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出軌生下龍鳳胎 丈夫忍無可忍砸死倆孩子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妻子出軌生下龍鳳胎,身患性功能障礙的丈夫忍辱負重,希望能維持脆弱的婚姻。然而,事與願違,丈夫的隱忍,卻讓妻子更加肆無忌憚,不斷以離婚相要挾,踐踏丈夫殘存的尊嚴。

2014年1月21日中午,42歲的高少斌舉起了廢棄的鐵爐子,將妻子李霞出軌生下的一對龍鳳胎殘忍砸死。兩名年僅兩歲的孩子成了無辜的犧牲品……

妻子出軌生下龍鳳胎“無用”丈夫忍辱負重

1972年出生的高少斌是山東平陰縣人,1994年,他與17歲的李霞相識,兩人一見鍾情,很快便訂了婚。1997年,兩人在生下兒子高濤後,李霞達到20歲法定婚齡,與25歲的高少斌領證結婚了。

兩個貪玩的年輕人都沒做好當父母的準備,吵架頻率越來越高。孔輝比高少斌大3歲,兩人從小玩到大,高少斌一直視他為好哥們。孔輝能說會道,每次勸架都能讓高少斌夫妻倆慢慢平靜下來。漸漸地,李霞對孔輝產生了好感,李霞婚後第二年,兩人在眉來眼去中,背叛了各自的家庭,有了私情。

2000年底,高少斌的弟弟在山海關因車禍意外身亡。高少斌因過度悲傷出現了精神異常,經醫生診斷,患上了應急型精神分裂症。在醫院治療一段時間後,高少斌痊愈了。然而,禍不單行,他卻意外出現了性功能障礙。

高少斌深感愧對妻子,他不再跟妻子吵架,對妻子言聽計從、唯唯諾諾,生怕妻子嫌他,離開他。抓住了丈夫的軟肋,李霞更加有了底氣,不僅沒有斷絕跟孔輝的關係,背地里反而往來更密切。

2009年10月,孔輝在朋友的介紹下,遠赴深圳打工。情人走後,李霞像丟了魂似的,脾氣也變得反複無常。2011年春節過後,李霞藉口要外出打工,準備去深圳找孔輝。 2011年3月,李霞來到深圳,情人相見,分外激動。孔輝動情地讓李霞給他生個孩子。李霞同意了。很快,李霞懷孕了,工作忙碌的孔輝無暇照顧。李霞決定回家鄉待產…… 妻子懷孕歸來,高少斌陷入無邊的痛苦中。

2011年12月,李霞順利生下一對龍鳳胎,她非常高興,悄悄打電話告訴了孔輝。可遠在深圳的孔輝表達了興奮和喜悅之後,便不了了之。

ADVERTISEMENT

“備胎”爸爸成婚姻奴仆

家里一下添了兩個孩子,原本並不富裕的日子變得捉襟見肘,生活的重擔全壓在高少斌身上。更讓高少斌不堪重負的是內心的苦惱和外面的傳言。鄰居們一句不經意的話傳到了高少斌耳中:“他老婆外出幾個月,就大著肚子回來了。” 高少斌渾身一顫,頓時感到如芒刺背。

李霞隨後承認了孩子並不是高少斌的。高少斌頓時臉色慘白,咬牙問道:“是誰的?”李霞搖了搖頭,無論高少斌怎麼問,始終一聲不吭。

懷疑得到證實,雖是預料之中,但高少斌還是痛苦不堪,沉默半晌,他提出,既然不是他親生的,那就將兩個孩子送人。李霞堅決不同意。

李霞的態度擊中了高少斌的軟肋,他呆呆地看著那道緊閉的房門,渾身一軟,癱坐在地上。 第二天一早,李霞打開房門,一夜未眠的高少斌站在門口,喃喃地說:“我……會好好撫養高龍高鳳。”

這樣的屈辱,高少斌都忍下了,李霞更不把丈夫放在眼里。漸漸地,隱忍的高少斌話越來越少,臉色越來越陰鬱,整夜睡不著,甚至需要服用安定藥物。

夫妻倆不正常的關係,嚴重影響了兒子高濤,再加上不斷聽到一些流言蜚語,15歲的他心里不禁有種無法言說的憤怒和恐懼。2012年6月中考,高濤連普通高中都沒有考上。

高少斌的心墜入穀底,堅持要兒子複讀。在父親的逼迫下,高濤勉強去了學校,卻經常逃學。2012年12月底,高少斌得知兒子的情況後,勃然大怒:“你到底想干什麼?能不能有點出息,給我長點臉?”

“你還需要臉嗎?早就被丟盡了!”高濤一臉不屑,“我干什麼都行,隻要能早點離開這個鬼地方,我再也不願被人指指點點了……” 高少斌氣得渾身發抖,揮手給了兒子一個耳光。第二天一早,高少斌到高濤的房間察看,果然,高濤已連夜收拾衣物離開了。 親生兒子離家出走,高少斌深受打擊,看著李霞心思都在高龍高鳳身上,高少斌心里充滿了怨恨。

ADVERTISEMENT

砸死龍鳳雙胞胎

無辜幼兒成婚姻祭品

2014年1月,高少斌接到計生部門的通知,因李霞所生的龍鳳胎是超生,需要繳納罰款,同時,還要繳2000元落戶費給兩個孩子上戶口。高少斌跟李霞說罰款的事,讓她去籌錢。李霞稱,她沒辦法也沒路子。“那就去找孩子他親爸!”高少斌沒好氣地說道,“讓他承擔應該承擔的責任。”李霞臉上掛不住了:“是你要撫養孩子的,你不繳誰繳?”

一言不合,夫妻倆大吵了起來,李霞再次提出離婚。1月20日晚上,被妻子逼得焦頭爛額的高少斌,突然接到兒子高濤的電話。兒子離家出走整整一年了,高少斌激動得直流淚:“兒子,你在哪兒?爸爸錯了,不該對你發火!”

高濤沉默了半晌,說道:“爸,我……我沒錢了,你能彙2000元錢給我嗎?”

高少斌連連答應,兒子離家出走時,身無分文,他無法想象,孩子這一年都是怎麼過來的。“兒子,我明天就給你彙錢。快過年了,爸爸求你,回家吧!” 然而,高濤卻說,他不回家過年了。高少斌急切地還想再勸勸兒子,可兒子已掛斷了。

高少斌心里更不是滋味,當天中午午飯後,李霞正在收拾家務。高少斌看著玩耍的高龍高鳳,想到急等錢用的兒子,想到要繳的罰款和夫妻間的衝突,頓時血往上湧,這對龍鳳胎就是他的負擔和恥辱。只有殺了他們,才能解脫。

想到這里,高少斌關上房門,扣上門閂。隨後,將高龍高鳳舉起摔在地上,用腳猛踹。正在衛生間里的李霞突然聽到高龍“啊”的一聲慘叫,急忙跑出來,見西屋房門緊閉,立刻意識到情況不妙,一邊大喊一邊拚命撞門。高少斌早已紅了眼,他順手拿起房間里一隻廢棄的小鐵爐,猛砸高龍的頭面部,高龍立刻沒有了聲息。

這時,李霞用身體撞開了門,隻見高龍高鳳趴在地上,高少斌正雙手舉著爐子用力向下砸高鳳的頭部。李霞不顧一切地上前阻攔,可為時已晚。李霞大哭著跑出門呼救,街坊鄰里紛紛趕來,目睹慘劇,一位鄰居撥打了報警電話。

接到報警,平陰縣公安局民警趕到現場,隻見李霞一手抱著一個孩子大哭,兩個孩子滿頭滿臉都是血,已沒有了生命跡象。而高少斌癱坐在一旁,面無表情。經法醫鑒定,高龍高鳳系遭受鈍性外力作用致顱腦嚴重損傷死亡。民警隨即將高少斌帶走調查。(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