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彙報|醫患真情故事】隔著處方箋對話:孩子別怕,我陪你

ADVERTISEMENT

文彙報首席記者 唐聞佳

“舞姿很優美,下次找機會教教我哦! 複習階段再拚搏一下,考好就可以放鬆休息啦! 奶奶說你進步很大,我很高興啊!”寫在醫院處方箋上的這短短三句話,是醫生與彷徨女孩的特別對話。在女孩家里,這樣的“處方”貼了滿牆。

出生沒幾天就被說像腦癱,剛上小學又得了更嚴重的“心”病。怎麼幫助這樣的孩子?上海兒童醫學中心發育行為兒科醫生章依文開始隔著處方箋跟孩子對話。

童年很折騰,一天要去醫院五次

2007年4月,歡歡在上海出生。全家開心沒幾天,孩子就不對勁了,不吃東西,日夜鬧騰。

家里人抱上孩子就往醫院跑,查不出原因。再次問診時,醫生嘀咕:像腦癱。三個字,如同晴天霹靂,擊中這個家庭。

奶奶也覺得孫女跟別家孩子不同:眼距有些寬,鼻子有點塌……這個好強的老人開始抱著孫女上各大醫院看病。有人跟她說,有家專門看腦癱兒的醫院,她二話不說就去了。那里的醫生對她說:“你家孩子不像腦癱,還是去兒童醫學中心看看吧。”

ADVERTISEMENT

老人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抱著孫女跑到兒童醫學中心,發育行為兒科教授章依文給出了初診意見:不像腦癱。

“這給了我天大信心。”奶奶說。這天是歡歡出生的第16天。此前,歡歡鬧起來,爺爺奶奶抱著她一天要跑五次醫院。

抽筋、高燒不退、嚴重鼻炎、髖關節發育不全……歡歡的童年很折騰,出生後的5年里,她幾乎都是在醫院度過的。在兒童醫學中心,章依文和同事們圍著這個孩子,找到一個問題解決一個。4歲半時,歡歡接受了腿部矯正手術後,看似恢複了健康。

醫生成了這個家與社會的唯一聯系

7歲時,孩子又不對勁了,動不動就說“害怕”,到二年級時,身上常有血口子。奶奶悄悄把家里的刀片都藏了起來,並領著孫女再次找到章依文。

孩子確診了:注意缺陷多動障礙。更多人管這叫“多動症”,殊不知,衝動僅僅是它的一種表現,更棘手的狀況是焦慮。

ADVERTISEMENT

先天的情緒調節障礙與後天的家庭變故是這類心理問題的聯合“觸發鍵”。歡歡出生沒幾年,父母就因種種原因沒法生活在一起。奶奶說,歡歡隨時會發病,不是打自己,就是打她,邊打邊喊:“奶奶對不起!奶奶我是不是真的有病?”

一家子跟親戚也斷了聯系,章依文成了這個家與社會的唯一聯系。

“醫學上對這種情況有藥物控製,但可能不足以幫助這個孩子面對家庭的壓力、同學的眼光,因為很多問題不是在診室環境里發生,而是在學校和家庭環境里出現。”章依文開始聯系靜安區閘北第一中心小學的心理老師王慧一起對歡歡進行干預治療。

章依文還說服家長讓歡歡去上興趣班。“比學習、比家庭,她都比不過人家,就讓她去唱歌跳舞吧,讓她從中獲得自信。”

從二年級起,歡歡每隔兩周到一個月要去醫院配服幫助控製調節情緒的藥品,為了不影響學業,很多時候是奶奶代表歡歡來配藥。也是從這時起,章依文開始在處方箋上與孩子對話:“開學了,保持期末考試時的干勁,期待你更大的變化。”“調查表格不針對你,別在乎!”“好好跳舞,唱歌,這是你的優勢!”“學好英語,今後有用!”醫學上管這種不開藥的口頭處方叫“行為處方”。

“醫教結合”讓孩子長出抵禦風雨的“翅膀”

醫生的幾句話能有多大的力量?奶奶記得有次孫女發病,把章依文寫的處方撕得粉碎。看著孩子發病,奶奶感覺,這病是往前走十步,再倒退七八步。

ADVERTISEMENT

第二天,歡歡好了,拚命想把章醫生的處方箋拚起來,但太碎,拚不起來了。這以後,她再沒撕過章醫生的處方箋,而是把它們貼在家里陽光最足的地方,每天看看。這一張張紙片仿佛在說:孩子別怕,我陪你。

“這病不治療的話,對家庭來說簡直是災難。”章依文說,這類行為發育問題如果在童年時期沒獲得有效干預,危害很大,因為它會影響學業,導致這類孩子接受教育程度偏低。

這些年,以注意缺陷多動障礙為切入口,章依文與金星明教授推動“醫教結合”,他們走進學校,培訓老師,希望更多人能意識到孩子可能出現的心理、行為困難,一起來研究如何幫助他們。

歡歡在一點點改變。她發病的間隔長了,在藝術舞台上也找到了另一個自我。拉丁舞銅牌、國際童畫創意聯賽個人書畫類金獎、民族民間舞一等獎……奶奶收集著孫女的每張證書。

章依文陪伴了歡歡十年,她的診室里,這樣的孩子還有很多。數據顯示,注意缺陷多動障礙在青少年中的發病率為5%,社會對它的危害認識還不足,很多家庭還處於迷霧中。章依文說:“我們不能說一定能治愈孩子的心,而是要讓這些孩子現有的功能發揮到最大,讓他們不錯過教育的機會,長出抵禦生活中的種種風雨的‘翅膀’。”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