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是這麼看抑鬱症的:抑鬱症並不等於自殺

ADVERTISEMENT

近日,崔永元發表數條微博,談了談他認為的抑鬱症。崔永元曾經也是一名抑鬱症患者,他結合自己的經驗,告誡患者朋友,重視病情好好配合醫生治療。

抑鬱症並不等於自殺

隨著一些身患抑鬱症的公眾人物的不幸逝去,抑鬱症成為公眾熟悉的名詞。但在公眾傳播時,抑鬱症和自殺聯系得過於密切,其實,抑鬱症並不等於自殺。盡管有些重度抑鬱症患者有自殺傾向,但醫學和心理治療也在大步流星奔赴生死搏鬥的第一線。在生與死的較量中,患者本人,醫生,親人同事夥伴都能夠起著舉足輕重的積極作用,唯看客心態的圍觀起哄,有百害而無一益。得抑鬱症就要走向絕望的幾率,並不比中彩高。既來之則安之,相信我,當你擺脫病患重返江湖時,你還是條好漢。

怎麼確定自己得了抑鬱症?

正確的答案是:你確定不了,那是專業醫生的菜。好吧,那我什麼時候去找醫生?唉……其實去看心理醫生在發達國家很常見也很普通。這樣吧,當你長時間陷入焦慮、失眠、沒有胃口、對任何事情都提不起興趣、不願見人社交……而且你購物、旅遊、喝小酒都不起作用時,去看醫生吧。

抑鬱症別怕人知道

ADVERTISEMENT

其實,我是怕吃那些藥,怕那些藥的副作用……”你可真逗,中國人哪有怕吃藥的。得病不吃藥,副作用更大……還有,“讓別人知道多不好……”奇怪不?我們得胃病、腸病、肝病、肺病都不怕別人知道,一個抑鬱症,怎麼怕人知道?

治療抑鬱症和治療其他病一樣

總有人詩意盎然地說:抑鬱症就是一次心靈感冒。其實,得病就是得病,哪有那麼浪漫。治療抑鬱症和治療其他病無異:一是承認有病,二是尋個好大夫,三是配合治療,四是防止複發。我個人的經驗是,有關抑鬱症病症的一些常識公眾知道太少,合格的醫生也嚴重不足。

相關鏈接:

“小崔失眠綜合症”是怎麼來的

早在1981年就發生了,當時參加高考的小崔首次面對人生壓力,睡眠障礙開始困擾,到央視做《實話實說》以後,隨著節目收視率越來越高,小崔也就越來越睡不著。“每天看著天亮,最熟悉的是各電視台的夜間節目。我這病我媽也有,看來是遺傳的。”

ADVERTISEMENT

2001年,沉重的工作精神壓力,導致崔永元已經從睡眠障礙發展到嚴重的精神抑鬱症,而過多服用鎮靜類藥物後,他身體已經產生抗體。

2002年,崔永元出書《不過如此》,成為暢銷書。也突然離開《實話實說》,之後人們才知道他得了重度抑鬱症。走出抑鬱症陰影的崔永元曾在接受央視《人物》欄目專訪時,自曝得重度抑鬱症時,每天都在想著自殺。

2006年崔永元的病症得到緩解康複,走出了抑鬱症陰影。

2014年,崔永元曝光自己抑鬱後遺症:“我現在基本不睡覺,也不太用睡覺,想睡睡不著才是最慘。”經過十年抗爭,飽受抑鬱症折磨的崔永元已經治愈,盡管崔永元已經坦然面對抑鬱症,但抑鬱也似對其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2015年,崔永元自曝自己仍無法正常睡眠。他說這是他家族的遺傳病,他的姥姥睡不著覺,媽媽睡不著,他自己睡不著,現在甚至他的女兒也睡不著。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