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丹首談孩子聊媽媽經:正常是最好標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於丹新書

 

十年前,於丹在《百家講壇》談論語,紅透全國。十年後的今天,她除了是導師,還當上了母親。近日,於丹新書《有夢不覺人生寒》由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在書中她將自己的社會角色引入,聊女兒、聊母親、聊圍城故事。於丹說:做母親不是一個女人的失去,而是一個女人的獲得,是女人確認自我的一種方法。

曾經想過不要孩子

“人在事上磨,不是要圓滑到偽善,而是在秉持一團真氣里,學會隨緣。”這是於丹新書《有夢不覺人生寒》的題記,也是於丹十年國學路上的心靈寫照。“被時代選中”的於丹被貼上了許多標簽,對此,她的態度是——堅持自己內心的價值,但也不褒貶他人。“人生就是一場行走:相逢美景,相逢生命,相逢自我。”於丹說,如果給她一個標簽,她希望是“行者於丹”。

ADVERTISEMENT

於丹結婚13年,到40歲才生孩子,新書中有很多她跟孩子相處的片段。主持人朱軍曾有一段爆料:“剛認識於丹的時候,她不想要孩子的,說我才不要呢,煩死了。她覺得事業剛剛起步,工作又很忙,放不下,老說再往後拖一拖。等她有了女兒之後,那比我當年嘮叨多了,很長一段時間見了我就沒別的話題。我跟別人開玩笑,說於丹的孩子跟我還有點關係。”

“超常”就要付出代價

於丹生下女兒那天,醫生通報喜訊:50厘米整,6斤2兩。躺在床上的她竟然惆悵起來,跟醫生說:“個子那麼小啊?我挺那麼大肚子,以為能生一個七八斤的大胖孩子呢。”

醫生告訴她,孩子的體重身長顱圍胸圍,一切都在正常值。“你如果生出一個8斤的孩子,你自己現在可能就是糖尿病,然後這個孩子就有肥胖基因。超常不是好事。”

於丹說,女兒誕生那一刻,醫生令她醍醐灌頂:正常是世上最好的標準,不然,你就要付出代價。

ADVERTISEMENT

當母親之後,於丹很享受,她說:“孩子之於女人,是生命屬性上的完整和開發。做了母親,不但不會變蒼老,還會更年輕,她將跟著一個孩子去認知世界。女兒不到4歲,就告訴我:月亮是涼的,星星比月亮更涼一點。我寧可相信她的宏論,也不會告訴她,月亮原本是坑坑窪窪的。每一階段,她的新玩具都是我小時候聞所未聞的。我和她一起趴在地上拚圖,經常是她不拚了,我還樂在其中。”

職業身份、倫理身份互補

對於之前忙事業不要孩子的理論,於丹也有了新的感悟,“我們總是在人為地假設:什麼和什麼是對立的。比如:女性照顧家庭和忙事業是對立的;要孩子和社會化是對立的;做賢妻良母還是女強人是對立的……我們習慣於非此即彼,非黑即白,但這個世界遠沒有這麼簡單,對於一個女人,職業身份和倫理身份,是並存的、互補的。”

於丹說,無論是20歲還是40歲做母親,最重要的是做母親的心理準備。“20多歲就生了孩子的女人,事業的起步可能晚一點,但孩子可以帶給她很多新鮮; 到了30歲或者40歲的時候要孩子,這時候,她的經濟基礎、社會能力臻於完備,這也是一種模式。”

很多人不理解,於丹出差講座,好多時候是起大早趕飛機、高鐵,下午講完,當晚一定趕回北京。於丹說,“我知道那個屋頂下有個叫我媽的孩子,有個我叫媽的老人,她們每天都在想我,盡管我不知道,歸來寂寂夜半,餐桌或者床頭櫃上,今天是女兒留了一幅小畫還是媽媽留了一把果仁……”

對於丹而言,小時候背熟《歸去來兮辭》,長大後才慢慢悟得,最親切的句子莫過於“攜幼入室,有酒盈樽”八個字,不必美味珍饈,不必觥籌交錯,隻把孩子的小手綿綿暖暖地握在手心,穿堂入室,家里人燙的那壺酒,就可以抵禦整個世道的寒風。“家,是一團真氣。修一世親人的情緣,是為了走出家門面對世相的時候,還能不負一份勇敢坦蕩的真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