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你相愛23年,今天你的祖國日本卻要把我驅逐出境……

ADVERTISEMENT

故事的主人公來自於寶島台灣,他在92年一個櫻花盛開的季節里來到日本留學。他來的時候一點日語也不懂,也並沒有想過要考取日本的大學,更沒有想要留在日本工作,他自認為不過是被台灣社會中一股大家都要去日本看看的風潮所裹挾著,不明不白的就來到了日本。

因為沒有奮鬥的目標,也沒有對未來的打算,他的原意本就是揮霍自己一年的青春在日本玩一玩,逛一逛,在最年少輕狂的年紀瘋狂一把,但是就在一年的留學期限即將要到期的時候,他遇見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那個他,而另一個他隻不過是一個擁有普普通通的家庭,普普通通的日本人,當時都未滿20周歲的兩個男生就這樣陷入的愛河之中。

直到今天同性戀仍舊是被邊緣化的群體,在世界上的最發達的美國都尚不能獲得和平常人一樣的認可,更何況是在23年前一個剛被經濟重創,滿目凋零的日本呢?主人公偷偷在留學簽證過期之後,無奈只能回到台灣,但是怎麼也按耐不住相見他的心,於是偷偷地辦理了赴日的短期滯留簽證去了日本,這一次相見的他們更加堅定了對對方的愛,在短期簽證到期之後,他們相約,下一次的相遇一定要彼此守護終生。

94年,主人公辦理了短期簽證再次從台灣出發前往日本,這一次他帶上了自己的所有,帶上了他為數不多的一點點積蓄,帶上了對未來的憧憬,帶上了對家人的愧疚,義無反顧的前往了日本,下定了決定哪怕是簽證到期也再也不會離開心愛的人了。

ADVERTISEMENT

但是可憐可悲的人就像是被上天所嫌棄的一般,命運對身處社會邊緣的人是那麼的不公!為了同性戀人私自來到了日本的男主角與其家族徹底的斷開了聯繫,但是就在主人公是去家族之後卻又被檢查出患有愛滋,這對於本是關係脆弱的兩人,帶來了巨大的打擊,但是日本人的他卻還是能夠僅自己最大能力去寬容,去接受,去愛護,鼓勵著主人公接受治療。像冬天的旭日一樣的溫暖著主人公。

但正如剛剛所說,命運!是多麼的不公!同性戀的事情被捅到了日本人伴侶的公司中,瞬間身邊的所有人都帶著異樣的目光注視著自己,因為無法再背負來自公司以及家庭的不認可感以及排斥感,日本人伴侶隨後便患上了抑鬱症,無法工作,無法外出,無法和任何人交流。

在那段最苦的日子裡,所有生活的重擔都落在了主人公的身上,他沒有簽證只能打黑工,他日語不好只能幹髒活累活,他扛下了所有勉強的支撐起了這個家庭。(在沙灘上漫步的男主角左以及他的日本籍伴侶)

ADVERTISEMENT

就這樣日子一天一天變得更好,兩個人相濡以沫的打算尋找各種方法讓身份合法化,讓主人公今後也不必躲躲藏藏的在日本生活,在2013年他們就與日本的愛滋患者支援團體取得了聯繫,希望可以就社會邊緣人士的身份爭取【在留特別許可】。

身為讀者的你,肯定已經猜到我要感嘆什麼了……啊!命運啊!你是多麼的不公!去年6月,就在他們在秘密收集資料籌劃申請【在留特別許可】的最末尾階段了,主人公在街上被盤查,發現是非法滯留者,而非法滯留屬於犯罪,無奈所有的申訴手段都被駁回或者是失效,【在留特別許可】也再也無望。11月,東京入管局發出強製遣返命令狀,主人公處在隨時都有可能被抓捕,並遣返回國的狀態。

無奈之下,主人公只能訴訟入管局違反憲法,【違背法下平等的原則,作為同性導致無法入籍】,希望能夠撤銷對自己的強製遣返命令。讓自己能繼續留在日本。這篇新聞被日本雅虎登出之後掀起一片熱議,很多人覺得這簡直就是電影才會出現的橋段。來看看日本網友對此的看法吧……

翻譯:果然,非法滯留是問題所在啊。

ADVERTISEMENT

翻譯:雖說是有法下平等,但是非法滯留是致命傷,既然要論法那就必須先要守法,同性的夫妻問題真是別人不能理解的難題啊。

翻譯:在談論法下平等之前,存在著非法滯留的問題,再加上還有同性婚姻問題,這道題可真難…

翻譯:如果能結婚那就不會成為非法滯留,我非常能夠理解這份感情,但是順序反過來了,應該在成為非法滯留之前就進行抗議的啊。

這個話題其實已經變成了一個法與情的較量,看來日本人民更加傾向於法。但是不知道各位對此有什麼看法,如果有什麼好建議也請提出來,究竟是成人之美呢?還是法網恢恢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