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的時候總是要問一些可想而知的廢話,可是為什麼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證婚的木事要照例問新郎:「你願意娶她做你的妻子嗎?」還要問新娘:「你接受他做你的丈夫嗎?」答案自然都是「願意」。有人認為這樣的問答實在是多餘,因為答案可想而知,凡是答案可想而知的問題都不必問。

答案可想而知往往就省略了一問一答,雙方心照不宣,憑共同的默契辦事,這是一種很美的經驗。這種經驗在道德標準一致、思想單純的古代社會裡往往可以獲得。但現代社會去「古」已遠,人們觀念複雜,甲心目中的「理所當然」,在乙的心目中可能是「豈有此理」。

ADVERTISEMENT
舉例言之:弟弟把五千塊錢交給哥哥應急,哥哥認為這筆錢不必歸還,兩個人沒有把心裡的話明白地說出來,都認為雙方早有默契,可事實卻不是這樣的。經年累月後,弟弟如果討債,勢必傷哥哥的心;如果棄之不問,勢必傷了自己的心,兩種結果都會損害雙方的關係。

所以現代人相處,一旦設計權利與義務,都喜歡處處說個明白,即使是人所共知的「天經地義」,人所共守「金科玉律」,雙方也要明知故問。欲說還休,默契可能存在,但是要變成「明契」才算數。如此「赤裸」,殊少餘味,但總比時候互相指責的好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