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要“隻優秀不女人”——三八節我想說的話

ADVERTISEMENT

  我們——這些美麗的女人——從小努力學習,成績名列前茅;長大後工作體面,受人尊敬;可是在面對兩性問題的時候,常常顯現出一種很弱很弱的狀態,不是一種柔的狀態,是弱——就像一隻小綿羊站不起來的樣子。

  比如:想到自己沒有女人魅力,不被人愛的時候;感覺到喜歡一個人,不敢去追求的時候;上床後慘遭分手的時候;婚姻中被愛人擱置一邊,比不上A片女主角的時候;不能順利找到一個相愛的好男人,相依相伴的時候......

ADVERTISEMENT

  我個人認為這個問題的形成,需要同女性的社會性別角色這個概念放在一起討論。

  社會性別是一個特別有時代文化特點的東西:

  現代中國依然是個男權社會,只是女人的社會性別角色內容發生著很多變化而已。而這些變化是我們在成長過程中,根據家庭、學校對我們的要求和期待發展形成的。

  比如,以前一個家里要是不生個男孩,那這個家庭就沒法光宗耀祖了,現在很多大城市的家庭覺得,生了女孩照樣可以把她培養成有能力獨當一面的人!不少家長會關注女兒在成長過程里面的勇敢、堅定、成熟、誠實、有責任心、學習好、聰明、工作能力強等特點,因為這些特點被認為是男性特質(因為在男孩身上多見),只有這些特點被發揚光大,家長才能實現其生男生女都可以光宗耀祖的夢想。所以,生男生女都一樣的實質意思,往往變形為生男生女都能按男孩培養。

  但是,家長同樣認為,女兒嫁個好男人也殊途同歸,當她到了談婚論嫁的歲數,家長對她的女性特征突然要求起來:漂亮、溫柔、賢淑、文靜、優雅、善解人意,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等。家長認為,這些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是與生俱來就有的。殊不知,這個女孩子習慣了的社會性別角色里,這些特質被催眠了、被壓抑了、被否定了。她沒有體會過,因為具備這些女性特質而被尊重、被認可、被表揚。在家長面前她們還想繼續當好孩子,在社會新概念“剩女”面前她們避猶不及,想繼續做優秀人才。可是婚姻和戀愛中首先要做的是女人,不是CEO、律師、經理、領導,她可能真的不會做簡單的女人。她一下子退化到弱小無助的狀態,找不到在女人角色里的自尊,她一貫的價值和自信受到嚴重打擊。

  這樣的教育帶給女性的是,在社會中擁有了比較平等的社會地位。獨立自主,財務自由、有社會地位,不會被男人看不起。但是我們女性在成長的過程中,被壓抑了那些固有的女性氣質。

  當一個女性忽略了自己是一個女人的時候,她就覺得自己跟男人是平等的甚至是一樣的,可當她一旦認識到自己是一個女性的時候,就立刻弱了下來。

  我們試想一下,什麼時候一個女人無法忽視自己是個女性?——就是在她戀愛的時候、做婦科檢查的時候、做母親的時候、體會男人對自己的性邀約的時候……。我們仔細一想,這些東西其實充斥了我們整個生活,除了工作和學習以外。也就是說,我們從學校畢業之後,一旦戀愛結婚生子,這些東西就全暴露了,我們心安理得的部分就隻在上學和工作的時候。

  這就是“女人的外表,男人的做派,軟弱的內心”的形成過程。

ADVERTISEMENT

  為什麼說是軟弱的內心呢?

  我們在工作學習的時候挺牛的。可在戀愛婚姻面前,一下子,我們就被打倒了,靠我們慣用的邏輯推理和分析是沒有用的,進入了一個軟弱無力的狀態,好像前半輩子活的哪兒不對勁兒了,好像耽誤了些什麼,錯過了些什麼,遺漏了些什麼,好像現在想補救是一個非常困難的事情。而且,家長和社會也不給我們時間和機會補了,因為再過兩年就會被人諷刺為剩女。

  但是我們在成長過程中的那些驕傲,那種“我需要跟人平等”的觀念和需求已經被培養起來了,我們無法接受我們的父母這一輩人那種忍辱負重的活法;但是反過來,自己在兩性交往的的時候,又覺得身為女人的我真的無法獲得自尊。

  在我們成長過程中,這種根深蒂固男尊女卑的思想不是感覺不到,因為從青春期性心理發展之後,我們是能意識到自己的性觀念的建立的,在發展的過程中,這種需求是被社會所否定的,性衝動背景下的兩性吸引一直被家庭、學校、社會視為洪水猛獸,防早戀是男生女生都防,但性道德上是雙重標準。事發東窗後,男生可以繼續正常生活,女生卻聲名狼藉。女生不僅不能因為身為女性而有平等的自尊基礎,而且還因為身為女性要接受自己的性權利是不應該平等的現實。隻給女孩子剩下精神戀愛的世界,所以女性只有把純美的愛情和性需求分開,才是安全的,被社會尊重的。我們會發現女生如果交往過男朋友的話會被問來問去,因為似乎處女是可以被鑒定的(嚴重誤區);剩男被重視,剩女被鄙視;沒人要求男人特別有魅力,一定要求女人特別漂亮,但是我們又沒有學會怎麼樣讓自己特別漂亮。其實這種擰巴我們是能夠意識到的,但是並不知道該如何解決,所以才出現了這樣的一種僵局。

  甚至有一部分女人會刻意的回避女性魅力的問題,如果女人打扮的很漂亮,穿上得體的衣服,展現出來她獨有的女性的魅力的前提下相親成功了,隻會說明那個男人很膚淺、好色。這一類姑娘,她們鄙視女性因為外在美吸引男性——這是在教育中形成的,覺得只要是身上表達出了明顯的女性的氣質就會是不被尊重的,等於是在時時刻刻否定自己的存在和自己的性別。

  進入適婚談戀愛的年齡之後,社會告訴女人:高學曆、高收入——那些曾經引以為豪的能從社會獲得平等尊重的東西,都抵不過年輕漂亮,盡快體面的嫁出去,好像只有“嫁得好”的女人才能獲得社會認可。女性在結婚戀愛中的收獲是體面的有人娶,而不是獨立自主的,平等的按照自己的品味尋找自己的愛人,實踐自己的愛情觀。

  說到底,我們曾經的“優秀”中,是忽略了,甚至是壓製了女性的性別角色的,這讓我們成為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這樣的優秀會讓我們成功的獲得社會經濟地位,但不是幸福。幸福是源於一個人內心對自己的接納和滿意,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性別角色都不能舒舒服服的做好,何談自尊自信?何談幸福,圓滿?

  女人,我們不因為是女人而驕傲,也不因為是女人而無奈;

  女人,我們要的是平等的做女人,我們要的是真實的做自己!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