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貸10萬整形變大小眼 稱不化妝不敢出門

ADVERTISEMENT

 

  這兩年,各種“消費貸”正以前所未有的低門檻,滲入我們的生活。租房有“租房貸”,培訓有“培訓貸”,甚至美容都有“美容貸”……這些“消費貸”大多打著“0利息,0首付,0費用”的招牌,但事實究竟怎樣呢?這些號稱可以“解決燃眉之急、提前實現願望”的“消費貸”,為何成了一些消費者揮之不去的夢魘呢?

  今年3·15,媒體聚焦“消費貸”存在的一些亂象,希望給每一個消費者提個醒,也希望這些“消費貸”能夠茁壯而規範地成長,真正地服務於每一個有需求的消費者。對於求美者而言,打著“0利息,0首付,0費用”口號的醫美分期產品,為其帶來了支付高額手術費用的捷徑。

  然而,對於求美者劉娜(化名)而言,醫美分期業務卻沒有聽上去那麼美——醫美分期貸款不僅沒有讓她變美,還使她背上了10萬元的債務,家庭也因此不睦。

  整形後兩眼大小不對稱

  “現在這個情況,我是不會還錢的。因為我的眼睛一大一小,對這個結果,我不滿意。”劉娜說。據劉娜回憶,她是2016年10月經星采醫療美容門診部(以下簡稱星采美容)工作人員勸說後,決定整形的。這次價值10萬元的整形,包括面部脂肪填充、眼部整形以及鼻部整形。

  實際上,劉娜想整形已經很久了,但一直在猶豫,之所以這次下定決心,是因為整形醫院承諾,她的全部手術費用可以通過貸款支付,非但不會被收取手續費和利息,還將免費贈送她一台當時剛剛上市的iPhone7,並且幫她支付8天在上海的住宿費(報價8800元)。

  劉娜說,星采美容後來的確如約履行了諾言,為她支付了酒店的住宿費用,並幫助她在“星計劃”以及“上海快分期”兩家平台上申請了共計10萬元的醫美分期產品。按照約定,劉娜每月應向兩家平台還款8333元。

  “手術後我一照鏡子,就發現我的眼睛存在很嚴重的問題。”劉娜說,手術後,她的眼睛出現了“大小不對稱,左眼不能完全閉合”的情況。“現在這個樣子還沒有我以前好看,我不化妝都不敢出門。”

 

  “之所以出現左右眼不一樣大的情況,是患者先天條件決定的。我們能做得也只有盡量糾正。”星采美容郭經理解釋。鑒於劉娜的眼部情況,星采美容為劉娜進行了修複,並承諾如果效果不佳,可以為她繼續修複,或者幫她支付繼續修複的費用。

  然而,幾次修複後,劉娜的兩隻眼睛依然可以看出存在不對稱的情況。因為是瞞著丈夫貸款整形的,如今整形效果不佳,劉娜不知道該如何向丈夫解釋,10萬元的醫美分期貸款也讓夫妻關係變得不再和睦:“催貸的壓力在那里,我又沒以前好看了。我們的關係,不如以前了。”

  貸款“0利息”名不副實

  在劉娜看來,之所以整形效果不佳,是因為整形機構並未真正向她提供價值10萬元的整形服務。

ADVERTISEMENT

  “我之所以選擇這家機構,願意貸款10萬元整形,是因為他們自稱給明星做過整形,自然希望能夠整出10萬元的效果,但是這家醫院根本沒有將10萬元全部用在我的臉上,所以才會出現效果不佳。”劉娜說,她的這一判斷源自退款時和星采美容的一次交涉:當時,在幾次對眼部進行修複後,劉娜對星采美容失去信心,遂向對方提出,將眼部整形的費用退還給她。後來,星采美容同意了她的要求,但其提出的退款方案卻令劉娜大跌眼鏡。

 

  “他們提出,首先要在10萬元中,扣除星采美容支付給貸款平台12個點的利息,再扣除贈送給我的iPhone7的費用,然後再扣除為我支付的酒店費用,最後剩下的進行退款。”劉娜說,“這樣算下來,用在我臉上的費用只有六七萬元。”

  “我覺得自己被騙了,明明是0利息,實際上卻是用我貸款的錢支付利息。既然隻要花六七萬元就可以做,我為什麼要貸款10萬元呢?”劉娜感覺,所謂的“0利息”實際上是一種欺騙。

  對此,星采美容郭經理回應稱:“我們確實要向金融平台支付費用,使用金融機構的錢肯定是要支付費用。但是,我們認為這不是她拒絕還貸的主要原因,據我了解,更多是因為她個人的心態問題和家里的原因。”

 

  “我今年51歲,半月板有病,周圍同事們都知道東北養老金缺口很大,真不知道我退休後能不能按時領到養老金?能不能安心養老?”在沈陽一家企業工作的孫彥飛憂心忡忡地告訴記者。

  養老問題關係每個家庭、關乎國計民生,帶著這些疑問,記者近日采訪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會長鄭功成教授。

  建立中央調劑金製度

  “‘養老保險綜合改革方案’已擬就,正按程序審批,預計將在今年實施。”鄭功成告訴記者。

  鄭功成說:“包括建立養老金中央調劑金製度、個人賬戶做實或者做空選擇、延遲退休年齡等核心問題,都會在方案中得到反映。”

  截至2016年底,中國60歲及以上人口達2。3億人,老齡化的加速使得養老壓力迅速放大。越來越多的省份出現養老保險基金收不抵支的現象,這種局面令人憂慮。

 

ADVERTISEMENT

  鄭功成說,社會保險法和“十二五規劃綱要”提出了2015年實現全國統籌的目標。然而,由於地區分割的格局持續太久,有的地區收不抵支,有的地區收大於支,在這種情況下,要統籌資金就必然會觸及地區利益,涉及到地區利益的博弈,難度非常大。但是中央已經草擬方案,準備先建立中央調劑金製度,不是一步到位地實現全國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全國統籌,而是逐漸地縮小地區之間的差異,再過渡到真正意義上的全國統籌。

  鄭功成解釋說,調劑金就是按照一定比率從各省市自治區征集一部分養老保險基金,再按照實際需求的一定比率支付給各省市自治區。這個製度實行以後,地方的負擔越來越公平,局部地區基金缺口越來越大的勢頭會得到扭轉。調劑金雖然還不是法律意義上的全國統籌,卻是邁向全國統籌最關鍵的一步。

  安排多層次養老保險

  鄭功成告訴記者,應建立一個多層次的養老保險製度,有基本養老保險、有企業年金,以及個人可以購買商業養老保險。

  第一層次是政府主導的,政府要擔責,是基礎養老金。

  第二層次,是企業或職業年金,它是用人單位與勞動者雙方的責任,政府通過稅收優惠而給予補貼。

 

  第三層次,如果個人收入水平比較高,還可以購買商業養老保險。有了三個層次的保障,退休對個人生活影響就不大了。當然,退休養老的層次是一級一級往上提高的,政府的責任主要體現在第一層次上。

  鄭功成認為,現在大家對第一個層次的期望值太高,將老有所養所有的開支都要由這個製度來解決,這是不現實的,老有所養是需要多個製度安排才能解決的。

  多個方面,用多種製度安排來應對,因此,基本養老金的提升應該適度,對於第二、第三層次的養老,政府應該用有力的政策來引導,比如企業年金是否有稅收上的優惠等。如果多層次的養老保險製度能夠建立起來,對責任的劃分進行優化,那麼這樣的製度安排就是可持續的。

  虛假的貸款申請資料

  除了對整形效果不滿意、指責“0利息”貸款涉嫌虛假宣傳外,劉娜不願還款還有一個原因:星采美容讓她填寫的貸款資料都是虛假的。

 

  劉娜說,整形之前,她就將自己的情況和推薦人說得很清楚:自己沒有工作,沒有收入,在家帶孩子。家里的錢都是她丈夫賺的,但她丈夫並不知道,她要花這麼多錢整形。在這種情況下,劉娜究竟是如何通過貸款審核的呢?

ADVERTISEMENT

  “貸款公司打來電話,問我收入多少什麼的,醫院就把答案寫在紙上,讓我照著念,上面的資料都是假的,都不是我的真實資料。”劉娜說,申請貸款時,除了名字和身份資料是她的,其他幾乎都是假的,“他們一直催促我快點,說我的貸款很難申請,全程都是他們拿著我的手機操作,我都不知道他們填寫了什麼。”

  但劉娜的這一說法,遭到了星采美容的斷然否認:“我們只是教她如何使用APP等,所有的信息都是她自己提供的。”“我們是知道她情況的,她不賺錢,但是她老公賺錢。”星采美容郭經理直言。

  新聞延伸

  記者暗訪:申請貸款時很多個人資料都可人為“包裝”

  2016年11月23日,晨報記者以求美者身份,到星采美容暗訪。一名美容諮詢師接待了記者,並給出了具體的整形方案。當記者告知諮詢師,自己身上並無現金並且失業已久時,該諮詢師提議,可以通過醫美分期付款的方式進行整形。

 

  “可是我已經將工作辭掉了,現在是沒有收入的。”記者說。“沒關係,你可以找一個你的朋友,說是這個單位的主管,接一下貸款公司的電話,告訴他們你在這里上班,年收入不錯。”該諮詢師建議。

  “但是,我現在沒有單位。”“你就說我在某某KTV上班,月收入三四萬這樣子。”“但我沒有在夜店工作過,我不想這樣說。”。“如果你實事求是講,‘我一個月收入才6000元’,貸款那邊(指貸款方)肯定不樂意。這個收入,你生活都過不了,怎麼還貸款?”該諮詢師說。

  在確定記者能夠安排朋友“幫忙”後,該諮詢師將記者帶到了一間專門辦理貸款業務的房間。一名辦理貸款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除了將父母手機號等個人信息填寫好之外,他還需要記者提供一張信用卡或者四大銀行的借記卡、一個支付寶賬戶、一個本人注冊並使用3個月以上的手機號,以及個人身份證。

  “我不用支付寶,也沒有信用卡和四大銀行借記卡。”記者說。“那你能不能現在注冊一個支付寶呢?注冊後里面的芝麻信用分就可以用的。”這名工作人員說。

  這名貸款人員還建議記者,可以馬上到銀行辦一張卡,用以辦理貸款業務:“樓下就有一家銀行,去辦一張銀行卡就可以。”

  劉娜也向記者證實,除了星采美容的工作人員幫她填寫資料外,她提供的賬戶信息也與記者暗訪中被要求提供的信息相似:“我提供了一個沒有任何存款的銀行卡號,一個芝麻信用分自然增長至600多分的支付寶賬號,還有我的手機號和身份證號。”

 

  “星計劃”:評估是全方位的,並非隻看客戶填寫的信息

  隻需一些半真半假的資料,就可以拿到數萬元貸款,但對那些沒有還款能力的求美者而言,這樣的便利是否會成為她們無法承受的負擔呢?貸款平台的審批,是否過於草率呢?

  對此,為劉娜貸款的醫美分期平台之一“星計劃”方面表示,劉娜所經曆的審批流程,並非看上去那麼簡單。“在整個申請過程中,‘星計劃’

應用設備探針、設備指紋、互聯網爬蟲、社交抱團等技術,看似客戶隻填寫了若干字段,實際衍生出成千上萬的數據點,用於對客戶的綜合資質進行評估。收入僅僅是眾多決策因素的一小部分,通常會使用一套策略模型去估算客戶的實際收入,並非簡單地相信客戶填寫的信息。”

  “我們所有的模型用到的字段不下百個,這些模型相互補充,從不同角度預測了一個客戶的還款能力和還款意願,保證了對每個客戶評估是一個全方位的、綜合的考慮。”“星計劃”方面還表示,他們判斷下來,劉娜屬於“手術意願較高、個人資質較好、綜合評分好的使用者”。

  “星計劃”認為,“劉娜這一案例的核心問題,是客戶和醫院因為手術效果產生了醫療服務糾紛導致的”。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