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能醫學之問:功能醫學與臨床醫學——“治未病”與“治已病”

ADVERTISEMENT

點擊上方“轉化醫學網”訂閱我們!

干貨 | 靠譜 | 實用

  

ADVERTISEMENT

  《轉》訪

  《轉》訪是轉化醫學網的品牌專訪欄目,是業內專家、大佬、知名企業智慧交流碰撞的平台,也是促進行業健康發展的重要力量,《轉》訪致力於打造轉化醫學領域最知名的專家訪談欄目。

  33-5日,全球首屆國際精準應用功能醫學和基因組學臨床實踐交流會在上海隆重召開,會上全球功能醫學檢測之父Richard S. Lord、國際精準醫學協會Charles Gant博士以及麻省理工學院博士Shalesh Kaushal作為演講嘉賓進行了多場精彩演講,會後轉化醫學網及其他媒體有幸邀請到三位博士接受我們的訪談,以下是訪談具體內容:

  專家們能否為我們簡單的介紹下功能醫學及其在臨床應用上的實際意義?

  Dr. Kaushal:功能醫學是指通過系統性的生理、生化的研究方法來幫助我們更好的了解病人的一個病情、症狀。我們通過測定一些生理、生化標誌物的測定、衡量,比如有機酸的檢測,來得知每位病人基因學以及生化層面的具體信息,通過掌握這些信息我們可以更好的理解一些疾病。舉個例子:比如說高血壓或者老年癡呆,可能並不單單是血管的疾病,大腦的疾病,而更有可能是一個全身性的疾病,這個時候從功能醫學的角度來講,我們應該從全身性的角度來考慮,采取生理性的措施治療這些疾病。

  我們認為醫學應分為,功能醫學與臨床醫學,前者更注重在“治未病”,後者則是“治已病”。現在的很多人去到醫院看病,覺得身體不舒服,但醫生查看後有沒有發現病症,而他其實正處於的就是“未病”不健康狀態,應屬於功能醫學調養範疇。雖然我們都認為現在的傳統醫學,也就是使用藥物進行治療,是有存在的必要的,但是從功能醫學的角度來說,我們希望能夠通過一些生理、生化層次的改善使病人的生理功能達到最優的狀態。

  當前,精準醫學是個熱門話題,不知功能醫學與精準醫學有何聯系?

  Dr. Gant:精準醫學也是一個比較新的名詞,精準醫學可以說是一種結合了功能醫學和基因組學的新型醫學概念與醫療模式,我們都知道,傳統的醫學是以藥物治療為基礎的,而精準醫學則是通過應用基因組學的原理,幫助我們找到並開發出更好的、更有針對性的藥物來治療多種疾病。可以這樣理解:精準醫學是根據每個人的個體需求來使用相應的藥物以解決個體患者的疾病問題,而這和功能醫學具有一定的相似性,就我個人而言,我在功能醫學的實際應用中,也是對我的大部分病人使用進行藥物治療,所以說在功能醫學的治療過程也是使用了藥物的。

  從基因組學的角度來講,功能醫學的目的是為了給每一位患者找到過敏源上的的問題,包括毒理學上的一些潛在易感的原因,如重金屬毒性等等,這其實從某種角度上來講也是一種個體化。此外,我們也在通過基因組學的檢測尋找每個人可能存在的免疫缺陷,由此來說功能醫學也是屬於精準醫療的一個部分。

  當然我也同意功能醫學和傳統的中醫藥治療是有一定的相似性的,因為傳統的中醫藥治療也是根據不同的病人的症狀,來決定到底哪一種中草藥更加適合這位病人,從而確認所使用的治療方法,從這個角度來講功能醫學與傳統的中醫藥治療是有一定的相似之處的。

  中國患有慢性疾病的人越來越多,功能醫學能否有效緩解這一現狀?

  Dr. Lord:功能醫學與精準醫學不同,精準醫學更多的是關注對於個體而言,如何才能更為準確的使用某種藥物,如何來準確的界定這種藥物的使用劑量。而功能醫學更多的是側重於如何精準的,或者說更好的、更有針對性的對個體補充營養,比如說維生素b1、維生素b2、鋅、鎂。我們現在有很多的檢測手段,來幫助我們很好的了解到每一個個體從基因組學的角度上,對於營養有一個怎樣的個體化的要求,這些信息的掌握可以幫助我們更好的管理慢病,比如說高血壓等等。通常這些慢病我們把它追蹤到根源都會發現,很多都是因為某種營養元素的缺乏或者說某種毒素的過量所導致的。

  Dr. Gant:此外,功能醫學可能更多關注的是怎樣維持一種長期的可持續的生理健康狀態,而並不是尋求一種立竿見影的治好疾病的方法,比如最近美國國家健康研究所宣布引起高血壓的其中一個可能原因是汞的毒性,對於高血壓我們可以選擇長期服用昂貴的降壓藥進行管理,而這樣一種長期服用降壓藥的方式可能並沒有很好的針對疾病的根本原因,但是從功能醫學的角度來講,我們會去關注高血壓的根本原因,比如說可能是汞的毒性所引起的。很多時候,醫藥行業通常會通過前期的研究投入來企圖尋求一些非常快的解決方案,但是從功能醫學的角度來講,通過著眼於根本原因,長期來看的確能緩解一些相關醫療行業的疾病壓力或者說治療花費。

  功能醫學和目前主流的臨床醫學相比,在哪些疾病方面更加具有優勢?

  Dr. Gant:其實如果說在哪一些疾病領域的話,我們可以說是全部的疾病領域。但是功能醫學更多的比較適用於一些心理上,或者說生理上的慢性疾病的長期管理,而不是像傳統醫學或臨床醫學那樣,用於疾病的急性期的管理或治療。在美國曾經有這樣的一個看法:如果說某一種醫療方式對於疾病的急性期能夠很好、很有效的治療或管理,相應的這種醫療方式也非常適合用於慢性病的管理。但其實這樣的一個假設是錯誤的。疾病的急性期或慢性期,其實所使用的藥物或管理方式是完全不同種類的,所用的治療方式也完全不一樣。如果按照之前的假設的話,其實就有點像是你有一個食物過敏的問題,但卻做了一個膽囊手術,這可以說是風馬牛不相及的。

  功能醫學的檢測和傳統臨床醫學檢查有何區別之處?

  Dr. Lord:功能醫學的檢查和傳統臨床醫學的檢查其實還是有很大的差別的,大部分的傳統臨床醫學檢查其實是做一個診斷用途,這個檢查多半是幫助醫生進行一個病情的診斷,所以說傳統的醫學檢查的參考值就有可能偏高,需要疾病進展到一定的嚴重程度才可能被醫學上檢測定為異常。而功能醫學的檢查更多的是基於個體的維生素水平的平衡,我們知道維生素等等營養素都有不同的生成和代謝的通路,它在我們體內的水平可能很高或很低。但是打個比方,如果有個人我們發現他的血清維生素a 的水平比較低,我們不會真正等到他出現維生素a嚴重缺乏的情況才進行介入或者干預,很多時候我們可能會提前給出一些干預。

  Dr. Gant:此外,其他的一些生理指標如果太高的話我們也不會等到水平達到95%或者說99%閾值的時候才開始干預,也許對於我們來說從80%的程度就已經開始采取相應的干預措施了,從這個角度來看功能醫學的閾值相對來講還是比較小一點的。因為我們所關注的都是一些人體當中營養因子的平衡,並不是像我們傳統醫學那樣檢測某種病原微生物的水平,而是更多的去關注怎樣才能達到一個平衡的營養狀態,通常情況下我們可能更多的去調節腸道微生物菌群的活性來幫助病人達到一個好的營養狀態,在疾病真正發生之前進行相應的管理。就比如說維生素a在我們體內的代謝,我們知道維生素a的生成是涉及β胡蘿卜素的,而有一些病人從基因上來講可能就存在這樣一個功能的缺乏,那麼我們通過一些基因組學的檢測了解到這個信息後就參考正常的水平,對他的維生素水平進行一個調整,根據我們所了解到的病人的基本情況采取個體化的治療,通過病人的基本情況做出個體化的治療可以說是功能醫學的一個精髓所在。

  目前功能醫學有哪些需要改善和解決的問題,在發展的過程中有哪些瓶頸?

  Dr. Kaushal:功能醫學的發展面臨著一些挑戰,這有可能是因為功能醫學的關注重點是如何從生物化學的角度來解決疾病的根源問題,我們的著眼點在於從疾病的根源著手解決問題,這就要求我們對患者的檢測數據要有更為全面的理解,這樣才能更好的進行功能醫學方面的治療,就我個人的經驗來講,我在學習功能醫學的過程中,隨著我對功能醫學了解的不斷加深,我發現如果要很好的進行功能醫學的應用的話,其實它所需要知識技能和我們傳統的醫學所接觸到的培訓是很不一樣的。功能醫學要求我們對於數據要有更為深入的研究,同時我們自身的想法也需要做出一定的改變。傳統醫學的話我們都是用一些比較少的數據,所以對於疾病的理解並沒有那麼深入,但從功能醫學的角度來說,我們所需要的是對更為全面的大數據進行全面的理解和應用。

  在美國,精準醫學之所以是一個非常有吸引力的說法,是因為精準醫學是根據個人的需求來進行藥物的使用。在很多學術中心,特別是腫瘤醫院,精準醫學都得到了很好的應用,這些腫瘤醫院在精準醫療的概念下,通過比如基因組學的研究針對性的對腫瘤進行治療,都取得了一定的療效,這也是為什麼精準醫療如此受歡迎的一個重要原因。但是從功能醫學的層面來說,我們使用比如說基因組學的數據,更多的是著眼於個體生理化學易感性上的應用,我們通過檢測拿到的數據對患者進行全身性的生化易感性方面的分析,這樣的一個著眼點也就意味著,功能醫學相較於傳統的臨床醫學需要進行更多的培訓,這些培訓能幫助從業人員對測序的基因組學數據有更為深刻的理解,同時有助於從業人員對於生理學、生化學擁有更多自己深入的理解。

  各位專家專注於功能醫學的研究和發展都已經有幾十年的時間了,目前想通過這樣的培訓會議為大家帶來什麼呢?

  Dr. Gant:我的另一個身份是國際精準醫學院教育負責人,而行業內目前面臨的問題是功能醫學檢測以及檢測結果的解讀,都需要培養更多專業的人士。因此,我們目前也在與中國的企業開展了很多培訓工作,希望更好幫助臨床工作,為病人服務。

  專家簡介:

  Richard S. Lord, Ph.D.

  

ADVERTISEMENT

  國家健康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博士後,全球功能醫學檢測之父。40多年以來,Lord博士一直積極發展最新的檢測方法學,用以評估病人的營養、毒素、細胞調節劑和微生物等狀況。其重要貢獻包括:為複雜退行性疾病提供個性化遊離氨基酸,為常規臨床代謝和腸道菌群失調的評估引入生物標記物。聯合著作“Laboratory Evaluations for Integrative and Functional Medicine”(《綜合功能醫學的實驗室評估》),開創了功能醫學的理論基礎和檢驗標準,已成為功能醫學行業公認的聖經式教科書。曾擔任Genova Diagnostics (Metametrix Clinical Laboratory) 的首席科學家及實驗室負責人長達25年。近期,Lord博士已成為自閉症研究所智囊團之一。

  請輸入標題 abcdefg

  Charles Gant M.D., Ph.D.

  

ADVERTISEMENT

  國際精準醫學院教育培訓負責人,是“精準醫學”(包括綜合功能醫學和基因組學)的踐行者。Dr. Gant在精神疾病方面開創了許多營養和解毒治療方法,在美國醫療從業者中得到了廣泛的應用。Dr. Gant為患者提供最新、最前沿的診斷性和功能性檢查,幫助患者找到疾病的根本原因,然後針對性地優化患者的大腦和身體健康。這種基於科學的醫療手段可以扭轉侵略性疾病、上癮和精神疾病以及許多臨床疾病,帶給患者真正的治療和康複。目前Dr. Gant在國際精準醫學協會和國家綜合健康協會執業。

  請輸入標題 abcdefg

  Shalesh Kaushal, M.D., PhD

  

  耶魯大學學士、霍普金斯大學醫學博士、麻省理工學院博士。卡西奧博士研究的重點是了解引起視網膜和黃斑變性的細胞、分子和生化因素,實驗室主要圍繞了解引起這些視網膜疾病相關的生化、小分子和遺傳途徑展開研究。其中一些創新性的成就引發了臨床醫生進行臨床試驗。現研究方向為減輕眼科疾病的營養品。卡西奧博士曾在華盛頓大學聖路易斯巴恩斯視網膜研究所擔任視網膜外科研究員,是三個生物技術公司的創始人,是大多數領先眼科製藥公司的顧問,是美國營養學院(American College of Nutrition,ACN)西利格研究獎的獲得者,已得到美國眼科委員會(American Board of Ophthalmology)和美國綜合整體醫學委員會(American Board of Integrative and Holistic Medicine,ABIHM)的認證。

  請輸入標題 abcdefg

  END

  

  點擊“閱讀原文”,立即下載轉折點APP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