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張伯禮:不懂中醫藥的人詆譭中醫藥讓人痛心

ADVERTISEMENT

來源:澎湃新聞、人民政協網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認為,一些不懂中醫藥的人詆譭中醫藥讓人痛心。中醫藥不是中醫人的,它是中華民族的,甚至是世界人民的。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3月4日做客“2017新華網全國兩會特別訪談”,與網友線上交流。張伯禮說,一些不懂中醫藥的人詆譭中醫藥讓人痛心。

張伯禮認為,推動中醫藥發展面臨兩個最大的困擾。一是中醫藥工作者本身思想需要再解放。中醫藥研究要歡迎各個學科參與,要主動學習先進知識、技術,來研究發展中醫藥。他說,中醫藥不是中醫人的,它是中華民族的,甚至是世界人民的。

ADVERTISEMENT

同時,張伯禮希望中醫藥發展獲得更加包容的空間。他說社會上對中醫藥的“雜音”往往是不懂中醫藥的人發出的,他們或者是斷章取義,或者是一知半解,說一些不負責任的話。張伯禮說,中醫藥是五千年的精華,在產業發展、防病治病、文化交流等領域都顯現出價值。不懂中醫藥的人詆譭、抨擊中醫藥,讓人非常痛心。

“西醫有一句名言:‘有時是治癒;常常是幫助;總是去安慰’。幾千年來,中醫一直自覺地這樣做。似乎很少聽說中醫治療中出了打人事件。而西醫技術的快速發展,有時會讓人忘了醫療本身的性質,其實還有關愛。”

一直在北京大學醫學部倡導醫學人文教育的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大學常務副校長柯楊認為,中醫在數千年的發展過程中形成了獨特的生命觀、健康觀、疾病觀和防治觀,在醫患關係緊張的當下,應該去被重視。

伴隨西醫快速的技術進步,分科越來越細,這就要求每個醫生在技術上變得很專、很精,在柯楊看來,這正是西醫大發展的今天,遇到的最大問題,“由於分科精細化,醫生很容易對來到這個科室的患者‘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而讓醫生忘記了人體強大的代償、修復、抵抗這種陰陽對抗的力量。”柯楊認為,中醫所強調的情誌、扶正、全面、整體的治療觀,是值得西醫走向分科精專化診療趨勢下所關注的。

ADVERTISEMENT

同時,西醫的進步所依賴的高科技,讓看病這件本來應是人與人間交流互動的事,卻變成了人和機器的關係,但是中醫從來沒有脫離人和人面對面的問診、甚至於肢體的接觸。

“患者生病的時候,心理是複雜的,他需要傾訴、需要被傾聽、需要被關心,而不是單純依靠機器診斷,然後下醫囑這樣一個簡單的鏈條”。重視問診環節的醫學人文關懷,是採訪中,柯楊幾次強調的。

“人體是一個自組織的複雜系統,中醫最大的優越性就在於它尊重生命個體的完整性。從西醫的角度去研究人體,不能直面複雜問題的時候,需要把複雜問題簡單化。這種簡單化的過程,讓我們看到的經常是局部真理。我是做腫瘤研究的,就我體會,中醫對複雜問題採取了一種以混沌對複雜的方法。

中醫最重要的治療方法是複方,它恰恰實現了多靶點。”柯楊認為,中醫和西醫診療的各自優勢和診療觀的差異,正是中醫走向未來的價值所在,也是推動人類醫學更好為人的價值所在。

微信名:京醫會 微信ID:jingyihui2012

匯聚中國名醫 打造智慧醫療

採訪、合作、廣告請聯絡: [email protected]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