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噸工業明膠製成毒皮凍毒涼皮 嫌疑人:孩子別吃皮凍

ADVERTISEMENT

毒香腸2135千克、毒涼皮3562千克、毒皮凍750千克……

化裝跟蹤、定點守候、24小時不間斷工作,營口警方在連續10天的偵查後,於6月23日淩晨4時,在全市5個縣區同時收網,將製售毒皮凍、毒涼皮、毒香腸的7個窩點同時端掉,抓獲犯罪嫌疑人10人。

昨日,營口警方透露,據不完全統計,3年來,犯罪分子使用工業明膠5噸多,製作有毒有害香腸、毒涼皮、毒皮凍數百萬噸。

“就是想讓孩子過上好日子,沒想到孩子他爸進去了,我們再也不敢往食品里加東西了,求求你們讓孩子他爸回來吧。”嫌疑人鄭某某的妻子拉著警察央求。

警察便衣院外蹲守10天

“就是你,可把你給找到了。”6月16日傍晚,營口老邊,胡同里,一名50歲左右穿著白色襯衣的男子,騎車摔倒在地,用餘光瞟了一下剛剛從院內走出的男子,心里嘀咕著。

騎車男子起身撿手機,趁機將剛剛從院中走出的男子用手機拍下。

回到公安局後,經過網上身份信息對比,被拍男子正是購買工業明膠的鄭某某。騎車男子的真實身份是營口市公安局老邊分局食品藥品犯罪偵查大隊教導員錢瑞青。

老錢已經和同事在此定點蹲守兩天,大致摸清了鄭某某的活動規律。

鄭某某落腳的地方是一處老房子,上下兩層樓,有個不到300平方米的院子。雖然已經是夏季,但窗戶全部用塑料布封死,外面人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況。院內用黑布搭了一個棚子,每天淩晨3時,鄭某某都會準時在棚子里點火燒水,烀肉皮,臭味飄在空中,很難散去。

這些細節都是老錢在附近一處六層高的樓房蹲點記錄下來的。

每天早上5時許,就會有人來敲門,到鄭某某的院中取熬製好的皮凍。每當有人來取皮凍,都會有一路便衣民警跟隨,查明終端銷售渠道。

又經過4天的調查,老錢發現,從鄭某某家運出去的皮凍基本上都銷往了大石橋蔬菜批發市場、東升市場、百彙市場。

ADVERTISEMENT

鄭某某平日行動都很謹慎,出入院子的時候都會前後左右觀察一圈,確定安全後,才會打電話,叫來送肉皮的人。

就這樣,經過整整10天的取證調查後,鄭某某的活動規律、家庭成員、銷售渠道已經全部被摸清。

一進窩點吐了:綠豆蠅撲臉臭氣熏天

6月23日淩晨3時,老錢喬裝成上貨人,敲開鄭某某的院門。鄭某某剛要關門,被老錢當場製服。

彼時,院內已經支起兩口大鍋,柴火已經點燃,肉皮已經在鍋里翻騰。院內臭氣熏天,油膩不堪。

老錢掀開院內塑料桶上一塊塑料布,數百隻綠豆蠅撲面打在老錢的臉上。老錢當時就被桶內的異味和綠豆蠅熏得蹲在了地上,吐了好幾口酸水。

老錢之後在院子里發現的東西更令人發指:民警現場搜出亞硝酸鹽、工業大粒鹽、工業明膠近千斤,鄭某某現場承認,前兩種物品是用來烀熟食的,工業明膠是用來熬製皮凍的。

與此同時,老邊區內另外一處違法使用工業明膠熬製皮凍等產品的窩點也被警方突襲,民警衝進窩點時,一名女子正在向下水道傾倒違禁添加劑。

不僅如此,營口蓋州市、鮁魚圈區、站前區、西市區、老邊區5個縣區的警力同時收網,將違法使用工業明膠製售毒皮凍、毒涼皮、毒香腸的7處黑加工點全部端掉,抓獲犯罪嫌疑人10名。

收繳非法添加劑工業明膠3600千克,工業用亞硝酸鈉1000克,複配水分保持劑2000克,高強度建築膠4000克,毒香腸2135千克、毒涼皮3562千克、毒皮凍750千克,收繳加工設備6套,初步統計涉案金額約260萬元。

一份來自公安部的協查通知:

工業明膠換裝食用明膠侵入遼寧

“2016年5月6日,吉林省通化公安機關破獲一起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案件,抓獲涉案犯罪嫌疑人30人,扣押用於生產加工有毒有害食品的工業明膠64噸,涉案金額近億元……通過調換食用明膠包裝的方式,銷售給北京、河北、遼寧等地,為徹查全案,最大限度消除有毒有害食品現實危害,將涉及你們的線索轉去,立即組織精干力量,依法立案偵查……”

6月8日,遼寧省公安廳食品藥品犯罪偵查總隊接到公安部的協查通知,通知里寫明,這個由犯罪嫌疑人崔超組建的家族式生產、銷售工業明膠的網絡,從山西等地采購工業明膠,發往遼寧沈陽和黑龍江哈爾濱兩地,並安排專人在沈陽接貨、存儲、按客戶需求更改外包裝,銷售、發貨、結款,收集目標客戶聯系方式,銷售範圍輻射東北三省。其下家將工業明膠用於製成皮凍、涼皮進行販賣。

ADVERTISEMENT

通知中提到的下線購買工業明膠的都來自營口各區縣,所以遼寧省公安廳食品藥品犯罪偵查總隊將此通知轉給營口市公安局偵辦。

副市長掛帥多警種協作成立專案組

接到協查通知後,營口市副市長、公安局長李德鵬立即向營口市食品安全委員會彙報此事,與副市長高粱協商後,決定立即成立“6·8”系列重大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案專案組。營口市公安局迅速成立了由主管副局長範春鋒任組長,食品藥品犯罪偵查支隊支隊長劉強任副組長的專案領導小組。

專案組副組長劉強介紹,為了防止走漏風聲,一切行動部署都是在高層領導中商議,待前方偵查人員完全掌握情況後,由專案組相關負責人分別前往各區縣公安局,面對面向當地公安局長部署工作,6月23日淩晨行動前,全市各縣區民警根本不知道當天自己的行動任務,到現場之後才知道原來是打擊黑加工點。

3年製作有害食品

數十萬千克

經對涉案犯罪嫌疑人初步審訊,蓋州市、鮁魚圈區、老邊區、站前區和西市區的10名犯罪嫌疑人自2013年4月至2016年5月間,先後從沈陽、哈爾濱等地購進非法添加劑工業明膠,冒充食用明膠製作香腸、皮凍、涼皮在營口地區銷售。

據不完全統計,3年來使用工業明膠5噸多,製作有毒有害香腸、毒涼皮、毒皮凍數十萬千克,給人民群眾身體健康造成重大影響。

回訪:當地市場已經沒有皮凍、涼皮賣了

當日下午,記者來到營口市百彙市場、東升市場、大石橋市蔬菜批發市場,市場里已經找不到皮凍和涼皮的蹤跡。

“原來我們市場有兩家賣皮凍的,生意都挺好的,最近半個月一直沒出攤,聽說是往皮凍里加工業明膠,讓警察給抓起來了。”營口市百彙市場內,一名賣熟食的業戶表示。

該業戶表示,最近半個月不僅百彙市場沒有皮凍賣了,整個營口的農貿市場基本上都沒有賣皮凍和涼皮的。

“往里加東西的,早晚出事。”東升市場一名業戶表示。

嫌疑人妻子取保候審哭訴“就是想讓孩子過上好日子”

ADVERTISEMENT

昨日上午,記者與老錢來到被端掉的黑窩點,院門已經貼上了營口公安的封條,雖然事情已經過去10天,但院內的空氣中依舊彌漫著刺鼻的臭味,院內各種圓桶、蒸鍋不下30個,一樓牆壁上掛著30多個小學生獎狀。

鄭某某的妻子哭著說,這些獎狀都是他們12歲的孩子在校期間獲得的。“就是想讓孩子過上好日子,沒想到孩子他爸進去了,我們再也不敢往食品里加東西了,求求你們讓孩子他爸回來吧。”鄭某某的妻子拉著老錢央求。

老錢介紹,其實鄭某某的妻子也涉嫌犯罪,但考慮到他們家還有一個正在上學的孩子,就同意鄭某某的妻子取保候審回家先照顧孩子。

對話犯罪嫌疑人:

別讓家里人到市場買皮凍吃了

7月4日下午4時許,遼沈晚報、聊沈客戶端記者在營口市看守所內見到了犯罪嫌疑人張某,張某52歲,在營口一大型農貿市場經營熟食生意。

記者:你是從哪裏買來的工業明膠?

張某:是一個沈陽人到我們市場推銷的,當時他給我一張名片,說是山東什麼公司駐沈陽辦事處的負責人。

記者:為什麼要買工業明膠?

張某:以前做皮凍顏色不好看,還愛化,換了這種“皮凍粉”就好多了,顏色好,還不愛壞。

記者:做皮凍的時候,加多少“皮凍粉”?

張某:全憑感覺來,沒有固定的量。

記者:你知不知道工業明膠是有毒的,不可以加在食品里?

張某:我不知道,大家都加這東西(工業明膠)。

記者:你自己家里人吃這樣的(加了工業明膠)皮凍嗎?

張某:吃啊……你還是別讓家里人到市場買皮凍吃了。

工業明膠和食用明膠肉眼很難分辨

“工業明膠價格比食用明膠便宜一半,用肉眼很難分辨,工業明膠中的有害物質有很多種,不僅僅是鉻,還有很多其他重金屬及微生物。鉻等重金屬不僅會對肝髒、腎髒等器官產生危害,還會對血液系統及細胞造成破壞,導致骨骼破損。”專案組副組長劉強表示,工業明膠和食用明膠,從感官上是不能區分的,只有通過專業的檢測。

工業明膠有什麼危害

工業明膠是廢舊皮革熬的,含重金屬,主要是金屬鉻,它會破壞人體骨骼以及造血干細胞,長期食用可能導致骨質疏鬆,嚴重的會患上癌症。鉻對人體健康的危害是一個緩慢的過程,一般兩年以上才顯現出來。

哪些食物可能添加明膠

一般而言,在食品加工中,明膠的使用量不大,主要作用有增稠、增加穩定性、成膠等。但是它的用途非常廣泛,在主食,如酸辣粉、米線里;肉製品,如火腿腸、肉餡里;飲料,如酸性飲料、啤酒里;零食,如龜苓膏、老酸奶、冰激淩、棉花糖、橡皮糖里,都可能有它的身影。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