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上哮喘訓練時什麼樣?女跑者用親身經歷告訴你

ADVERTISEMENT

患上哮喘訓練時什麼樣?

美國女跑者米爾娜-瓦萊里奧是名土生土長的布魯克林人,她是西班牙語老師、越野教練、馬拉鬆跑者、超馬跑者兼博主。她有個12歲的兒子和一個經常去西非旅行的丈夫。她很熱愛生活和運動,從沒想過自己會患有哮喘病——直到她在訓練中發病為止。

前幾個月,阿巴拉契亞南部山脈連續發生火災,導致這一帶地區一下處在灰塵瀰漫的空氣中。一切都變得灰濛濛的——汽車、草地、人們。乾燥濃重的霧吞沒了米爾娜的家,甚至連早晨的太陽顏色都改變了。有些人帶著口罩外出,有些人則用襯衫領子圍住口鼻。

而對米爾娜來說,這段時間她一直穿梭在喬治亞州及以北地方旅行參賽,所以她認為空氣品質問題對她的肺並沒有什麼實際影響。

然而,在紐馬賽後的一天晚上,米爾娜在睡覺時突然感到身體不太對勁,每次呼吸時都會有奇怪的劈啪聲從身體左側傳出來。在寂靜的夜晚,每次呼氣時,那聲音聽起來就像有人在弄皺一款堅硬的保鮮膜。

米爾娜睡不著了。她反覆一遍遍聽著這個怪聲,並嘗試確定它是怎麼回事。哮喘這個詞第一時間映入腦海,不過她沒得過哮喘啊?那又是什麼呢?慢慢地,她注意到呼吸也已成為一件苦差事。她開始經常感到疲勞,有時白天在辦公室、站在地上或穿過走廊就會出現劈里啪啦的響聲。她會強迫自己更劇烈地咳嗽,以試圖趕走胸口集聚的「廢氣」。之後,她的胸口開始疼痛,她開始依靠兒子的急救呼吸器來給肺部增氧並減少噪音。每4-6小時她就得吸一次氧,以便能睡上幾小時。

ADVERTISEMENT

在經歷了幾天痛苦和失眠後,米爾娜決定去看醫生。CT掃描證實她確實得了哮喘。醫生認為這可能是緣於自10月份開始連續不斷的森林火災所導致的空氣品質變差。這種哮喘可能是暫時的,當然,也可能不會痊癒。

米爾娜很震驚。因為從青春期開始,她就一直在參加各種體育活動,從沒發現過哮喘問題。而這一診斷是否會影響她繼續跑步?她能否繼續從事運動並不會產生併發症?最重要的是:她還能再次正常呼吸嗎?這一連串問題湧進了她的頭腦。

從那時起,米爾娜開始服用一種激素——那是一種哮喘/抗過敏藥丸,另外還配備了一個急救呼吸器。吃了藥,她立刻就感覺好多了,又能呼吸了。幾周後,她又能回到為春夏比賽而備戰的日常訓練中去了。

不過,如今米爾娜依舊沒有完全恢復到以前的生活。她依然在吃藥,雖然並不經常;而且醫生也完全同意她儘可能地正常運動。在呼吸特別困難的日子裡,她放慢了自己的腳步。其它時候,她會積累里程並做力量訓練。這是另一個她需要克服的障礙,也許不會是很快,也許永遠都無法克服,但她依然感激自己還能跑步。

米爾娜不知道,如果不跑步,她的肺會對醫療手段作何反應。她會在接下來的幾周或幾個月里繼續觀察。

你有沒有發生和米爾娜相同的狀況呢?一旦出現,請記得及時就醫。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