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從來不缺大師。為什麼騙子越來越多?

ADVERTISEMENT

中國從來不缺大師

ADVERTISEMENT

  曾經有人說:為什麼中國培養不出來大師級人物?

  實際上,中國從來不缺大師,李大師,王大師,張大師......層出不窮!大師一般在明星、娛樂、富人圈左右逢源,所以,一般人也難以有機會直接與這些大師親密接觸。最近王大師因病去世,引起了新的討論。

  在生活中,我們總能看到各種關於詐騙的新聞:電話詐騙、網絡詐騙、捐款詐騙、投資詐騙、以及公民信息被買賣,都屬於“騙”的範疇。

  為什麼騙子會越來越多?手段越來越高明?這折射出了社會的一種怎樣的本質變化?

  

無處不在的騙子

  現在的騙子已經泛濫到爛大街的程度,滲透到社會生活的角角落落,小到手機短信,大到戰略謊言,總體而言,當今的騙子可謂體系完整、類別全面:從體系的角度說,由街頭的低級到廟堂的高級,各種騙子涵蓋一切社會層次;從類別的角度上看,有馬路騙子、外貿騙子、婚姻騙子、販人騙子、學術騙子、短信騙子、連鎖加盟騙子、傳銷騙子、造假騙子,涉及360行……

  網上有人做了這樣的總結:現在的騙子呈現出區域性分布的局面,並且走向全國連鎖,術業有專攻,進行差異化詐騙:比如河南安徽的騙子比較LOW逼一點,主攻低端市場,以傳統詐騙為主,科技含量低,侵害對象多以文化程度不高的中老年農民,所以最引民憤,成為“地域黑”的主要攻擊對象;廣西、江西(也包括安徽)相對會扯點蛋,主攻中端市場,以傳銷詐騙為主,侵害對象主多以想一夜暴富的四五線普通民眾;廣東福建毗鄰港台逼格比較高,主攻高端市場,以高科技詐騙為主,偏重於利用新興的電信及網絡平台實施詐騙,屬於犯罪產業鏈的上遊,因為很少與受害人接觸,只能徒徒地吃啞巴虧,重要原因是,由走向國際化的台灣騙子在“傳幫帶”,錢財都打往菲律賓、馬來西亞去了,很難追回來……詐騙呈現出鮮明的“群體犯罪”的特點,湧現各有特色的詐騙之鄉。

  總之,生活在當今社會中的每一個人,都能真切實在地感受到各種騙子力量的強大。有人說我們已經進入了“全民防騙”的時代,但又防不勝防。

  

騙子形成的根本原因

  我們有華麗麗的行騙“黑曆史”,推崇各種各樣的詐術。你看看《孫子兵法》和《三十六計》上至廟堂下至江湖,試問哪個不知哪個不曉,簡直就是國民教科書,人人都在活學活用。但這些書呢,都不是靠什麼實力取勝的,都是靠陰謀詭計的,什麼兵不厭詐,什麼事貴應機,似乎這在體現中國的智商優越性的,產生諸如蘇秦、張儀等鬼才,陳平、賈詡等毒士,諸葛劉溫等謀臣。

ADVERTISEMENT

  另外,中國人與人的信任關係,主要基於以血緣關係為基礎的情感,而非利益。而西方人取信於人,首先會強調自己為人誠實,童叟無欺,對所有人一律同等對待,最後締結契約關係。

  勒龐在《烏合之眾》一書中指出:“如果我們把道德定義為持久地尊重一定的社會習俗,不斷抑製私心的衝動,那麼很明顯,群體不具備任何的道德。”

  中國人取信於人,首先會強調與對方的特殊關係,以此套近乎,最後確定社會關係。正是這種情感聯系,掩蓋了人與人關係的實質,極易導致欺騙。

  人與人之間,以情感為基礎的信任,極易讓人放鬆警惕,給騙子以可乘之機。因此中國的騙子行騙時都是先從情感入手,攀親戚、攀老鄉、攀同學、攀戰友、攀鄰居、攀朋友的朋友……再進行利誘。

  更有甚者,是親戚、老鄉、同學、戰友、朋友之間的欺騙,最典型的就是傳銷,全是基於親人朋友之間的信任關係。

  插播一個視頻,這段演講《鄭立鵬:網絡犯罪中的人性漏洞》,他原來是一名警察,現在是騰訊微信安全風控中心的高級總監。罪犯是利用這些人性的弱點來騙我們,大家不妨認真聽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