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安吉麗娜·茱莉,為什麼要放棄乳房和卵巢?

ADVERTISEMENT

| 傳承與堅守 | 情懷與夢想 |

  BRCA,對於這個詞,相信很多人都很陌生。但若提到安吉麗娜.茱莉,你可能熟悉不過。對,就是這個非常勇敢的女人,讓BRCA這個神秘的基因,走向公眾的視野。

  就在上個星期“史上最全的女性防癌指南”的微信推出後(>>點擊回顧),又有不少女性蠢蠢欲動想去做基因檢測,尋找身體中BRCA基因,與乳腺癌、卵巢癌的密碼。

  重慶市腫瘤醫院腫瘤學實驗室主任輦偉奇表示,BRCA基因檢測適宜於乳腺癌、卵巢癌高危人群,並非所有的人有必要去檢測

  本期專家

  輦偉奇

  

ADVERTISEMENT

  輦偉奇:主任醫師,碩士生導師,腫瘤學實驗室主任,腫瘤實時體液活檢的基礎與臨床研究學術帶頭人。

  但家族中有多位年齡較小就發生乳腺癌;或有乳腺癌或卵巢癌家族史,或同一名女性身上發生乳腺癌和卵巢癌等高危人群,就應盡早進行檢測。

  BRCA基因突變讓患癌幾率大增

  “BRCA這個基因的名字,是由乳腺(BReast)和癌症(CAncer)兩個單詞的前兩個字母縮合而成。”輦主任介紹,這一基因與乳腺癌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事實上,BRCA確實是最先在乳腺癌中發現的。上世紀80年代,流行病學家克萊爾·金通過分析家族聚集性乳腺癌病例發現,17號染色體的某個基因,可能是導致家族乳腺癌的原因。

  1994年,美國MYRIAD公司順利地在17號染色體上,找到了與家族聚集性乳腺癌密切相關的基因,命名為BRCA1,同年又利用兩個乳腺癌高發家族提供的樣本,在13號染色體上,找到了另一個乳腺癌相關基因BRCA2。

  “每個人都有BRCA1/2基因,正常情況下,它通過修複損傷的DNA,維持細胞的正常的生理功能。我們生活的環境中有很多物理因素如電磁輻射、射線、紫外線,或化學因素如煙草、黃曲黴素以及亞硝酸鹽,這些都會誘發DNA損傷。”輦主任說,一般而言如果損傷程度較輕,機體會啟動修複機製;如果損傷較重,難以修複,則啟動自毀機製。BRCA在其中扮演了質檢和修理合二為一的角色。

  “可以想象,這麼重要的基因一旦發生失活突變,或者先天就攜帶突變版本的基因,那麼DNA受損的細胞就很有可能滑向變成癌細胞的深淵。”

  神秘的BRCA與多種癌症有關

  

ADVERTISEMENT

  如果BRCA1/2基因功能發生故障,與腫瘤發生有什麼關係?

  輦主任解釋,BRCA1/2基因的有害突變導致的疾病,屬於常染色體顯性遺傳,單個細胞中一條染色體的正常拷貝的基因的缺失或功能異常,即可能發生癌症。

  所幸的是,並非所有攜帶者都會必然發展成為癌症,只是癌症的易感性高而已。因此醫學上常說:“離開概率談病情,都是耍流氓!”。

  

  據估計,在普通人群中,約12.0%的女性可能患乳腺癌,而約60%遺傳有害BRCA基因突變的女性可能患乳腺癌。“換句話說,BRCA基因讓乳腺癌風險升高的5倍。”輦主任說,在卵巢癌方面,1.4%的普通女性有卵巢癌風險,BRCA基因突變會使得風險上升至15%-40%。

ADVERTISEMENT

  除此之外,有害的BRCA2突變還可能增加患胰腺癌、胃癌、膽囊和膽管細胞癌、黑色素瘤、男性乳腺癌等其它風險。

  在目前已知的與遺傳性乳腺癌/卵巢癌相關的基因中,BRCA1基因突變的貢獻占20—30%,BRCA2基因突變的貢獻為10%-30%,而其他類型的基因突變分別不足1%。輦主任認為,這些指標,提示人們在某些特定人群中進行BRCA基因突變的檢測,是很必要的。

  檢測發現基因突變不代表就會患癌

  那麼,哪些人需要進行BRCA1/2基因檢測呢?“根據BRCA基因突變的特點,建議以下6類人群進行BRCA基因檢測。”輦主任說。

1、家族中有多位年齡較小就發生乳腺癌的患者;

2、有乳腺癌或卵巢癌家族史;

3、同一名婦女身上發生乳腺癌和卵巢癌;

4、雙側乳腺癌;

5、德系猶太人後裔;

6、男性乳腺癌。

  “如果檢測發現了基因變異,也不必大驚小怪,因為並非所有的基因變異,都是有害的。”輦主任說,根據現有的基因變異與疾病間的相關性,把BRCA1/2基因突變分為:良性突變、疑似良性突變、意義不明突變、疑似致病突變和致病突變。隻

  有攜帶有害突變,包括致病突變或疑似致病突變,才會增加患病的風險

  檢測出高風險怎麼辦?要像朱莉一樣明智選擇

  “如果通過基因檢測,發現BRCA基因中存在有害突變的人群,可以結合家族史、環境因素、飲食情況和個體生理情況綜合分析。”輦主任表示,對於綜合分析結果為高風險的人群,可根據個體狀況采取不同的預防措施。

  

  英國有研究人員認為,對於BRCA1/2基因突變的婦女,其一生中罹患乳腺癌的危險為80%。對於這樣的婦女做預防性乳房切除術,可以使乳腺癌發生率下降93%。而朱莉在術後患乳腺癌的可能性也從87%降低到5%。“對具有明確BRCA1致病性突變的朱莉來說,做如此的犧牲在現階段或許是較為明智的選擇。”

  當然,人類對疾病的認識是不斷發展的,目前已發現某些藥物能在動物實驗中遏製BRCA1突變引發的細胞異常增生,也許將來除了預防性切除,我們還會擁有更理想的手段。

  要注意的是,目前基因變異和疾病關聯數據庫,都是以西方人基因數據為依據。國內相關數據正在積累過程中,目前還缺乏大規模的中國人自己BRCA基因突變與疾病發生風險的數據庫。因此,是否進行預防性切除,還需要嚴格把握指征,避免陷入“過度預防及治療”。

  

  對於已經患了乳腺癌或卵巢癌的患者,如果檢查出攜帶有BRCA基因有害突變,則可以為臨床治療方案選擇提供檢測數據支持。比如可以讓化療方案更具有針對性,從而取得更好的療效。

原創稿件,未經授權不可轉載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