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邊烤鴨憑什麼賣這麼便宜?真相原來是這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有沒有發現,街邊有些烤鴨店一隻鴨才十幾塊,便宜得離譜?會不會是病鴨、死鴨?有什麼貓膩?

記者經過暗訪,發現了一些小秘密。

店員告訴記者:“鴨子都是從總部直接拿的,門店並不做,所以貨源地我們也不清楚。”

記者進一步了解到,這種價格低廉的烤鴨,用的並不是市場上售賣的活鴨或剛被宰殺的鮮鴨,而是十分便宜的白條鴨。

記者在凍鴨批發市場調查,發現體型較小的鴨子一隻才9塊錢!大多標注為“櫻桃穀瘦肉型鮮鴨”。

記者了解到,櫻桃穀瘦肉型鮮鴨在山東養殖得較為廣泛,生長期在1個月左右,故叫“月鴨”。

養殖基地一名業內人士透露,“速成鴨”吃的飼料里大多摻有激素,而且鴨子每3天就要打一次激素針,這樣養成的鴨子怕自然光也怕水。

速成的鴨子,從出生到被賣掉的一個月里,從來沒有下過水、挪過窩,40天就能長到2到3斤,長大後就成了街頭巷尾的烤鴨原料。

這種鴨子能吃嗎?真相究竟是什麼?

【中國人吃了多少鴨子】

目前中國每年的肉鴨出欄量已經超過40億隻,產值1000多億,占全世界的80%以上。更可怕的是,肉鴨基本上不出口,都被咱吃了。

【北京鴨的故事】

說起新聞中的“櫻桃穀瘦肉型鴨”,那就得說說北京鴨。

相傳這種鴨產自京西玉泉山一帶,當年明朝皇帝朱棣遷都北京,他割舍不下江南美食,於是將江南糧穀運往北京。

途中總會有些糧穀撒落在運河,北京鴨長期以這些糧穀為食,後來經過老百姓的優選劣汰,結合人工填鴨法,發展出現在的北京鴨。

但實際上北京鴨是個洋名字,19世紀末這種鴨留洋歐美日,因肥嫩多汁大受歡迎,甚至引起當地人搶購。因為來自北京,所以才被叫做北京鴨(Peking duck)。

ADVERTISEMENT

【北京鴨是肉鴨祖宗】

你可能聽說過“大快型白羽雞”,也就是麥當勞、肯德基用的雞,其實也有大快型肉鴨。

北京鴨以美味征服歐美消費者後,在當地落地生根,產生許多雜交種,後來育種公司用它培育肉鴨。

它天生體型大、生長快,因此它也成為世界肉鴨的祖宗,幾乎所有的大快型肉鴨都有它的血統。

最典型的比如英國的櫻桃穀鴨(下圖)、美國的楓葉鴨、丹麥的麗佳鴨、法國的奧白星鴨、澳大利亞的狄高鴨等。

【北京烤鴨並非主流】

傳統北京鴨皮薄脂肪多,做烤鴨正合適,但並不適合做板鴨、鹹水鴨和醬鹵鴨,也不適合南方人煲湯。

於是肉鴨育種企業針對中國消費市場的需求,用北京鴨培育出了不同品種,形成目前的瘦肉型和炙烤型兩大流派。前者用於製作板鴨、鹹水鴨和醬鹵鴨,後者做北京烤鴨。

北京烤鴨名氣很大,每年被吃掉5億隻左右。但實際上中國人吃的最多的是板鴨、鹹水鴨和醬鹵鴨,其中南京鹹水鴨(又叫桂花鴨)最為出名,這三種鴨每年合計被吃掉大約35億隻。

【北京鴨的改良】

傳統北京鴨雖然長得快,但其實很多重量來自皮下脂肪。

和肉雞不同,鴨的皮下脂肪比較多,而肌間脂肪比較少。這是為了適應水生環境,主要是禦寒之用,所以遊泳促進皮下脂肪堆積是有一定道理的哈。

脂肪堆積使得北京鴨耐寒不耐熱,難以適應南方的天氣,大量的飼料營養變成了脂肪也不經濟。

國內外很多育種公司都在發展瘦鴨,包括英國的櫻桃穀,還有育種企業選育了狄高鴨、海格鴨這樣的旱鴨子,能適應中國南方和東南亞氣候。

ADVERTISEMENT

但北京鴨的後代們畢竟繼承了長的快的優點,用它培育的肉鴨普遍可以在49天長到6-8斤,因此30天長到2-3斤真不是事兒,甚至這成績都有點對不起北京鴨祖宗呢!

【鴨子為何便宜?】

一方面是因為北京鴨的優良基因加上優良的飼料,造就了速生鴨。它的飼料轉化率高,大約2斤多飼料長1斤肉,當然就便宜了。

更重要的是,鴨的附加值高。中國人不僅吃鴨肉,還吃鴨頭、鴨掌、鴨脖、鴨翅、鴨血、鴨腸、鴨肝、鴨胗、鴨心、鴨舌、鴨蛋,鴨毛能做腱子、鴨絨能做羽絨服。

街邊小店的用的凍白條鴨,去掉了內髒、翅膀和鴨掌,所以看起來十幾塊一隻,實際上整隻鴨的價值大多了。

【速生鴨打激素?】

首先,人家速生鴨跟速生雞一樣,天生長得快,根本不需要打激素,吃一些預防性的抗生素倒是有可能。

其次,每年咱吃了幾十億的鴨子,按3天打一針的節奏,每年要打幾百億針的激素,你問問藥廠有沒有生產這麼多激素嘛?

再說,你以為激素不要錢?3天一針激素,最後鴨子賣9塊錢一隻,這可能嗎?

實際上雞和鴨一樣,打激素隻會讓它們的身體更弱,得不償失。“打激素”屬於以訛傳訛,在國外也屬於經久不衰的謠言。

不過,有圖有真相的“打針”你怎麼說?!

嗯,竟然無法反駁?並不是,圖中是在注射疫苗,根本不是激素好嗎?

總結起來就是,凍白條鴨吃起來沒啥問題!

這一次,你又上當了嗎?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