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詩齡:從小穿大牌的星二代

ADVERTISEMENT

摘要| “爸爸類”的親子真人秀以壓倒性優勢,超越了其他綜藝節目,在人們關注節目中的親子關係之外,被討論最多的是這些可愛的孩子們穿了什麼,怎麼穿的。在那些大型電商網站上,王詩齡等高人氣小朋友的“同款”成為熱銷品。這並不是一個“節目周邊效應”,童裝的的確確在成為我們時尚消費的主力,而奢侈品童裝正在成為奢侈品牌在中國的“新增長點”。

市場多大?440萬個家庭都會有他們的“王詩齡”

在網絡上,人們津津樂道因《爸爸去哪兒》走紅的小朋友王詩齡的著裝。王詩齡4歲的時候成為中國第一位登上國際時裝周的童星。

ADVERTISEMENT

2014巴黎時裝周(秋冬),王詩齡與媽媽李湘一同亮相

網友指出她的日常照片中,有拎著Gucci、Miu Miu手袋的,穿著Dolce & Gabbana亮片禮服和真絲印花外套的,有Ralph Lauren連身裙的……她顯然是這個“小時代”的理想兒童形象。她的母親李湘毫不諱言自己對奢侈品牌童裝的認同:“給小朋友買衣服,我當然也會買一些大牌……我自己逛Armani,懶得再跑,就去童裝部捎帶給她買一些……她的衣服中確實有比較貴的,比如Dior禮服,因為她媽媽有這個能力,各大品牌的各種衣服我都會給她買。”

王詩齡的Gucci Zoo系列兒童手袋,約3000人民幣

時尚前衛的消費主力80後、90後正在進入生育期,中國迎來了第四波“嬰兒潮”。據統計,2012年中國童裝消費市場已超過1000億人民幣。城市中3個家庭(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撫養一個孩子的現象十分普遍。而在這其中,富裕家庭正在成為這些消費的主力。預計到 2015 年,中國城市富裕家庭將超過440萬,這些富裕家庭將‘培養’出一大批新生代奢侈品消費者,王詩齡這樣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小公主”就是他們中的一員。

為何而穿?家長“土豪式”的炫耀性消費心理

ADVERTISEMENT

王詩齡一家

在互相攀比房產、車子、腕表等奢侈消費品之後,新興財富階層開始為下一代彼此較勁。中國人是最舍得為孩子花錢的民族之一,中國家庭從不吝嗇“為下一代消費”,他們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從小就在“最優越”的環境中成長,並成為“最有品位”、“最出色”的人。就像李湘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所說:“因為就這麼一個女兒,我肯定想給她最好的,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寶貝。”

Dolce & Gabbana紅色亮片連衣裙,約685美金

他們熟悉的奢侈品牌旗下的童裝即是這種“最”字結構中必然的選擇:Dior、Burberry、Gucci、Fendi、Versace、Armani、Dolce&Gabbana、Lanvin、Kenzo、Paul Smith、Phillip Lim、Stella McCartney都擁有童裝線,這些品牌的成人服飾在中國有極高的認可度,因此其創立的童裝也能夠被消費者樂於接受。

拔苗助長?成人時尚的“迷你版”

作為《爸爸去哪兒》節目里頗受關注的潮童,王詩齡的衣服絕對不是隨隨便便穿出來的。除了是大牌以外,潮媽李湘也破費功夫來搭配。李湘很願意向媒體分享自己女兒王詩齡的穿衣經:“不能搭配成完全禮服的公主範兒,那樣會很奇怪,顯得太隆重,而且活動不方便。要混搭。”她詳細地描述自己如何精心為女兒準備著裝,比如:如何配色,如何用貼紙製成耳環,戴帽子還是不戴……她甚至因為自己無法跟去節目現場,提前就把女兒王詩齡的衣服精心搭配好,並用拍立得拍成照片,讓丈夫王嶽倫照著搭配。她希望自己的女兒始終能夠展現潮流:“我覺得一個月一次購買童裝的頻率比較合適……每個月一次正好趕得上最潮流的款式。”

ADVERTISEMENT

Dolce & Gabbana印花外套,約1375美金

孩子們開始以一種成年人的“時尚思路”在考慮自己的衣服。湯姆·克魯斯的女兒Suri就在未滿5歲時屢次穿著高跟鞋出門。張亮的兒子天天在收拾行李時,希望帶上一件西裝去沙漠,因為“可以凹造型”。

意大利品牌DUVETICA長款黑色羽絨服,受到很多好萊塢的明星追捧,約426美金

Neil Postman早在1970年代就斷言這是“一個沒有兒童的時代”,有的只是迷你化的成人。母親看上去跟女兒一樣年輕,或者女兒看上去跟母親一樣成熟,現在己經成為人人期待的事了。母親和女兒的相似也不再停留在長相上,當女兒拿起Gucci手袋,她就已經成為她母親的克隆版了。

(新浪育兒綜合騰訊時尚、太平洋時尚等)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