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媽跳廣場舞 國外大媽們在干什麼

ADVERTISEMENT

在中國,無論你生活在哪個城市,見過大媽們跳“廣場舞”的概率應該不會低於99%。當中國大媽已把“廣場舞”這項活動升級為一種現象之時,有讀者不禁好奇,與中國大媽年齡相仿的外國大媽們,會不會也跳“廣場舞”,她們如何消遣退休的閑暇時光呢?

ADVERTISEMENT

不同的國家,不同社會文化,影響著世界各國老年人的退休生活。在中國,老年人的退休生活以撫養孫輩為主,忙碌之餘還有不少大爺大媽愛跳“廣場舞”。相對來說,歐美等發達地區或國家的老年人更有時間和個人空間,用以發揮自己的才能或者發展自己的興趣。

工作:或為生計 或為寄托

外國老人退休後干什麼?繼續工作!這就是不少歐美老年人的答案。在歐美不少老齡化程度較高的國家,老年人工作或因生計,或為寄托,並不稀奇。

美國沒有法定退休年齡。只要想工作、並且能勝任,勞動者就可以一直干下去。

美國社會安全福利的退休金製度也鼓勵勞動者晚退休。目前的規定是:67歲退休者能拿足全額的聯邦福利,每提前一個月退休,養老金會扣減0.56%;而每推遲一個月退休,養老金會增發0.25%。最多可提前或推遲五年退休,工作到70歲的人並不少見。

不時見諸報端的“美國最年長員工”就是很好的證明:98歲的基金經理,95歲的麥當勞員工,等等。這樣的例子讓人心存敬意。

在同樣老齡化嚴重的日本和韓國,工作中的老人也隨處可見。

首爾街頭的出租車司機大部分是五六十歲以上的大爺。日本更於2006年出台《改正高齡者雇用安定法》,明確要求企業繼續雇用60歲以上的人才。日本還有為退休老人介紹工作的“銀色人才中心”,中心會員多已六七十歲,年紀最大已95歲高齡。

運動:以遠足、慢跑、遊泳為主

休閑運動也是外國大媽們打發時間的好消遣。與中國大媽集體跳“廣場舞”不同,外國大媽們更傾向於獨自或三兩結伴的運動,如遠足,慢跑,遊泳等。

長期以來,跑步都被歐洲人認為是人體全面鍛煉最有效的方法之一,慢跑更是歐洲大媽們的最愛。

法國人喜歡親近大自然,法國大媽們喜歡到大自然散步和遠足。法國有不少遠足俱樂部,像自由遠足、集體遠足、導遊陪伴的深山遠足等都是大媽們喜愛的主題運動。

ADVERTISEMENT

日本大媽們近年則加入了耐力跑的行列。她們以跑的路程長、時間久為目標,不強求速度,為的是從長跑中打發時間,發泄負面情緒,調節心情。

美國和加拿大的大媽們則多喜歡遊泳,以至於白天的遊泳館往往成了她們的天下。

有錢有時間 發展興趣忙

對不少發達國家的大媽大爺來說,退休也相當於人生第二春的開始,可以追求自己前半生錯過的興趣:有人追求學業,有積蓄又愛走動的就到處旅遊,有人獻身誌願和慈善活動,有人發展新的興趣……

活到老學到老

上學是一部分退休老人的選擇。美國的社區大學為老年人重新入學提供了很好的條件,並在課程價格上給予他們優惠。那些年輕時因為種種原因沒條件讀大學,或又發展出新的學術興趣的美國老人,就利用退休後的精力和時間投入學習。

英國的大學也非常體諒老年人的求知需求,一些大學的班級里偶爾也能看見三三兩兩的白發學生。因為本身學習動力充足,這些白發老人通常是班上聽課和做作業最認真的學生。

看看那麼大的世界

對有錢有閑的老人來說,旅遊是不錯的退休生活選擇。在被中國遊客“占領”之前,東南亞很多國家曾是歐美和日本大爺大媽的天下。旅遊大巴拉著一車一車的日本老人到達旅遊景點,曾是這個地區的一道景觀。

更有不服老的老人玩起登山等高難度的旅遊項目。在這方面,日本老人可謂先鋒:2013年,80歲的日本大爺三浦雄一郎第三次登上珠峰,刷新了征服珠峰最年長者的紀錄。

做誌願者 服務他人

很多完全退休的美國人會在社區、醫院、養老院等地做誌願者。

ADVERTISEMENT

美國的醫院里常能看見穿著紅馬甲的老人,他們就是誌願者。他們會幫忙把每個病人帶到應去的科室;如果病人無人陪伴、卻又需要幫助,老年誌願者會上前協助;病人手術時,這些誌願者們負責手術室里的醫生和等待室里的家人之間的聯絡,還會幫等待的親屬辦些瑣事,比如看東西、跑腿兒等。

做誌願者不僅能服務他人,老人們也獲得了精神的寄托,並從中發展出新的友誼。

人盡其才 各展所長

日本推理小說作家島田莊司曾發起“老手新人發掘計劃”,限定應征者的年齡為60歲以上,目的是鼓勵老年人寫作。這些“老文青”被稱為“遲開的新人”。最年長的“詩歌奶奶”柴田豐92歲才開始寫詩,98歲出版了自己的處女詩集。

英國一些老太太鍾情於園藝。她們藏身於自己的花園潛心研究,每天為植物梳妝打扮,為花園記錄詳盡的日誌,並和朋友們定期聚會,互相交流。

美國的一些老人會積極參與社區或俱樂部的活動。在社區的遊行、演出、展覽中,老年人是積極分子。舞蹈、高爾夫球、保齡球、棋牌等老年人俱樂部也是發展興趣的好去處。(天樂)

記者手記

給“大爺大媽”多一點欣賞

中國大媽大爺的生活方式,近些年來引發不少年輕人的關注與嘲諷,如“廣場舞”,如“大合唱”。

“群體性”、“擾民”是這些嘲諷指向最多的特征。誠然,這些活動有時確實製造了難忍的噪音,但我們或許可以理解一下,“集體”其實是大爺、大媽們獨特生活經曆的延續與慣性使然。

再深入比較一下,外國老人的消遣活動,同樣有很多中國老人在實踐著。與國外的同齡人相比,中國的大爺、大媽沒有很不同。只是媒體突出的,總是跳“廣場舞”的那一群。

“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能養活雙親,卻不對父母心存尊敬的話,和養狗養牛又有什麼區別呢?又如何能談得上孝敬呢?

“廣場舞”大媽里,或許就有你的母親,我的母親,為何不能給她們多一點耐心和欣賞呢?(溫俊華)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