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中國乒乓選手這麼強 難道是遺傳基因與眾不同?

ADVERTISEMENT

隨著奧運乒乓單打項目的進行,我們"無敵"的中國乒乓隊又刷爆了大家的朋友圈。"鐵打的福原愛,流水的大魔王"、"張繼科的起床氣"等各式各樣的新聞鋪天蓋地,博眾人一笑的同時,體現出的是中國乒乓隊異常的強大。

ADVERTISEMENT

不出意外,男女單打的金銀牌都被中國運動員收於囊中。男子單打決賽中馬龍擊敗隊友張繼科獲得金牌,而女子單打的金牌則由丁寧獲得。

ADVERTISEMENT

有趣的是,在此前的男單半決賽,馬龍對日本選手水穀隼的比賽中,日本網友紛紛被馬龍的強大實力所折服。比賽一開始,馬龍3:0直落三局,日本網友表示一臉無奈:"咋回事咋回事,為啥中國選手這麼厲害啊!是遺傳基因嗎?"

對於日本網友的無奈,小編是可以理解的。畢竟中國隊在里約之前的七屆奧運會中拿到了24塊金牌,而這七屆奧運會所有乒乓球項目金牌總數只有28枚。此外在曆史上獲得乒乓球大滿貫的10名運動員中,有9位都是中國球員。(包括本屆里約奧運會奪冠的丁寧和馬龍)

ADVERTISEMENT

中國隊一直如此厲害,真的是依靠遺傳基因嗎?

研究發現,“金牌基因”真的存在。早在幾年前,《自然》雜誌社就發表文章稱,在未來,也許奧運會會變成一場“超人”運動員大會。一方面,世界頂級運動員都或多或少攜帶有一些特殊的“增強表現”的運動基因,讓他們擁有超越普通人的爆發力、耐力等運動天賦。

據中國新聞網報道,北京體育大學科學研究中心胡揚教授曾表示:“目前,科學家已經發現了200多種可能與運動能力有關的基因。它們有的與骨密度和握力相關,有的控製肌肉的供氧能力,有的關係到腿部垂直起跳能力,還有的則與大腿肌肉力量產生聯系。”

當下尋找特殊運動基因的工程,算得上最新的階段性發現是“輔肌動蛋白3”基因(ACTN3)和“血管緊張素轉換酶”(ACE)基因。

ACTN3被認為是與短跑等爆發力運動相關的基因,是目前科學家研究得最早、也較為透徹的運動基因。這種基因的R型變異可能讓人體生成一種存在於快肌纖維中的蛋白質,為人體提供爆發力,而X型變異則會抑製這種蛋白質的生成。ACTN3基因也因此得名“速度基因”。

據報道,澳大利亞體育研究院的研究者認為,在同樣的訓練下,那些有著先天基因優勢的運動員能取得更好的成績。資料顯示,“在接受他們調查的737名運動員中,普通運動員擁有ACTN3基因的比例為30%左右;高水平的耐力項目運動員,如長跑等項目的運動員,擁有ACTN3基因的比例為50%左右;而參加奧運會並取得頂級運動成績的爆發力項目,如短跑、舉重項目的運動員,ACTN3基因的攜帶者比例高達95%;特別是在爆發力項目的女運動員中,攜帶這個基因的比例高達100%。”

也有數據顯示,除了運動員帶有這種基因,這種基因也存在於85%的非洲人以及50%的歐洲人和亞洲人體內。

相比之下,ACE基因則與長跑等耐力運動密切相關,可被稱為“耐力基因”。據報道,攜帶有ACE基因“I”變異的運動員,比沒有攜帶該變異的運動員更容易爬上8000米 高峰。尼泊爾加德滿都穀地雪爾帕人,有94%的人擁有“I”變異;而其他種族的人群中,僅僅45%~70%的人擁有該變異。這一變異會提高人的耐受力。對英國跑步運動員進行的研究發現,這種基因變異在那些耐力較好的運動員中最常見。

除了身體素質外,大腦的分泌物也在決定運動員表現的過程中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近來,科學家為了找出不同運動員之間,在基因方面究竟有何不同,進行了一項研究。他們分析了50個傑出運動員和100個業餘運動員的DNA,並對其中四個與運動相關的基因進行了對比。這四個基因分別與肌肉生長、腦內多巴胺轉運、調節腦內5—羥色胺水平和神經遞質降解有關。

結果在兩組人群中,一種與多巴胺轉運蛋白(dopamine transporter,DAT)有關的基因具有顯著的差異。在傑出運動員中出現該基因突變體的概率比業餘運動員高出5倍。

康涅狄格大學的心理學教授約翰·薩拉蒙表示,基於以前在神經遞質特別是DAT方面的研究,“多巴胺在調控運動員能力方面起重要作用”的想法具有一定道理。“在動物中的研究顯示,DAT基因和肌肉活力、能量消耗以及尋找獎賞的行為有關。”他解釋道,“所以,認為DAT基因和運動員能力有關的說法似乎是合理的。”

多巴胺由大腦分泌,可以影響人類和動物的情緒,在調節運動能力方面也有著重要的作用。看來除了和身體機能生長相關的基因外,一些與大腦分泌物相關的基因也對運動員的成績有影響。盡管如此,在驗證多巴胺和運動員能力關係方面還需要做很多研究,以此判斷他們是否有因果關係。

(責任編輯:孫歡)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