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治療如何為結直腸癌治療帶來希望

ADVERTISEMENT

2016年,結直腸癌在美國奪去了大約5萬人的生命。危險!Champion Cindy Stowell就是其中之一,他的故事令我們唏噓不已。

三月是結直腸癌宣傳月,關注這種疾病的必要性刻不容緩:結直腸癌仍然是美國腫瘤相關性死亡的第二大原因。幸運的是,免疫療法很快就能夠改變現狀。

結直腸癌以免疫為基礎的治療方法並不是新的。事實上,自從2003年以來,四種反抗體療法—bevacizumab, ramucirumab, cetuximab, 和 panitumumab都已經被批準。他們已經產生過作用,但是對於那些癌症已經轉移到其它器官的患者,5年的相對存活率仍然很低,只是超過了10%。

最近,「檢查點」免疫療法已經成功的治療其它轉移性癌症,也已經在結直腸癌上進行嘗試。早期的努力失敗了,直到醫生意識到患者是DNA修復缺陷的反應-意味著他們的腫瘤不能修復基遺傳「typos」和累積許多突變。高水平的突變幫助免疫系統將腫瘤看作外來的,從而,目標是消除。在臨床試驗中,40%的高水平突變患者對檢查點pembrolizumab作出反應與較少突變的患者沒有應答形成比。

另外一個有前途的實驗已經把檢查點atezolizumab與bevacizumab聯繫在一起。Stephen Estrada參加了這個組合試驗,它「改變他的生活超過一百萬次。」

ADVERTISEMENT

Stephen的成功故事為解決結直腸癌的影響提供了幾個教訓。

首先,他年輕時被確診,在30歲之前已經是癌症4期。結腸鏡檢查通常推薦給50歲以上的人,但是40歲以下結直腸癌患病的比率連續四年直線上升。更早進行篩查能夠允許患者在更早和更容易於控製的階段進行治療。

其次,Stephen是通過臨床試驗治療的。實驗提供了獨特的前沿治療和護理,但是只有約5%的癌症患者參加實驗。像Stephen的實驗聯合兩種免疫療法將會尤其的重要,因為晚期的癌症一般發展為對單一治療的抗性。另外一個實驗-由癌症研究院贊助-測試兩種互補的檢查點藥物為了釋放抗癌免疫反應。

第三,Stephen有林奇綜合症,一種遺傳病症打斷他細胞的DNA修復能力和易患結直腸癌。這種DNA修復缺陷生產稱為指示分子標誌的腫瘤標誌物,指導他的醫生考慮他的狀況去試驗,更有可能使他受益。

另外一個已經為結直腸癌建立起來的重要的腫瘤標誌物是Immunoscore,其反映腫瘤裡面和周圍免疫細胞的存在,為醫生提供了巨大的預測能力。

ADVERTISEMENT

不是所有的結直腸癌都是公平的採取同樣的治療方法,對於不同的患者會採用不同於其它患者的更好治療方法。鑑別和理解腫瘤標誌物能夠幫助患者預測反應對於選擇正確的治療過程很重要。

基於這些最初的腫瘤標誌物取得突破性進展的基礎上,癌症研究院與戰勝結直腸癌合作開發一幅藍圖,旨在推動醫生著手處理這些決策的方法。CRI還資助正在努力發現新的腫瘤標誌物的科學家,這些標誌物可以提供新的、更有效的免疫療法的靶點。

CRI資助的博士後研究員Hideana Nakagawa,醫學博士、哲學博士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揭示某些免疫細胞如何保護腫瘤,並且正在測試將其轉化為抗癌細胞的方法。另一位在舊金山加利福尼亞大學的研究員Dan Liu,哲學博士,確定了在結腸直腸腫瘤中發現特定分子的產生如何能夠抑製T細胞的抗癌活性。

其他CRI科學家正在探索生活在腸道中上萬億的細菌,這些細菌可以影響腫瘤的發展和生存,以獲得有助於改善預防、檢測、治療的見解。

結直腸癌對社會的代價仍然太重,但隨著最近免疫療法的進步,我們對於未來充滿希望。已經取得了顯著的進步,並且隨著我們對結直腸癌和免疫系統(以及天然腸道細菌)之間關係的更多了解,它應該顯示充足的機會來更好的幫助這些患者。(文章來源:美國癌症研究院 翻譯:漆琳 2017年3月10日)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