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高手:這麼棘手的疾病僅僅用了一味藥!

ADVERTISEMENT

古代的中醫大師張景嶽曾經說過一句很牛叉的話,大概意思是這樣的,醫生不在於能夠治好一般的疾病,而在與能夠治好比較棘手的疾病。貌似很普通的一句話,但實際上對醫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然而,在中醫領域裡,有沒有比較棘手的疾病呢?當然是有的,比如“風”、“癆”、“鼓”、“膈”並稱為中醫四大難症。治療起來是頗為棘手的。

那麼,一名真正的中醫,遇到四大難症時,會如何面對呢?正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在大師的眼裡,那都不是事兒。比如我說耳熟能詳的“肺癆”,就連“內慧外秀”的黛玉妹妹也難逃這“肺癆”的折磨,在雪芹筆下描述的卻是十分傳神,“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一雙似泣非泣含露目。 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嬌喘微微。 閒靜時如姣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 心較比幹多一竅,病如西子勝三分”。

作為近代中醫第一人的張錫純,在治療肺癆這個疾病時,卻是用藥極其傳神,尤其是這個一味薯蕷飲更為奇妙,全方就生懷山藥一味,用量為100~200克,水煎作茶或煮粥飲服。可以治療癆瘵發熱,或喘或嗽,或自汗,或心中怔忡,或因小便不利致大便滑瀉,及一切陰分虧損證。適用於肺結核及一切陰虛證之咳嗽氣喘、發熱、多汗、心慌、心神不寧等;又可用於脾虛久瀉不止、腹瀉伴見喘急短氣或小便短少者。

肺癆,又稱“癆瘵”或“癆病”,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朱丹溪曾說“癆瘵主乎陰虛,痰與血病”,又說“其證髒中有蟲。自上至下,相傳骨肉,乃至滅門者有之”,所以又有“傳屍癆”之稱。從癆瘵的症狀來看,相當於西醫學中的肺結核。主要發病原因是從呼吸道感染癆蟲(結核桿菌)所致。主要臨床症狀有咳嗽、咯血、潮熱、盜汗、身體逐漸消瘦等。中醫認為其主要病機是陰虛,因此,張錫純以生山藥養陰固本為治。

再來看看這個山藥,在很久很久以前,山藥名喚薯蕷,具有養脾胃,益心肺,滋腎陰等作用。山藥的具體作用,歷代名醫也各抒己見,比如朱丹溪認為山藥可以“補陽氣”,汪昂認為山藥可以“補陰”,張錫純則認為山藥“液濃益腎,能滋潤血脈,固澀氣化,寧嗽定喘”,尤其指出,生山藥“能滋陰又能利溼,能滑潤又能收澀”,經常用來治療陰虛喘嗽、甚則滑脫的患者,屢有效驗。

我也曾用一味生山藥燉粥,頻頻服用,來治療女性更年期的陰虛自汗、多汗及癌症放化療後的潮熱多汗等症,療效較好。也曾用一味生山藥來治療因工作勞累後而病發氣短、虛喘無痰,即使走平路也需休息片刻再行等症。通過臨床發現,山藥在治喘方面有補腎納氣的作用,尤其適用於腎虛不能納氣之喘促、呼多吸少、張口擡肩、動則尤甚等症。

對於生山藥的用法,其實在清代的《驗方新編》中也有過記載,即用生山藥搗爛後與甘蔗汁各半碗和勻,燉微熱服,能立止咳嗽氣喘;又記載,一味山藥煮熟加糖調服,可以治療小兒脾虛晝夜咳嗽、食少發黃,療效頗佳。

這個方子雖然只有一味藥,但是用量卻較大,能夠起到定喘、止汗的作用。正所謂中醫不傳之祕在於量,雖然生山藥用量為100~200克,但只要切中病機,便可放膽使用,尤其在民間常有把山藥當作菜來食用的,如山藥燉排骨、素炒山藥等,因此即使量大也不會有副作用。一味薯蕷飲這個方子尤其適宜於虛喘,若肺結核而咳喘、多汗者使用本方時,必須結合抗結核的西藥同用,以使控製結核病的效果發揮到最好。

(本文為雲南中醫學院葉冰博士原創作品,已獲作者授權。圖片來源於網路。未經授權,請勿轉載使用。欲瞭解更多中醫健康養生資訊,請關注微訊號jinlanzhongyi)


» 金蘭中醫學社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