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集團的新問題:如何打造一個好護工?

ADVERTISEMENT

  3月1日,一則視頻在網上突然熱傳,內容據稱是北京航天總醫院一名護工毆打被照護的病人(後醫院方面辟謠稱打人者實為該患者的女兒);2月份,江蘇無錫一醫院則發生了一起患者打死護工的事件。新華社此前報道,按國際慣例每3位老人需要1名護理人員算,我國對養老護理人員的需求缺口大約在1000萬人。一方面需求迫切,一方面拳頭橫飛,伴隨著護工群體的似乎總是這樣矛盾和吊詭的新聞。

  其實關注護工問題的不僅僅是患者和媒體,兩年前開始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的醫生集團,也開始集中關注起這一問題。

護工問題痛點多

  近日,冬雷腦科醫生集團創始人宋冬雷近日也在朋友圈表態,“隨著對患者服務的深入,專科護士和專業護工的重要性與日俱增,而國內這一領域嚴重落後,明顯影響到醫生的醫療服務質量和效率的提高。醫生集團有必要對這一市場需求給予高度關注,並有所行動。”

  醫生集團對護工行業的關注並不是沒來由的。經過兩年多的發展,不少醫生集團已經不滿足於在其他醫療機構的多點執業,開始嚐試自建線下的醫療機構,醫生成了“老板”,這勢必會讓他們更加關注診後、術後的護理工作是否保證醫療效果。

  1998年中國著名心髒外科專家萬峰就與人合夥組建了“萬兆開心公司”,這是中國醫療行業內出現的第一個“醫生集團”。這一醫生集團中就專門配有重症監護與護理10人。

  大部分的醫生集團目前依然采用與第三方醫院合作的方式進行執業落地。他們完成診療或者手術後,患者的術後康複等都一般都交由合作醫院全權管理。但是不少醫生對合作醫院的醫護管理並不完全認同。萬峰就曾在采訪中表示,目睹過有的手術做得很好的病人,可能因為術後的護理和管理工作沒做到位,最後沒能活下來。萬峰說,在公立醫院,嚴格規定醫療護理要遵循的流程,需要增加醫生護士的工作量,難以執行。比如術後的精心護理和管理流程優化,就面臨執行困難的問題。

  

  冬雷腦科醫生集團常務副總董法廷對健康點記者分析說,現在我國的護工行業從業人員雖然具備基本護理知識和技能,但是專業度不夠,無法與護士形成有效的配合。護工工作強度大、社會需求大,但是行業管理不規範,從業人員素質不一。

  董法廷解釋,國內護工的基本護理知識大部分是前期通過短暫的崗前培訓,對護士工作中操作的學習並結合自身的經曆總結而成。這使得護理知識缺乏系統化和規範化,大部分護工把護理當成普通家政服務去做,只是將保姆的工作地點移動到了醫院而已,工作範圍隻停留在患者的日常生活護理等非技術性護理工作,如更換床單、記錄飲食、擦身等。只有少部分熟練的護工能夠借助儀器為患者進行簡單的監測並向護士進行彙報,如測體溫、記錄血糖等。

醫生集團躍躍欲試

  隨著越來越多的醫生集團試圖自建線下醫療機構,好的診後護理工作就愈發重要。據董法廷透露,冬雷腦科正在籌建自己的實體醫院和臨床基地,除了必備的好醫生之外,還需要有好的護理團隊,醫療質量才能夠有保障,運作上也不受製於人。

  董法廷表示,冬雷腦科醫生集團打算在醫生集團中進行試點,培養“專業護工+專科護士”的團隊。隨著市場對護理水平的要求逐步提高,專業護理已不局限於以往的基本工作。

  護工與護士的工作是相輔相成的,專業的護工才能夠促生專科化護士,董法廷說,冬雷腦科醫生集團將進行專業護工的培訓試點,希望通過醫生集團的自身嚐試能夠將護工和護士的工作範圍向前延伸,使得人才匹配更加合理。醫療中更細的分工可以提供更高的效率,從而降低用工成本。

  目前市場供應欠缺是主要問題,董法廷認為,護工沒有像月嫂一樣形成完整產業鏈,在中國的護工無論薪酬還是社會地位,都不足以體現出這個行業的重要性,而暫時沒形成良好發展的產業也在於高質量的護工嚴重缺乏。醫生集團願意進行專業護工培養的嚐試,不排除將來會通過專業化人才培養而進一步進行人才輸出。

  另一家醫生集團博德嘉聯醫生集團CEO謝汝石也對健康點記者透露,目前正在建立屬於自己的高質量護理團隊,“博德嘉聯有自己的日間手術系統,自己的診所,肯定要有護理團隊”。據了解,目前主要集中在專業護士的團隊建設,成員都是具有專業證書的從業者。

護工轉型護士助理

  冬雷腦科想要培訓的“專業護工”定位類似於“護士助理”的職位,與國外的護工形式類似,美國的護工更多被稱為“護士助手”,需要完成50小時的理論課和100小時的臨床實踐課程,並需要取得證書才可上崗。很多國家的護工屬於醫院員工,由醫院進行統一管理,同時行業也有較嚴格的準入標準。在德國,護工需要經過約一、兩個月時間,培訓護理的基本技能和素養。日本的培訓則更加嚴格,日本的介護需要通過倫理學、心理學、急救等十多門課程的學習,並通過考試,需要兩、三年時間才能取得證書上崗。

  

  這種“護士助理”類似於“醫師助理”。此前,張強醫生集團已經率先進行了醫師助理的嚐試。醫師助理在醫師的監督之下承擔部分治療工作,可獨立完成一些簡單的臨床工作,如:門診的靜脈穿刺、拆線、換藥、或者一些簡單的手術縫合,也可以做一些檢查報告的初步分析,工作內容相對基礎,對於醫生的工作起到輔助的作用。醫生集團將護工打造成更加專業的“護士助理”同樣將承擔更多護士的基礎工作。

  國外護工的工作已延伸到了醫院護士無法延伸到的領域,而且對護工的工作內容和崗位職責劃分更加明確。美國護工的工作除了日常護理還包括為患者進行基本醫療護理,如進行病情監測並向護士彙報等。日本則分為患者情況較差的全日介護,服務時間為幾周的短期居住介護,為有自理能力的老人提供的日間服務和為老年癡呆症老年人提供的共同生活介護。

  互聯網醫護平台千家萬護CEO吳峻對健康點記者說,傳統陪護院內的陪護市場不變的情況下,護理服務的長尾效應使得延伸至院外的家庭陪護需求增加了。

  吳峻分析,隨著我國老齡化進程的加速和“獨子養老”時代的來臨,一對一陪護的需求將大大增加,傳統醫院的陪護形式將無法滿足需求,護工人數的持續增加已是大勢所趨。護工行業需要的不僅是規範的培訓、持證上崗,還有完善的管理製度、合理的價格指導、相關的法規法則明確職責要求,使護工與各護理部門之間和諧穩定的合作,為護工行業的順利發展提供可靠保障。

  陪護市場將逐漸打開,吳峻也認為陪護平台的服務會逐漸向院外發展,“院內是紅海,而院外是藍海”。從服務角度分析,雖然目前的陪護是簡單的護理,但是院外的護理向護工加護士的模式轉變,服務形態和質量都將進行升級。更多行業參與者的加入,有助於行業規範的製定。

作者 | 孔靜

微信號 |kk877272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