 120 請求支援的。

  這種事情不是笑話,如果我們把它看成笑話,才是最大的笑話。

  鉤沉

  大學畢業後繼續攻讀研究生,我發現身邊的人,完全換了一種對話語系。

  身邊的老師和同學們,多數都把「科研」「SCI 論文」放在嘴邊。實習期間,一群同學圍住帶教老師討論病例,大家相談甚歡,甚至連午飯都錯過的情形,消失的無影無蹤。

ADVERTISEMENT

  在華西對我影響最深的帶教老師是消化內科楊錦林,一個干淨利落,從不虛頭巴腦唱高調的美女教授。

  楊老師沒有太多的頭銜、課題、論文,她最大的特點是喜歡把每一個危重、疑難、有趣的病例刨根問底。

  她向我展示過自家的收藏:華西消化內科疑難病例複印件!

  她會把自己經手過的病例整理並且複印出來,裝訂成冊,放在家中當小說和故事來讀。有時,這些病例會令人會心一笑,有時,會令人沉痛不已。這是真正喜歡研究臨床、鑽研臨床的人才會有的「無聊」之舉。

  病例,是一名醫生從業的最好見證;臨床基本功,是任何學曆和論文無法替代的。

  當我們像福爾摩斯一樣將疑難病例偵破、像戰士一樣讓危重患者轉危為安時,臨床醫生獨有的那份喜悅是其它任何事情所代替不了的。

  片面地否定論文與片面地強調論文一樣,犯了相同的錯誤。沒有人會反對醫生寫文章,因為經驗教訓、心得體會、假設與構想、立場與爭鳴,都需要文章來呈現。

  但我們不能否認,那些隻寫菜譜不去掂勺的胖子,終究是成不了好的夥夫。

  知行合一:工具書

  每年的研究生來報道時,我都會指定一些參考書目讓他們「購買」來閱讀,甚至有時會要求一些基礎很差、愚鈍或散漫的學生去『抄書』。

  雖然有人說:「書非借而不能讀」,圖書館借來的書,多數是拿來睡大覺,等過了還書日再繳滯納金。

  但專業書必須要自己買。知識只有投資才能真正被自己重視,這種投資既包括精力、更包括金錢。

  讀圖時代,總有人想要省錢看電子書。但我總是勸他們: 別指望自己會對醫學電子書懷有持久熱情,它們在電腦里面的吸引力遠不如電影。也有人反對讀書,因為工具書更新太慢,跟不上臨床指南。我不反對指南,但指南僅僅是一個能規範疾病治療方案的綱領性文件,但對診斷思路及細節的幫助甚微。

  近四年來,我為學生們買了很多書,也在醫院辦公室丟了幾千塊錢的書,就連我讀大學期間那本處處塗鴉的《內科學》都被人「收藏」了。

  我現在仍然可以清楚的背出那些久假不歸的工具書:

  《臨床超聲心動圖學 (第二版)》

  《超聲心動圖診斷思維解析》

ADVERTISEMENT

  《臨床心髒電生理學 (第四版)》

  《中華影像醫學-超聲診斷學卷 (第二版)》

  《超聲醫學 (第六版)》

  《黃宛臨床心電圖學 (第六版)》

  《Braunwald 心髒病學 (第七版)》

  《心律失常射頻消融圖譜 (第二版)》

  《實用內科學 (第十三版)》下冊

  《充血性心力衰竭》

  《心房顫動導管消融圖譜 (第二版)》

  《On Call Cardiology》

  《心電圖學》

  《實用超聲心動圖學》

  《Diastology》

  《Practical Perioperative Transesophageal Echocardiography》

  我在微信群里面發了多次群公告,希望將書帶回家的同學可自覺歸還,但迄今為止,沒有一個人願意站出來自承其事。我雖然不知道這些書被誰拿走,但可以肯定絕非負責清理衛生的環衛大姐所為。

  知行合一:有所思

  我的師父說過:作為心髒介入醫生,每天隻在流水線上出力,而不去主動思考總結的,根本對不起自己身體流出來的汗水、吃進去的射線。

ADVERTISEMENT

  很多時候,在你主動去尋找之前,敵人根本就不存在;在你去主動總結之前,經驗也根本不存在。

  筆記是一定要寫的,再好的記性也比不上筆尖的深刻。

  每當遇到疑難、複雜、危重病例,我們的醫療小組內都要做成筆記和教學查房課件來宣講,偶爾也會網絡推送與大家分享。在這樣的過程中,受益最大、成長最多的還是整理者自己。

  天朝行醫,有山川之險、有城府之嚴,我們要讓每一次總結與成長對得起自己所受的委屈。

  在我的公眾號中,「查房實錄」系列記錄的便是我們在平時工作學習中總結的疑難病例。

  我喜歡和高個兒的人在一起,和高個兒的人在一起,我才不會駝背。

  在 SCI 的夾攻之下,國內醫學期刊確實舉步維艱。大腕們的優秀文章走出了國門,平時他們也忙於應付各種講座,不再殫精竭慮苦思冥想,也很難寫出能夠敲痛時代、傳之久遠的經典工具書。

  國外優秀期刊不少,但並非所有醫生都能看得到、看得懂。所以,我一直向學生們建議:別小看國內學術期刊,它們的病例討論同樣可以精彩紛呈。

  這是我多年養成的習慣,國內雜誌發表的研究幾乎不去關注,但病例報道和病例分析,卻不願錯過。

  我平日翻閱眾多國內醫學期刊(如《中華內科雜誌》),其中「臨床病例分析」專欄是我的最愛。不同於個案報道,他們以抽絲剝繭、步步推進的討論為亮點,涵蓋了大內科所有學科,總有一些讓人耳目一新的病例討論。

  迄今為止,我總結了近十五年它們發表的所有疑難病例,閑暇之餘,我都會取出來一本津津有味地研讀。每當翻開這些大內科病例,便覺得自己又成了一名真正的內科醫生,而不只是一個心內科醫生,一個搞心髒介入的電生理醫生。

  月旦評

  某月某日,我和成都幾位心血管前輩吃飯。

  酒酣耳熱之際,一位科主任突然說:「當我老了,病了,願意邀請你擔任我的主治醫師」。

  我覺得很幸運,因為,這是同行之間最大的褒獎,是無上的光榮。

  身處教學醫院,我所遭遇的最大困惑是:現在有些研究生和規培生,一問三不知,再問全不知;有些研究生的優點是「一點就通」,缺點是「不點絕對不通」。

  為了應付考試,他們也看書學習,但是這種學習缺乏「激情」。

  簡言之,沒勁!

  醫生的隊伍,學曆越來越高,生產的文章越來越多;但捫心自問:我們培養了更多真正名副其實的名醫了嗎?

  假如一群從事臨床的人,都不真正熱愛臨床,不真正懂臨床。若干年後,當我們老了,還敢找自己的徒子徒孫給自己和家人看病嗎?

  是時候想想我們的教學方法與評價體系了。

  不吐不快:職稱改革,革了英語你就輕鬆了?做夢!

  今日互動 # 你是引同行繞道還是慕名而來的醫生?(預測今天留言數會是個位...

  編輯:任悠悠

  投稿 1000 元:renyouyou@dxy.cn

  福利:消息框回複 綁定可獲 5 個丁當!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