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蠱惑別給小孩打疫苗的文章,簡直是在要孩子的命!

ADVERTISEMENT

這是一個關注警察的公眾號

這是一個警察關注的公眾號

請關注這個公眾號

警眼看天下

近日,有一篇名為《一名有良知的疫苗工作者的心聲!所有父母必看!為了孩子的健康,請遠離疫苗!》的微信文章在網上被批成了馬蜂窩,網友們紛紛指責這種文章危害兒童健康,應該被嚴懲,該公眾號回覆網友時竟然建議不接種狂犬病疫苗。

這篇被聲討的文章主要觀點漏洞百出,下面我就來一一批駁,期待讀者們做出基於人類理性自由的正確判斷:

錯誤之一:接種疫苗是商業行為。

較真:

是不是商業行為和應不應該接種疫苗,兩者有必然關係嗎?

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沒有哪個國家的疫苗廠家會白送疫苗,只是疫苗成本的支出方式不同而已。中國將疫苗分為一類疫苗(也就是免費疫苗)和二類疫苗(也就是自費疫苗)。自費疫苗是公眾自己掏錢,免費疫苗是政府採購,但其實也是公眾自己掏錢(交稅給政府),發達國家與中國的區別主要在於提供免費疫苗種類的多少而已。

人類社會離不開商業行為,或者說離不開市場經濟,商業是人類社會進步的強大動力之一,為何要貶低商業呢?

通過商業,有人願意生產疫苗,這是好事;

通過商業,有人願意為疫苗生產冰箱和冷庫,這是好事;

通過商業,有人願意為疫苗提供冷鏈儲運服務,這是好事;

通過商業,不良反應大的疫苗被市場淘汰,這是好事;

通過商業,預防疾病效果更好的疫苗脫穎而出,這是好事;

通過商業,各種疫苗充分競爭價格走低,這是好事;

通過商業,我們能方便地接種上安全高效的疫苗,這是好事;

通過商業,我們的健康得到保護,生命質量得到提高,這是最大的好事。

所以,用“接種疫苗是商業行為”的理由來達到反對疫苗的目的,其實很難忽悠智商正常的網友。不過,這篇文章以此開篇,是為了營造疫苗有貓膩的氣氛,後面兩個論點才是讓網友動搖的關鍵。

錯誤之二:沒有什麼疫苗是必須打的,疫苗破壞人體免疫系統。

ADVERTISEMENT

(附圖為原文說法

較真:

有一句話叫經得住多大的詆譭就擔得起多大的讚美,這句話用於疫苗,完全合適。

疫苗200多年的發展史,就是人類徵服傳染病的歷史。曾經,天花像死神的收割機一樣吞噬生命;小兒麻痺症威脅著每個人的健康(連美國總統也無法逃脫);麻疹幾乎是每個孩子必得的疾病;流感也曾全球爆發奪取幾千萬人的生命。但是通過小小的疫苗接種,天花被消滅了,從1980年起人類停止接種天花疫苗;消滅小兒麻痺症的曙光也近在眼前,你將不再有機會在街頭的行人中見到一瘸一瘸走路的小兒麻痺症患者;麻疹的發病率被控製在1/萬人以下,其導致的死亡已經非常罕見,很多年輕醫生甚至已經不知道什麼是麻疹;變異的流感病毒仍然是一個巨大的威脅,但我們的流感疫苗研發製造能力相當強大,隨時準備應付流感大流行。1990年~2016年期間,通過接種疫苗,全球挽救了1.22億兒童的生命。現在,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拒絕疫苗,反而都在儘快擴充套件疫苗種類,儘可能給國民更多的健康保護。

疫苗就是我們的健康保險,疫苗接種的越多,保險也就越全面。一個不接種疫苗的孩子,也有機會健康地長大,但他罹患各種疫苗可預防疾病而輸在人生起跑線上的風險,要遠遠超過一個全面接種疫苗的孩子。

如果執意拿孩子的未來打賭,那麼確實是“沒有什麼疫苗是必須打的”;

如果要拿孩子打賭,那醫療保險也不是必須買的;

如果要拿孩子打賭,那學也不是必須上的;

如果要拿孩子打賭,除了吃喝拉撒睡,還有什麼是必須的?

疫苗破壞免疫系統一說,則純屬造謠。

孩子出生後就與環境中的各種微生物發生親密接觸,人體的免疫系統早就適應了這種接觸,而且有了這種接觸,免疫系統才能真正成熟起來。科學家們做過評估,別看孩子接種的疫苗種類和劑次數不少,但實際人體接觸到的疫苗抗原數量,與通過環境微生物接觸到的微生物抗原數量相比,可以說是滄海一粟。一名兒童因患普通感冒或咽喉痛而接觸到的抗原數量遠遠超過疫苗接種途徑的接觸。如果環境中的大量微生物都不能破壞我們的免疫系統,疫苗裡的那點抗原量更沒有這種可能性。

ADVERTISEMENT

錯誤之三:誇大疫苗的不良反應。

(附圖為原文說法

較真:

疫苗是藥品,藥品有不良反應並不奇怪,是否使用疫苗的關鍵在於:疫苗的收益是否遠遠超過不良反應的損失。

醫學界一直承認疫苗有不良反應,但在不斷改進疫苗的安全性。對於脊灰疫苗來說,口服的糖丸疫苗含有活疫苗病毒,確實可能導致兒童發生肢體殘疾,但這個概率只是1/250000,不是文中隨便一說的1/1000。為了避免脊灰口服疫苗的這個缺點,現在全球範圍已經在推廣使用不含有活病毒的注射劑型疫苗,徹底解決了口服疫苗安全性的問題。在未來的幾年裡,脊灰很可能像天花一樣被消滅,將來我們的孩子們不再需要接種脊灰疫苗。

總的來說,疫苗應用於健康人群,其安全性標準要高於治療用藥品。即便如此,世界衛生組織(WHO)和各國對於疫苗的安全性都高度重視。中國從2005年開始建立疫苗安全性監測系統,近幾年已經日趨完善。2011年和2014年,中國的疫苗監管體系連續2次高分通過WHO的評估,這意味著中國疫苗生產過程、安全性、有效性均符合國際標準,而疫苗安全性監測系統是評估的重要內容。根據中國的疫苗安全性監測系統,2013年中國所有疫苗的不良事件報告率僅為26/10萬劑次,嚴重不良事件報告率只有2/100萬劑次。

隨著生物技術的發展,疫苗隻可能越來越安全,越來越有效。將來,我們不排除會發現某些疫苗引起的罕見不良反應,但醫學專家一定會慎重評估這種不良反應的健康損害程度與疫苗的收益,為公眾提供可靠的專業建議。

(附圖為原文說法

較真:

文章中提到的美國國家疫苗資訊中心(National Vaccine Information Center),看上去很有來頭,其實這只是一個民間組織。美國有一本被稱為紫皮書的《疫苗手冊:臨床醫生實用指南》,其內容豐富,科學性強,獲得美國醫學界廣泛認可。在該書第4版的第7章“解除對疫苗的擔憂”中,列出了一個有反疫苗傾向網站的清單,不少網站的名稱看似高大上,比如:全球疫苗認知聯盟、國際免疫接種學會、國家疫苗資訊中心。

這個國家疫苗資訊中心也赫然在目,所以千萬不要被這個名稱矇蔽了,以為這代表了美國官方的看法。這種有反疫苗傾向網站的負責人說的話,一定要非常小心,不予相信是最好的對策。比如該機構的芭芭拉說疫苗導致腦炎,進而導致自閉症,實際上自閉症的原因現在還沒有搞清楚。關於麻腮風疫苗導致自閉症的說法,則是世界上最大的疫苗謠言,來源於1998年一名英國醫生髮表在著名醫學期刊《柳葉刀》雜誌上的一篇論文。該論文發表後引起歐美大量家長拒絕給孩子接種麻腮風疫苗,並造成這些國家的麻疹流行。這篇論文隨後被發現存在很大的漏洞,這名醫生還涉及到相關疫苗專利的商業競爭,最後丹麥基於一項53萬名兒童參與的佇列研究,以無可辯駁的證據證明:接種過麻腮風疫苗的孩子,與沒有接種該疫苗的孩子,在自閉症的發生率上沒有區別。

錯誤之四:一次接種隻接種一種疫苗,別一次接種兩種疫苗,這樣一是可以減少副反應的發生……

(附圖為原文說法

較真:

科學上已經確認,人體能承載的疫苗種類數幾乎是無限的。

現在,發達國家們為了減少折騰,提高疫苗接種的及時性,一方面使用多聯疫苗,另一方面儘量安排一次接種多種疫苗。英國給6周齡孩子安排接種4劑疫苗(五聯疫苗+肺炎疫苗+輪病疫苗+流腦疫苗),包含8種疫苗成分;澳大利亞給2月齡孩子安排接種3劑疫苗(六聯疫苗+肺炎疫苗+輪病疫苗),也包含8種疫苗成分;美國給2月齡兒童安排了9種疫苗成分。

如果沒有堅實的科學證據表明孩子同時接種多種疫苗很安全,這些發達國家不可能做出這樣的安排。

所以,正確的做法是儘量安排多種疫苗同時接種,儘量使用聯合疫苗,無需擔心疫苗不良反應。

錯誤之五:認為自然感染比疫苗免疫好。

(附圖為原文說法

較真:

認為自然的東西比人工的東西好,這其實毫無根據,但迎合了某些小清新的田園情結。但最簡單的邏輯就是,如果自然感染比疫苗免疫要好,那人類何必要發明疫苗,並孜孜不倦地改進之呢?麻疹和水痘的病情,確實不算嚴重,但這兩種病的發病率很高,就算併發症或死亡率很低,也架不住發病基數大。

美國2006年時,因水痘死亡的人數還有66人,2007年時才實現零死亡,這完全是水痘疫苗的功勞。水痘在中國不是必須報告的法定傳染病,其發病數和死亡數的情況並不太清楚;水痘疫苗也是自費疫苗,接種率也不及美國,所以中國的實際水痘疫情可能比美國還嚴重得多。而且,沒接種過疫苗者如果感染水痘,身上的皮疹數多達200~500個,整個人就像赤豆粽子一般。所謂“沒什麼可怕”、“體質會上一個臺階”“成長必須付出的代價”,那是人類在沒有疫苗時代的自我心理安慰而已。你願意自己的孩子是下面這樣的嗎?

我們已經通過疫苗消滅了可怕的天花,即將消滅導致兒童殘疾的小兒麻痺症,接著還要消滅病情相對較輕的麻疹和水痘,這是人類追求健康的必由之路,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停下腳步。一部分人意識不到疫苗前時代是多麼悲慘,沒有親歷過橫掃一切的瘟疫之恐怖,身在福中不知福地以為“自然的就是好”。對於這樣的人,是該放任其接受自然選擇的洗禮,還是該堅持治病救人呢?這個答案並不確定。

較真鑑定:將疫苗比作毒藥,給無知披上權威的外衣,這樣的謠言要人命。

結論要點:

疫苗供應是不是商業行為和應不應該接種疫苗,沒有任何關係。正是商業行為,保證了疫苗從生產到接種的安全高效,保護了整個人類的健康。

疫苗破壞免疫系統一說,純屬造謠。

疫苗帶來的益處遠大於其風險,但反對者往往通過危言聳聽的方式來誇大其風險。

查證者:疫苗與科學(疫苗接種領域資深醫師,[email protected]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