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一步揭開唇齶裂遺傳密碼:新發現14個唇齶裂易感基因

ADVERTISEMENT

  近日,武大口腔醫學院邊專教授團隊和安徽醫科大學孫良丹教授團隊合作完成的唇齶裂易感基因研究取得新進展,發現了14個新的非綜合征型唇齶裂相關易感基因,使唇齶裂遺傳機製的研究更進一步。相關成果於2月24日在自然子刊 Nature Communications(《自然通訊》)在線發表。

ADVERTISEMENT

  

  論文題為Genome-wideanalyses of non-syndromic cleft lip with palate identify fourteen novel lociand genetic heterogeneity(《非綜合征型唇齶裂全基因組關聯分析發現了14個新的易感位點和遺傳異質性》),受到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國家重點研發計劃、973前期項目等多項基金資助。

  唇齶裂是人類最常見的顱頜面出生缺陷,其引起的軟組織畸形和不同程度的骨組織缺損,會對患兒的進食、面部美觀、語音發展、心理和社會交往等方面造成嚴重影響,給患兒家庭和社會帶來了巨大的醫療負擔。唇齶裂的發生與不同人種、環境、社會經濟條件等多種影響因素相關,中國新生兒唇齶裂發生率約為1.42/1000,為發病率最高的地區之一,非綜合征型唇齶裂(Non-Syndromic Cleft Lip with Palate,NSCLP)是最常見且最嚴重的亞型,因此,對其發病機製的研究,對於提高我國出生人口質量有著重要的意義。

  

中國漢族人群非綜合征型唇齶裂26個易感位點關聯證據的曼哈頓圖

ADVERTISEMENT

  非綜合征型唇齶裂是在遺傳因素與環境因素相互作用下發生的,其中,遺傳因素發揮了重要作用。邊專教授課題組利用目前已知最大的唇齶裂研究隊列,采用全基因組關聯分析(Genome-Wide Association Study,GWAS),發現了14個新的非綜合征型唇齶裂相關易感基因,並驗證了以往全基因組關聯分析報道的12個易感位點,在此基礎之上,開展了跨表型、跨人種驗證分析,為說明唇齶裂的發生在不同的臨床表型和不同的人種之間具有較強的遺傳異質性提供了有力證據。

  該研究結果不僅加深了對非綜合征型唇齶裂遺傳機製的認識,也為建立適合中國人群的唇齶裂孕前-圍受孕期風險評價指標、預警模型和早期干預防控策略的製定提供了依據。

  【點評】探索唇齶裂發生的奧秘

  

  唇齶裂是一種先天發育性畸形,其發生率在先天缺陷畸形中居前三位,因此被全球廣泛關注和重視。2013年我國將唇齶裂疾病納入20個重大救助疾病之一。

ADVERTISEMENT

  盡管當今唇齶裂的臨床治療技術基本成熟,但發生率如此之高的先天缺陷畸形始終是患者的不幸和父母們難以面對的事實。並且,由於目前技術水平的局限性,還難以使治療結果達到完全正常。因此,研究唇齶裂發生的機製,降低其發生率和最大限度地規避唇齶裂發生風險一直是科學家們不懈努力的目標和臨床醫生所希望的結果。

  這個科研項目是在實驗室龐大的唇齶裂基因樣本庫的支撐下,通過對7404例非綜合征型唇齶裂患者以及16059例不同種族的正常對照組個體的研究,證實了26個遺傳區域中41個SNP位點與唇齶裂顯著相關,其中14個是首次發現的新位點。這26個遺傳區域在中國人群非綜合征型唇齶裂患者中有10.94%的遺傳率。該研究顯著增加了唇齶裂潛在易感基因的數量,對唇齶裂的分子遺傳學致病機製有了全新的認識。利用這一研究成果,科研人員將開展進一步的唇齶裂易感基因分子生物學功能研究,也許在不久的將來,不僅可以通過易感基因的檢測規避唇齶裂的再發風險,還可以讓我們對易感基因逐步的深入認識和新的發現,突破唇齶裂發生和預防的瓶頸。

  作為一名唇齶裂治療的臨床醫生,我深刻感受到科學研究服務臨床、造福廣大患者的無窮力量,探索唇齶裂發生的基因奧秘,可以從源頭對唇齶裂進行干預,研究必將對唇齶裂防治帶來革新,為唇齶裂治療打開了另一扇窗戶。

  (轉自:武漢大學口腔醫院微信公眾號,點擊“閱讀原文”可查看論文原文)

  “發現口腔人的精彩,滿足口腔人的需要!”

——《中國醫學論壇報·今日口腔》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