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 Winer:乳腺癌的過去和未來

ADVERTISEMENT

Eric Winer是丹娜法伯蘇珊史密斯女性腫瘤中心的乳腺中心的主任。

2016年12月的聖安東尼奧乳腺癌大會(SABCS)是在乳腺癌領域做出傑出貢獻的腫瘤學家的年度榮譽----威廉·麥圭爾紀念演講,Eric Winer做了精彩演講,以下是部分精彩內容節選:

1990年是我成為乳腺癌醫生的第一年,當時,美國每年有15萬乳腺癌患者,44000人死於乳腺癌。乳腺癌一直被當做一個單一的病種,當有患者問我,我的乳腺癌是什麼類型的,我只能說,你是 II期乳腺癌。當時我們對乳腺癌的分型還沒有完全明白。

回顧

在1990年,大多數乳腺癌是由於腫物或腫塊而發現,主要治療方式是手術切除,給患者造成生理和心理上的痛苦,化療和激素治療是作為術後短期的補充治療。對於轉移性的乳腺癌婦女,治療選擇非常侷限,這個時代,自體骨髓移植伴高劑量化療導致嚴重的毒副作用,被證明不優於標準治療。

乳腺癌的宣傳,在過去的四分之一個世紀處於非常重要的起步階段。

ADVERTISEMENT

在過去的25年,外科醫生率先提出侵入性較小的治療方法。使用高劑量放療毒性的治療越來越少,在化療和免疫治療及抗HER2治療中取得重大進展。基於腫瘤的特點,分期和患者的表現,治療更加的個體化,對於一些轉移的患者,我們有了新化療和激素治療的資料。

最顯著的特點就是意識到腫瘤異質性的重要性和鑑定出乳腺癌的不同亞型。所以,我們現在認為乳腺癌是一種家族性的疾病,HER2陽性,三陰性,和ER陽性。ER陽性型進一步分為低階別(腺腔A型)和高階別(腺腔B型)。

我們也更多關注乳腺癌患者在肥胖、炎症、免疫系統等方面的差異。

但是我們得到的資料仍不容樂觀。在2016年,美國估計會有超過246000例新發的浸潤性乳腺癌,61000例乳腺原位導管癌,40000人因此死亡。當然在世界範圍內,統計資料更具戲劇性,每年有170萬新增病例,超過50萬人死亡。儘管我們在不斷做出改進,乳腺癌依舊為女性帶來痛苦。

向前邁進

在我們向未來展望時需要關注三個領域:治療抵抗、過度治療和健康平等。

ADVERTISEMENT

乳腺癌能夠對化療和其他治療產生耐藥,在發達世界中,治療耐藥是死亡的主要原因,尤其是三陰性或HER2陽性的腺管B型患者,

另一方面,對於乳腺原位導管癌或I期、II期乳腺癌患者,過度治療是個問題。我們不僅要關注大多部分三陰性乳腺癌或腺管B型患者,對於其他患者,我們需要證實對哪些患者用相對少的治療更好。

仍然有許多懸而未決的問題。哪些ER+的乳腺癌患者真正需要化療?那些經過五年長時間內分泌藥物的治療表現出顯著臨床效果的患者存在有利的基因麼?哪些患者使用較少的治療更加合適?儘管我們認為內分泌治療比化療更容易,對大多數患者來說,長達五年或更長時間的服用有副作用的藥物作為附加治療超出了他們可接受的範圍,特別是獲益很小或者根本沒有。

HER2陽性的患者,在我們丹娜法伯的團隊釋出的一項單組臨床試驗中,針對淋巴結陰性HER2陽性的乳腺癌患者,大部分為I期。在對超過400例患者的平均73個月的隨訪中,5年的生存率為96.3%,僅有三例出現遠處轉移。這是使用非常簡單的化療方案,雖然有些毒副作用,但是相對其他治療仍然簡單的多。

當健康平等到來前,我們無法想象在乳腺癌患者中有多少因為缺乏健康護理和訪問而出現的不必要的死亡。種族、貧窮、有限的教育和缺乏健康保險是美國存在的主要差距。年齡對乳腺癌的生存率也起到重要作用,30歲以下和80歲以上的患者預後最差。

在未來十年,通過繼續我們的研究和臨床探索,我們可以降低大概一半的死亡率。現在,我們已經證實過度治療的問題,我們可以開始著手解決它。同時,我們可以對那些更適合少量治療的患者減量治療。健康平等是我們最艱難的挑戰,我們對在這個領域取得進展勢在必行。

ADVERTISEMENT

全球腫瘤醫生網可為癌症患者申請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頂尖癌症專家會診,協助患者前往世界頂尖癌症機構接受治療,詳情致或登入全球腫瘤醫生網。

» 全球會診專家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