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盔甲」的生命衛士

ADVERTISEMENT

他,每次手術都必須頭戴鉛帽、身穿近20斤重的鉛衣,脖子上還套上鉛圈,即使這樣,一台手術下來所「吃」的射線都相當於普通放射科醫生一年的量。患者因此稱他為「穿著『盔甲』的生命衛士」。他,就是成都市青白江區人民醫院介入腫瘤科主任曹磊。

手術中的曹磊醫生。(王波 攝)

他做一台手術 相當於被拍1000次X光片

我國介入學界一位著名教授曾經說了這樣一句話:「介入放射醫生是燃燒自己的生命,點亮病人的生命之燈。」介入醫生做手術需要依靠一台大功率X射線,作為醫生的「放大鏡」,把患者的病變部位彰顯得一清二楚。通過X光的引導將導絲及導管準確到達病患部位,以達到微創治療的目的。

患者檢查身體時,會儘量避免拍胸片,擔心有X射線輻射。作為介入醫生的曹磊卻常年要在X射線的環境中工作。

由於介入手術需要X光機的全程配合,輻射隨之產生。因此,醫生需要穿著厚重的鉛衣做手術,一站就是幾個小時,這對於醫生的體力也是嚴峻的考驗。

據介紹,介入醫生平均一台手術接受的輻射量相當於拍1000次X光片。雖然穿戴有防輻射設備,但常年累月的輻射,仍有可能損醫生的身體健康。對此,曹磊從不發牢騷,他笑著說:「既然幹了這一行,就做好了準備。患者的生命得到延長、生活質量得到提高,就是對我們介入醫生最大的回報。」

ADVERTISEMENT

圖為曹磊醫生正為病人進行手術治療。(王波 攝)

「目前醫院每天的介入手術量較大,但能做介入手術的醫生卻很少。」今年是曹磊站上介入手術台的第3個年頭,他說,最忙的一次,一天做了6台手術,從早上8點忙到晚上10點,沒有脫過厚重的鉛衣,感覺累得像脫了一層皮一樣。

一個普通的上午,曹磊像往常一樣,手法熟練地做著進入手術室前準備,換鞋、換衣服,再洗手,穿上幾十斤重的鉛衣、鉛圍脖、鉛眼鏡。這次,他要面對的是一位93歲高齡的肝硬化、門靜脈高壓、遲髮型脾破裂患者。由於患者年齡較高,身體虛弱,病情嚴重,其狀況並不允許外科手術治療。經過肝膽外科、介入腫瘤科、ICU、輸血科集體會診,最終決定為患者實施介入治療。

「患者還伴有動脈硬化、血管扭曲,介入治療時不易到達靶點,術中容易造成動脈粥樣硬化斑塊脫落,極易引起其他部位血管梗塞等嚴重併發症。」但是,為了病人的需要,曹磊在製定了縝密細緻的治療方案後,站上了手術台。

歷時兩個多小時,他成功為患者實施了經股動脈穿刺、脾動脈造影和對出血動脈進行了栓塞。

脫掉鉛衣的曹磊,手術服已被汗水完全浸透。該患者術後轉入了ICU治療,一周後治癒出院。

ADVERTISEMENT

查房中的曹磊醫生。(王波 攝)

盡力提升腫瘤治療水平 扭轉患者的觀點

在人們的印象中,一旦被確診為癌症中晚期,就等於患上了不治之症,死亡率極高,大多病患和家屬因此都會選擇放棄治療。但是,隨著科學技術的不斷提高,介入治療已被廣泛應用於中晚期腫瘤的治療中。介入治療不僅能延長患者生存時間,並且可逆轉部分患者癌症分期,使不能切除的病例轉化為可切除的病例。

「對於輻射,我可以承受。但有部分患者由於對疾病的錯誤認識而選擇放棄治療,我很難受,感覺非常心痛。」在曹磊看來,病患和家屬因為對癌症的錯誤認識放棄應該採取的有效治療方式,無異於選擇等死。因此,本著對每一位患者負責的態度,他都會非常耐心地講解病情和治療方法,鼓勵患者選擇治療。

圖為曹磊醫生正為病人治療。(王波 攝)

ADVERTISEMENT

曹磊的患者,大多數是中晚期腫瘤病人,在他所經手的700多位患者中,手術成功率100%,90%以上起到了積極的治療效果。許多本來放棄治療的癌症患者,經過曹磊妙手施治,大大延長了存活時間。

中晚期腫瘤病人經過介入治療後,處於帶瘤生存的狀態,所以需要定期檢查。一般情況下,患者1至2個月內就需要檢查一次,這無疑加重了病人的經濟負擔。而且,還有不少患者來自外地,來回奔波十分不便。因此,曹磊都會帶領介入腫瘤團隊對每一位患者進行隨訪,並給予患者詳盡的出院指導。這給他帶來更大的工作量,卻極大地方便了患者。

從2001年參加工作至今,曹磊一直用高標準來嚴格要求自己。2014年,曹磊被醫院派出學習介入腫瘤技術,回到單位後,他全身心投入到介入腫瘤科的籌建及介入治療工作中。如今,在曹磊和其他介入醫生的付出下,青白江區人民醫院的介入醫學發展走在了四川省縣級醫院的前列。2015年,曹磊因為敬業奉獻精神獲得第二屆青白江道德模範榮譽稱號。2016年7月,曹磊被授予「成都市優秀共產黨員」榮譽稱號。

治病救人,是醫生的天職。但是,為了患者的生命得到延長,不考慮自己的身體風險,常年處於X射線的環境中工作,這樣的醫務工作者值得每一個人尊敬和欽佩。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