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蟲夏草,一箇中國式大騙局,再有錢也別再交智商稅!

ADVERTISEMENT

冬蟲夏草,一箇中國式大騙局,再有錢也別再交智商稅!

近幾年在我們中國有一種號稱神草的中藥材被捧上了天,每公斤價格高達幾十萬。有錢人趨之若鶩,奉若神草,原產地環境被無情破壞,然而在科技昌明的今天它到底是食品?藥品?還是保健品?還是難以確定。他就是鼎鼎大名的冬蟲夏草。

今天小編就來八一八冬蟲夏草的前世今生。

從分類學的角度來講冬蟲夏草是指蝙蝠蛾的幼蟲在土壤中感染了一種叫蟲草菌的真菌後,幼蟲體內逐漸被菌絲所充塞而形成的幼蟲屍體和蟲草菌絲的結合體。看清楚了吧,冬蟲夏草可是實實在在的在自然界存在的“殭屍”。

近年來,冬蟲夏草號稱能防治急性腎功能衰竭、降血壓、降血脂,改善人體微迴圈……簡直是包治百病的神藥。價格也因此水漲船高。

其實冬蟲夏草在我國浩如煙海的傳統中藥裡是一個新兵了,前朝以前就沒有任何關於冬蟲夏草的記載,鼎鼎大名的中藥钜著《本草綱目》裡也沒有任何關於冬蟲夏草的記載,最早關於冬蟲夏草入藥的記載是1757年清代吳儀洛著就的《本草從新》:“冬在土中,身活如老蠶,有毛能動,至夏則毛出土上,連身俱化為草,若不取,至冬則復化為蟲。冬蟲夏草甘平保肺,益腎,補精髓,止血化痰,已勞咳,治膈症皆良”。這個記載可不可信呢?看看那句“至冬則復化為蟲”吧,不能說匪夷所思,至少說明這個書的作者根本就沒有仔細研究過冬蟲夏草是怎麼回事。

ADVERTISEMENT

然而冬蟲夏草真的能想一些商家宣傳的那樣強身健體、包治百病嗎?那我們就得從冬蟲夏草的有用成分說起。科學家通過現代化學和藥學的方法檢驗了冬蟲夏草的主要的活性物質是核苷類和多糖類這個和各種食用真菌差不太多,其中比較特殊的有兩種成分,“蟲草酸”和“蟲草素”。這兩種東西也是目前在市場上宣傳最為廣泛的兩種東西。

我們一個一個來說,首先說蟲草酸,乍一聽好像很高大上,其實蟲草酸還有另一個名字,“甘露醇”對就是那個“甘露醇”。

甘露醇是個好東西,注射進人體內後,可以利尿,還能治療腦水腫和青光眼。但是注意了,要注射進人體才有效,如果口服的話經過胃和腸道,人體能吸收的量其實很少。有人說了我多吃點甘露醇行嗎?答案是當然不行了,過量服用甘露醇會引起腹瀉的。

難道我們要從冬蟲夏草裡提取甘露醇嗎?當然不是了,甘露醇其實也不是什麼稀罕東西,現在一般醫用和工業用的甘露醇大都是化學合成的,另外也從海帶中提取甘露醇,我們平時吃的柿餅上面的白霜也含有不少甘露醇。與其高價買冬蟲夏草吃,還不如吃點柿餅來的實惠呢。

ADVERTISEMENT

其次是“蟲草素”,這個確實是個好東西,它具有抗腫瘤,抗白血病,抗菌抗病毒,抗衰老,體外抗炎等作用。然而也不是冬蟲夏草獨有的,最早的蟲草素是1951年德國科學家卡寧厄姆從蛹蟲草中分離出來的。

蛹蟲草又叫北蟲草,蛹蟲草中蟲草素的含量遠遠高於冬蟲夏草。諷刺的是現在市場上竟然有很多人用北蟲草來假冒冬蟲夏草來賣高價。這到底是“次充好”以呢還是“以好衝次”?箇中原因恐怕有人心知肚明。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