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斌傑闡述食品安全的執法檢查實現五效果

ADVERTISEMENT

 

  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新聞中心於3月10日9時在梅地亞中心多功能廳舉行記者會,邀請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主任委員柳斌傑、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王勝明、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尹中卿、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袁駟、全國人大常委會預算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劉修文、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秘書局巡視員傅文傑就“人大監督工作”的相關問題回答中外記者的提問。

  記者:食品安全問題事關國計民生,黨中央對此高度重視,2015年10月1日被稱為“史上最嚴”的食品安全法開始實施,我們了解到,在去年全國人大對這部法律的實施情況進行了執法檢查,請問柳斌傑主任委員,檢查的效果如何?

  柳斌傑:食品安全問題在中國是一件大事,不僅是人民關切,而且關係到每一個家庭的幸福和民族的健康問題,所以黨和國家對這個問題非常重視。

  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堅持最嚴的標準、最嚴格的監管、最嚴厲的處罰、最嚴肅的問責”這樣一個精神來管這件大事,所以全國人大常委會根據人民群眾的反映、社會上所出現的食品安全的突發事件和中央的要求,及時修改了這部法律,體現了“四嚴”的要求。

 

  在修法不到一年的時間就組織了執法檢查,為什麼要進行這次執法檢查?就是要認真貫徹“四嚴”的精神,管好食品問題。

  剛才記者問到這次執法檢查的效果,我認為這次檢查是人大執法檢查以來規格最高、規模最大、創新最多的一次執法檢查。張德江委員長親自帶領檢查組深入到農田、餐桌、學生食堂、質量檢驗機構、食品加工廠整個全鏈條進行檢查,是一次全覆蓋的檢查。

  效果有幾個方面:一是大力宣傳普及了這部法律。因為法律要實行,要變成國家的意誌、得到人民的尊重,首先要讓大家知道。所以為什麼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就進行檢查,就是要進一步推動這部法律深入貫徹,這個效果是非常明顯的。

  大家可以看到,通過這次檢查,所有的食品企業、食源單位、供應鏈條、加工廠都把法律挺在了前面,這是首先一點。

ADVERTISEMENT

  二是推動了食品安全製度的進一步完善,依據法律留了很多接口,小食品、小作坊、小攤點、公共食堂這樣一些具體的食品供應單位都依據這部法律完善了規章製度。據我們了解,地方和有關部門出台了一百多個配套的法律製度,使我們的管理嚴格起來。

  三是解決了一些突出的問題,比如大家關注的中國食品的標準問題、中國食品供應鏈條的冷鏈問題,中國食品檢驗監督過程中沒有製度化或者說有不到位的時候,這些問題通過這次檢查,協調各方面得到了解決,突出的問題得到了解決。

  四是強化了管理。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執法檢查感到現在基層,特別是縣一級,三局、四局合並,表面上執法人員多了,實際上食品檢驗人員少了,人大常委會及時提出基層一定要保證食品藥品執法人員足夠的數量,確定了標準,通過國家編製部門和地方加強了對食品監管的力量,這樣就解決了基層監管環節上的問題。

 

  五是推動了社會共治格局的形成。食品涉及所有人、所有家庭、所有行業,涉及國家20多個部門,法律規定要建立一個社會共治的體系,現在共治的體系已經形成,由國務院食品安全辦公室協調幾十個部門參加,使食品監督從食源生產、農業部門、水產部門、林業部門到加工運輸過程,到最後的食品供應,包括互聯網上食品快餐的配送,以及小攤點、小餐桌、小飯館這些一些監管形成了共治的局面,每一個環節都納入了監管的範圍內,保障全國人民吃得健康、吃得安全、吃得放心,這個目標基本上達到了。

  當然,當前還有一些問題,食品標準的修訂、出口食品和國內食品兩個標準這個問題沒有完全解決,還有檢疫檢驗機構社會綜合利用的問題正在整合,比如衛生部門有、食品管理部門有、各個大學有、教育部門有,怎麼把這些實驗室檢驗的力量集中起來,進一步科學地管好食品,現在還有一些工作正在做,我們還在繼續監督落實執法檢查的整改,把這件人民群眾關心的事情辦好。

   李一花了4年時間,從“道士”成為“中國道教協會副會長”。“手掌煎魚”“水下閉氣”“鋼針穿臂”“生吞燈泡”,李一的故事里充滿了“神跡”。但他以及他的鼓吹者都刻意回避著李一道長最大的神跡:4年的道士修成中國道教界的最高領袖。

  這其實便是李一“成仙”的秘密所在:李一“成仙”的過程,是一個破綻百出、屢次違規操作的過程。但從沒有人去過問過。方方面面一路圍觀這樣一個神仙修成、卻保持沉默。這才是發生在我們這個時代最值得玩味的“神跡”。

  我從重慶市經偵部門了解到的情況是,紹龍觀原本就是李一為了賴賬、轉移資產所耍的花槍。當年李一賴賬不還,卻把錢轉移到縉雲山修建了道觀。因為現行的法律規定,宗教活動場所不能查封拍賣。李一捏準了這一點。

  從1998年到2006年,8年間,一個沒有任何宗教身份的人,在縉雲山建了一個道觀,廣收門徒,卻沒有宗教主管部門去過問過。這是多麼神奇的事情啊。

ADVERTISEMENT

  依據《道教教職人員認定辦法》,教職人員應該是向“所在地道教協會提出”認定許可。即,李一應該是向重慶市道教協會提出申請。但他卻到千里之外的江西龍虎山完成了皈依,又由上海城隍廟的陳蓮笙完授他一度牒(通俗講即道士從業資格證)。然後,再風塵仆仆回到重慶當紹龍觀的主持。這麼神奇的事情,也沒人問過。

  從氣功大師到雜技團負責人,再到企業家,再到今天的國學大師、養生專家、道教領袖。李一的每一次轉身都恰到好處。想一想和李一同一時代的大忽悠們,多已紛紛落馬,為何李一能在險惡的江湖中,以精妙的身段存活至今?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權利對騙術的迎合:不是因為騙子的狡猾,而是因為我們的監管太滯後。

  一則是主管部門的瀆職,一則是名人、媒體的糊塗。李一不是李小龍,他的這份江山,不是靠他的單槍匹馬打下來的。我們能看到一系列的身份運作,媒體,名人,肉麻到幾乎讓人眩暈的吹捧,多少人參與了道長的形象工程啊。

  李一肯定是不干淨的,但千里迢迢上山去找李一的信徒,卻大多懷著干淨的念想

 

  日前,黃山市食藥監局發布2017年黃山市食品生產經營監管工作計劃,對2017年食品生產、流通、餐飲服務三個環節的食品安全監管工作同部署、共落實,推進監管工作規範化、信息化、網格化、痕跡化建設,嚴防、嚴管、嚴控食品安全風險,保障廣大人民群眾“舌尖上的安全”。

  一是全面覆蓋,強化日常監督檢查

  各區縣監管部門按照風險分級評定的等級和檢查頻次對轄區內的所有食品生產經營者實施全覆蓋的日常監督檢查。

  二是創新形式,大力推進飛行檢查

ADVERTISEMENT

  對監督抽檢和監測發現問題、被投訴舉報的有較大風險隱患以及風險等級評定為高風險的食品生產經營單位,市局按照“風險分級監管+雙隨機”模式開展飛行檢查,提升監管工作效能。

  食品生產環節按照不低於全市獲證企業總數10%的比率進行檢查;流通環節對全市食用農產品批發市場進行一次全覆蓋檢查;餐飲服務環節在重大節假日、中高考以及春秋季學校開學等關鍵節點加強飛行檢查。

 

  三是突出問題導向,開展重點食品專項整治

  開展白酒、水產製品、飲料、食用植物油、乳製品、食品添加劑、糕點,肉類、果蔬、畜禽水產品,鹵菜、火鍋和麻辣燙等專項整治行動。加大對違法違規行為的懲處力度,整治按計劃精確到“月”,形成監管威懾常態。

  四是聚焦重點區域,防控食品安全系統風險

  組織開展旅遊景區、校園及周邊、農村食品、養老機構、高速公路服務區等重點區域食品安全專項整治工作,嚴防區域性食品安全事故發生。

  五是盯牢重點時段,開展監督抽檢和風險監測

  針對元旦、春節、端午、中秋、國慶等節令期間,春夏之交、中高考、春秋季開學期間等重點時段組織開展食品安全專項檢查和監督抽檢。

  開展白酒、植物油塑化劑和綠豆糕綠豆成份等風險專項監測,做到風險隱患早發現、早控製、早消除。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