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死神來臨時,你會做什麼

ADVERTISEMENT

作者:楊雨畦 六隻醫學生

人們常說:人生無非就是,生下來,活下去。但還有最後一個終點在等我們,就是死亡。

今天談的這個話題貌似有點大,但卻也是每個人一身中要經歷的。不管是自己,還是身邊的家人朋友。也許我一個二十來歲不算太小的小姑娘來和大家談生死,大家會有些不解,會覺得並不是那麼地深刻。但我依舊想和大家分享下,我的的看法……

(一)、直視它

不論你是出於對死的恐懼,還是對生的渴望,都請你面對它,並且做好打算,與它鬥爭到底!

對於生命隻開了一個頭的我,卻也與死神擦肩而過了兩次 。

第一次在五歲,血管壁脆化,紫癜,傷到了腎,醫生說我活不了多久。當時的我很怕死(現在也很怕啦…嘿嘿…),可能是覺得世界太精彩,我還沒活夠,也有可能是因為對那個世界的陌生,裡面沒有認識的人,反正我就是怕。出於對死亡的恐懼,我每天按時喝中藥,好好打針,儘管胃裡翻江倒海已盛不下飯菜,儘管手上已經佈滿針眼尋不到血管。因為我想活下去!

ADVERTISEMENT

第二次在八歲,正遇著全民抗非典,闌尾炎穿孔手術沒清洗腹腔,炎症反應,高燒不退。在重症監護室住了一週吧,才給我轉到普通病房。那一週感覺自己就沒醒來過,哈哈,醒來後才知道自己睡了那麼久。也許是太想活著了,兩次都挺了過來。

(二)、承認它

倘若醫生真的對它束手無策,那就請承認這個事實,但請理解這並不是讓你去妥協。這個時候,你可以選擇,呆在醫院裡繼續接受治療,因為奇蹟無處不在。或者換個喜歡的生活方式,乾點自己喜歡的事,和喜歡的人呆在一起。

我曾經寫過一封信,大致內容是,假若我的生命真的已經迴天乏術了,請家人放棄對我的救治,讓我乾點喜歡的事,比如郊外看日出。我也曾幻想過,自己要伴著餘暉嚥下最後一口氣。我大概就是牙仔上一篇中說的想要有尊嚴的死吧。

(三)、接受它

週二上課的時候,類風溼的老師告訴我們,上次有一組問診的病人去世了。大家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上週問病史的時候,也都還好好的一個小姑娘啊!"這樣的資訊突然傳來,雖然小姑娘與我們除了那一面之緣外再無其他聯絡,但依舊覺得心裡好難受,擰在了一起。

ADVERTISEMENT

這樣的事情,作為醫學生的我們,還要面臨很多次,這不禁讓我覺得上帝對我們醫學生好殘忍啊,為什麼要讓我們一次次的旁觀別人的悲傷與痛苦。但轉念想想,也許上帝是在給我們幫助他們的機會。

這樣的資訊如果傳到了你的身邊,請接受它,轉念想想其它,把它美化下。雖然事實就是事實,但甜蜜的毒藥好過苦澀的...

這是我反覆修改過的文章,我寫下的文字並不生動,甚至可能會讓你覺得很唐突,怎麼這麼灰暗,但卻是我內心深處的感慨。我的路數從來都是逗比風,今天稍微矯情下,寫下此文隻因想悼念一位遠在天上從未謀面的阿姨以及記不清臉的外婆。

我們是行走在醫學道路上的六隻小仙貝。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