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這些牛皮癬患者是如何做到不藥而愈的!

ADVERTISEMENT

預防牛皮癬復發的概念包含兩層意思:一是對牛皮癬患者而言,即預防復發,延長緩解期,爭取「長期痊癒」;二是對牛皮癬家族史而自己尚未發生牛皮癬的人群也可預防牛皮癬的發生。大量的臨床實踐及實驗研究結果均已證明。預防牛皮癬復發、爭取「長期痊癒」,是可以做到的。

ADVERTISEMENT

1.牛皮癬長期痊癒的調查報告啟示

(1)1/3的患者可長期痊癒:關於牛皮癬的病種演變情況,國內專家做了大量有意義的回顧性和前瞻性研究。通過對730例尋常型牛皮癬的回顧性隨訪發現,牛皮癬的病程經過可分為6種類型:

第Ⅰ型為牛皮癬隻發作過一次,皮疹在1年內完全消退,持續15年未曾復發,占21.2%;第Ⅱ型為反覆發作數年後皮疹完全消退,持續15年未復發,12.4%;第Ⅲ型為間隔多年發作一次,每次發作後皮疹可完全消退,或僅遺留少量皮疹,占16.8%;第Ⅳ型為皮疹初發後每年均要復發,但復發皮疹量少,局限於身體某幾個部位,占16.8%;第Ⅴ型為病情經常反覆發作,皮疹分布範圍廣泛,但密度稀疏,占23.0%;第Ⅵ型為病情經常反覆發作,皮疹分布範圍廣,數量多,僅占9.7%。

從整體來看,第Ⅰ型和第Ⅱ型加起來占33.6%。即有1/3的患者可以長期處於臨床痊癒狀態,可見牛皮癬患者完全不用盲目恐懼和煩惱;僅有不到10%的第Ⅵ型患者病情較重,發作頻繁,影響日常生活和工作,這部分患者多數是「亂投醫,濫用藥」而導致機體自身調節能力降低和免疫功能紊亂,病情演變失去原有的規律。

1999年專家又進行前瞻性觀察15年以上的65例病例,採用中西醫結合的簡單安全的藥物治療和心理治療後的病情演變為Ⅰ型病例的比例明顯增加(20例/65例),Ⅵ型病例明顯減少(2例/6例)。說明正確的治療干預可以改變六種病情演變的比例,提高第Ⅰ型病例數降低Ⅵ型病例數使更多的牛皮癬患者獲得長期緩解。

在臨床實踐中,我們通過對患者進行牛皮癬相關知識的認識教育、心理疏導、生物反饋放鬆訓練、結合簡單安全的藥物治療。已經觀察到超過1/3的患者實現了較長期的臨床「痊癒」,包括一些病情較重的紅皮病型牛皮癬患者。

(2)過度治療是牛皮癬復發的重要因素:要特彆強調的是:牛皮癬患者發病早期切忌使用「急功近利」的治療手段,否則皮損消退快,復發也快。2004年專家選擇病程10年以上的132例牛皮癬患者進行治療費用和遠期療效調查分析,結果表明投入的治療費用越多,復發時病情越嚴重。2005年專家又報告了「118例紅皮病型牛皮癬及膿泡型牛皮癬誘發因素分析」,結果顯示誘發因素以濫用藥物為主要因素,調查結果還提示50歲以上紅皮病型牛皮癬患者的人數占35.2%,同時合併其他疾病如糖尿病、高血壓、冠心病、脂肪肝等人數也居多。這兩份調查報告及1999年調查報告均說明:在牛皮癬初發時期,採用簡單安全的治療方法對預防復發很重要,是預防復發和加重的第一步。

另一項前瞻性臨床研究顯示:牛皮癬的病情養演變與採取的治療措施有關,使用抗癌藥治療(如乙雙嗎啉、甲氨蝶呤等)對病情演變有較大負面影響,初發病例使用抗癌藥治療使Ⅰ、Ⅱ型的病例數明顯減少,Ⅴ、Ⅵ型的病例數顯著增多,尋常型牛皮癬患者使用抗癌藥治療者病情演變為嚴重著的危險性大約是為使用者的9倍。故提出:醫生應該從患者的長遠利益著眼,重視誘發因素的處理,根據不同類型的患者採用不同的安全治療措施,對初發的病例切忌系統應用抗癌藥和糖皮質激素類的「急功近利」的療法。

抗腫瘤藥物多屬於免疫抑製劑範疇,牛皮癬的表皮細胞增殖過快,應用抗腫瘤藥物如乙雙嗎啉、乙亞胺、甲氨蝶呤等,雖然能阻止細胞核有絲分裂,達到較好的近期療效。但這類藥物全面抑製人體免疫功能,可導致免疫功能的嚴重紊亂,進一步加重了牛皮癬的病理損害。停藥後復發率極高,從而陷入「復發-加重-頑固」的惡性循環。

1986年檢測牛皮癬患者血細胞形態,發現患者的T淋巴細胞缺陷,而抗癌藥物和免疫抑製劑能使原有T淋巴細胞缺陷加劇,推測可能是本病易於復發和趨於頑固的原因,故認為應慎用免疫抑製劑,不可作為首選藥物。1986年專家隨訪了344例上海地區牛皮癬患者,發現病情輕重與家族史無關,但與病程長短和是否用過抗癌藥物有明顯關係。

ADVERTISEMENT

糖皮質激素有良好的抗炎作用,因而內服和注射糖皮質激素治療尋常型牛皮癬有良好的近期療效。但停藥後皮疹迅速復發、擴散,我們稱之為激素的「反跳」現象。臨床實驗證明,系統應用糖皮質激素的患者,可導致患者對常規藥物敏感度下降,也可對維A酸、甲氨蝶呤、雷公藤等藥物的敏感性下降或不敏感,從而造成治療抵抗。由於這些治療能較快的緩解牛皮癬的病情,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故在我國少數醫療機構的個別醫生中還存在濫用激素和免疫抑製劑的現象,特別是近年來社會上一些個體皮膚科專業門診,隨意和盲目地使用含大劑量糖皮質激素的藥物療法,使許多本來容易治癒的尋常型牛皮癬患者轉變成抵抗治療的頑固性病例,或紅皮病型及膿皰型牛皮癬,甚至引起糖尿病和高血壓等副作用,給患者帶來了更大的痛苦。

2.藥物不能根治,牛皮癬。

(1)牛皮癬的發生和復發受多因素影響:牛皮癬是由基因和環境因素共同作用而誘發,不可能用藥物來根治。由於現代生活節奏加快,各種壓力增大,牛皮癬患者的數量逐年增多,同時過多的藥物治療干預對治療抵抗的頑固性牛皮癬患者也隨之增多,使得當前牛皮癬的治療複雜化。如曾經接受過乙雙嗎啉、甲氨蝶呤等免疫抑製劑及潑尼鬆等糖皮質激素的不規則治療,雖然開始治療時反應尚好,停藥後很容易形成「復發-加重-頑固」的惡性循環狀態。

社會心理應激也是導致頑固性牛皮癬患者療效不佳的重要原因。美國史丹福大學的E.M.Farber教授於1968年、1974年分別報導了對2144例和5600例牛皮癬患者的研究結果,分別觀察到有40%患者在焦慮時發生了牛皮癬,有1/3患牛皮癬患者新皮損的出現與焦慮有關。患者患病之後,由於疾病反覆發作,遷延不愈等因素,又帶來了心理緊張、焦慮、恐懼、煩惱等負面情緒,造成惡性循環。這些負面情緒又作為一種繼發性致病因素,進一步加重神經內分泌免疫功能紊亂,加重牛皮癬的病情,產生治療抵抗,導致病情遷延不愈。

(2)依賴藥物治療難以痊癒:牛皮癬的藥物治療分系統和局部兩大類,治療藥物的種類很多,但療效有限,均不能解決復發問題。任何藥物的藥理作用都只能針對牛皮癬複雜發病機製環節中的某一部分。有經驗的皮膚科醫生在治療牛皮癬的過程中都有這樣的體會:越是四處尋藥、八方求醫的患者,病情反而越重;越是經濟優越,使用昂貴藥物治療的患者,身體狀態反而越差;越是使用強效高效的糖皮質激素,免疫抑製治療的患者,牛皮癬的復發和反跳頻繁和激烈。

1999年,調查了青島市136例尋常型牛皮癬患者的治療情況,患者中曾接受治療方法最多10餘種,各種治療所需費用相差懸殊,有的方法一個療程費用高達萬元以上,近期療效較好,停藥後很快復發。調查的136名患者中54.4%曾去非主流醫院及個體診所就診。136例中僅有38例(27.94%)減輕,45例(33.09%)與3年前相比病情無明顯變化,1/3以上患者(53例38.97%)病情反而加重,還有38例患者治療過程中出現不良反應,93例(68.38%)患者停藥後短期內復發,病情加重,給患者造成了額外的經濟負擔,更加大了心理壓力。此調查報告還敘述了經過3年治療病情加重和無改善者占72.06%,短時間內復發率達68.38%,說明藥物的遠期治療作用是有限的。

3.預防牛皮癬復發靠自己

(1)人體具有強大的自調節和自修復能力:人得了病一定要靠吃藥才能痊癒嗎?不是。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有許多疾病根本無需吃藥,就能自動痊癒。其實人類在漫長的進化過程中,形成了很強的自我調節能力。可以對很多疾病進行自我調節。而在醫學科學技術發達的今天,人們往往過分的依賴醫療技術,而忽略了我們自身的調節能力。

人體是一個高度複雜的自組織系統,人體內存在自我調節的內穩機製,當人體出現異常時,它可以調動自身的調節機製進行自我修復。比如:勞累後著涼感冒,即使不吃任何藥物,注意休息、多飲水,大多數人一個星期左右即恢復,一些自我調節能力強的人2~3天即痊癒。另一方面,人體生理上的反應往往是自我調節的一種暗示和提示,人應當順應這種暗示,例如人在過度疲勞或生病前期都會感到睏倦思睡,這就是自我調節的一種暗示和提示,這時如能及時休息,保證充足睡眠就能讓體內自然調節,使失衡的狀態恢復正常。

皮膚是人體最大的器官,它也具有強大的自調節和自修復能力。比如地球上氣候光照條件不同,熱帶地區人群為有效阻止紫外線輻射,皮膚中黑色素細胞增多,阻止紫外線輻射。寒帶地區紫外線輻射較少,皮膚色澤較白,這說明人體對紫外線就有自然調整能力。人們不小心蹭破了皮膚、出了一點血,一會兒出血自然止住,幾天後傷口結痂,一周後痂脫,皮膚開始恢復正常,一個月後皮膚一點痕跡都沒有了。這這也說明人體有強大的自我修復能力。

我們在長期臨床工作中經常聽到病史較長的牛皮癬患者訴說:在剛得牛皮癬時僅僅用一點外用藥後就好了。而且有幾年或十幾年未復發,然而近幾年到處求醫治療,服用很多藥物。結果適得其反,越治越重。而有一段時間,乾脆不治療不管它了,反而不知不覺牛皮癬皮損消退了,這提示我們,牛皮癬患者本身具有自修復和自愈能力。

ADVERTISEMENT

(2)人體自我調節機製的生理基礎:據德國健康期刊《生機》報導,研究人員發現,人體自身有能力治癒60%~70%的疾病。當人生病時,身體可以從自身的「藥田」中找到相應的「藥物」來對症治療。這種治療過程實際不是藥物,而是由神經調節、內源性激素、免疫細胞和抗體等因素綜合發揮作用的結果。這就提示了人體自我調節機製具有生理基礎,即神經調節與體液調節機製。神經機製是由神經系統通過神經衝動的傳遞來實現,如人體內血壓調節系統就包括這類調節方式。

例如,中樞神經系統中的心血管中樞為控製中心,受控對象是心肌和血管平滑肌,輸出變量是動脈血壓,反饋裝置是大動脈中的壓力感受器。當體內血壓由於某種刺激而升高時,壓力感受器把這一信息反饋到心血管中樞,使心臟與中樞活動加強,心交感中樞活動減弱,總的效應是使血壓降低。反之當體內血壓過分降低時,又通過反饋聯繫減低血壓調節中樞降低血壓的影響,血壓又回升,從而使血壓在正常情況下總是穩定在一定水平上。

人體自動控製調節的另一種形式為體液控製調節,這種調節是有體液中一些特異性化學物質來實現的,它又常常與神經因素一起,構成神經體液控製調節系統。如控製腎上腺皮質激素分泌的調節系統,當血中腎上腺皮質激素下降時,下丘腦釋放促腎上腺皮質激素釋放素,通過門靜脈作用與腺垂體,產生促腎上腺皮質激素,後者作用於腎上腺皮質釋放腎上腺皮質激素,故將這一系統稱為下丘腦-腺垂體-腎上腺皮質系統。

人體的各種器官系統,包括皮膚,都存在著各種調節和自動控製的生理過程。我們可以把人體看成是一種具有特殊能力的機器,與其他機器的不同就在於人體還有適應外界環境和自我繁殖的能力;也可以把人體比作一個自動化工廠,它的各項功能都遵循著力學定律,它的各種結構協調地進行工作,它們能對一定的信號和刺激作出定量的反應,而且能像自動控製一樣,藉助於專門的反饋聯繫組成自我控製的方式進行自我調節。例如我們的體溫、血壓、血糖濃度等都是機體內複雜的自動控製系統調節的結果。總之,人體生理功能是由各種組織器官構成的一種奇特的整體,各種生理功能既十分複雜又有條不紊,這都有賴於體內各種調節功能系統的作用,遵循著其固有的自動控製規律和原則。

(3)努力爭取達到長期痊癒:牛皮癬雖無根治療法,但可通過適當治療、合理護理、鍛鍊調節及改善環境影響等,可以長期緩解。範平2010年對127例長期緩解的尋常性牛皮癬患者進行了分析,此報告中全部病例的緩解期最短5年,最長36年,平均緩解期達10.8年,緩解11年以上者有40例。這40例病例中多數性格溫和,生活環境和諧,生活節奏輕鬆,精神上多無壓力感,能夠堅持運動,飲食規律,葷素合理,不飲或少飲酒,不抽或少抽菸,健康狀況好,不伴或少伴系統性疾病,治療方法較溫和,能堅持自我護理和調理。值得注意的是全部病例均未口服或注射過糖皮質激素。

醫生校對尋常型牛皮癬臨床治癒、皮損消退後3年以上未復發的76例進行隨訪和分析。經治療緩解且3年無皮損者20例,4年無皮損者20例,5年17例,6年9例,7年5例,8年1例,9年無皮損者4例,平均緩解期4.7年。76例之所以獲得長期緩解,均為合理用藥,並堅持放鬆訓練合適當運動達到微微出汗。

隨著人們越來越認識到尋常型牛皮癬是典型的心身性皮膚病,由此而對牛皮癬誘發和加重與心理壓力、精神緊張等因素分析和解決也越來越重視。生物反饋放鬆訓練不僅能調整患者的不良心理,改善自主神經調節功能,提高機體免疫功能等。如若堅持放鬆訓練可以脫離藥物,避免毒副作用免疫除醫源性傷害。醫生應注重引導患者調整心態,消除不利於疾病康復的不良心理;牛皮癬患者應積極挖掘自修復力,使機體恢復穩態,達到使牛皮癬長期臨床痊癒,以提高生活質量為最終目的。

如果大家對牛皮癬還有什麼疑問的話,可以在下方留言區進行留言,我會認真回復每一位朋友的!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