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問題我自己清楚,輸液就可以了,不用去搶救室。”

ADVERTISEMENT

緊接著患者的舉動讓我和外科醫生大跌眼鏡,隻見他慢慢的拿出手機,不知給誰打了電話:“他們說我是潰瘍穿孔,要立刻住院手術,是這樣的嗎?”

來源 | 最後一支多巴胺

淩晨三點,我關上急診室裡的白熾燈,趴在辦公桌前研究著那些沒有情節只有骨與肉的片子。

幽靜而空曠的走廊裡又傳來美小護略帶沙啞的歌聲:“你總是這樣說我,像一顆不容易熔化的糖果......”。雖然我已經習慣了美小護在沒有病人時苦中作樂的項目,但是在夜深人靜時她的歌聲卻也讓人毛骨悚然。

“你說為什麼人與人之間都沒有了基本的信任?”美小護的腳步停在了我的門口。

其實我很不想回答她這個多愁善感的問題,但是架不住在黑漆漆的夜晚裡她一直盯著我的眼神:“不是他不信任我,是他從心裡對醫生有抵觸的情緒!”。

美小護探過她的腦袋,盯著電腦螢幕故作高深的說:“你看這個CT,肚子裡全是氣,明明是消化道穿孔,卻非要說不可能,要是不住院開刀,必死無疑!”。

ADVERTISEMENT

美小護口中的這個病人,是一位54 歲的男性患者,因為腹痛 5 小時被同事從單位送進醫院。來的時候,他甚至不能平躺,面色蒼白的他一直在不停的嘔吐。

原來這位男性患者從 5 個小時前開始出現上腹痛,伴有間斷嘔吐,因為之前曾經患有十二指腸潰瘍,所以自己服用了某種胃藥。但是,服藥後腹痛的症狀不僅沒有緩解,甚至越來越重,直到出現全腹痛才不得不來到醫院。

“要不要送進搶救室,我看他痛的很厲害?”語速很快的美小護詢問我。

可是還沒有等到我回答,病人自己已經回答了:“我就是肚子痛,老毛病了,十年前就有過十二指腸潰瘍。我的問題我自己清楚,輸液就可以了,不用去搶救室。”

我知道有很多人意識不到自己病情的嚴重性,也有很多人很忌諱搶救這兩個字,甚至有的人知道送入搶救室便意味著較高的醫療費用。所以,有很多明明病情很重,甚至生命體徵不穩定的病人,也是拒絕進入搶救室的。

“十二指腸潰瘍是很痛,但很少有像你這樣劇痛的。你更多的是要考慮潰瘍穿孔、主動脈夾層、腸繫膜栓塞,甚至心肌梗死的可能!”並非是我嚇唬這位腹痛的患者,對於一位有著長期抽菸史的中老年男性來說,如果突然出現持續不緩解的腹痛,以上疾病是必須要首先考慮排除的。

可是患者不僅不願意進入搶救室監護治療,甚至不願意做針對性的檢查,只是一味的要求:“我隻要輸液就可以了!”。

ADVERTISEMENT

看著這位一邊腹痛難忍一邊有很有主見的患者,我心中有些哭笑不得:“有一些檢查必須要做,否者即使你給我簽字,我也是不會給你輸液的。否者輸液後病情不緩解,甚至出現了其它意外情況,誰也付不了責任。腹痛也是會死人的,要在我這裡看,就要把檢查做了。你要是不想做檢查,那就趕快去其它醫院,不要耽誤時間。”

在我的強烈要求下,患者還是做了一些檢查,檢查結果果然和預料中的相同,導致他腹痛 5 小時不能緩解的根本原因正是消化道穿孔!不是我有未卜先知的本領,而是因為患者既往有過十二指腸潰瘍病史,本次突發腹痛持續不緩解,而且體格檢查明確發現板狀腹、叩診肝濁音界明顯變小!

我指著 CT 片子對患者說:“你看,果然是消化道穿孔吧!要是不做檢查就輸液,很可能在輸液過程中就休克、感染、死亡了!現在要住院,看外科醫生什麼時候能給你開刀治療。”

前來會診的外科醫生也對他說:“你這個病必須要住院,比十年前的十二指腸潰瘍要嚴重的多!需要急診手術!”。

沒有人知道電話的那一頭是何方神聖,也沒有人知道對方的答案。幸運的是,在這個電話之後,患者終於同意立刻住院進一步治療。

“你不是經常說我,像一顆不容易熔化的糖果嗎?”美小護反問道。

ADVERTISEMENT

“我好像說過你是又臭又硬吧?”美小護帶著這個不滿意的答案消失在了急診的夜幕之中。

看到文末的福利:美小護美麗的背影……

» 醫學界急重症頻道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