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現實中擁有超能力的人,其實是有病

ADVERTISEMENT

當然,所謂的“有病”絕非貶義。對普通人而言他們就是“超能力擁有者”,在現實中更享受著特殊待遇。而這些“超級”人類,大部分其實都因為身患某種特殊疾病,當然,有些病並沒那麼可怕。

在你幻想擁有超能力會是什麼樣時,一個12歲孩子幫你回答了。他名叫Liam Hoekstra,肌肉生長抑製素基因突變,導致肌肉生長不受限制,這個怪病給了他難以置信的力量。Liam擁有比同齡人多40%的肌肉量,身體接近零脂肪,他的新陳代謝也非常快。1歲就能舉起2kg的啞鈴。這是一種遺傳性疾病,他父親也擁有超乎常人的巨力。’這種疾病1990年首次在肌肉僵硬的奶牛身上發現。你大概想知道基因突變的牛長什麼樣

比利時藍牛,身上肌肉生長抑製素失去作用。

2、馬方綜合徵(四肢奇長)

這一疾病會影響結締組織,導致身高變高,四肢較長。患這種病的人2/3死於50歲,而最主要的原因是心血管病變。走到那一步之前,這種疾病對一些特定職業反而有幫助。

比如像音樂家,較長的四肢有助於他們演奏常人無力演奏的樂器。義大利小提琴家帕格尼尼就身患此病,還被嫉妒的人說成把靈魂出賣給魔鬼,才換來的非凡才能。

3、紅細胞生成素過量(不會累)

紅細胞生成素是人體產生的一種激素。除此之外,它還是一種非法的基因興奮劑,不少運動員用它來作弊,比如自行車手阿姆斯特朗,他因服用興奮劑而被終身禁賽。

而有的人天生紅細胞生成素超標,紅細胞又能運輸氧氣到大腦,對機體至關重要。氧氣過量也有損大腦,但比平均量多一點卻是件好事。

這種激素能讓人在比賽中超常發揮,超乎常人。如果你擁有這一與生俱來的能力,你就是當代超級英雄,奧運金牌什麼的根本不在話下。

4、超憶症(過目不忘)

Marilu Henner

演員Marilu Henner就是那種不聽課還能滿分的學霸。她的記憶力超強,能夠記得每件事的每一個細節,現代醫學稱之為“超憶症”。

全球只有25人被確認為超憶症

正常情況下,我們的大腦記不住生活的每個細節。記憶力超群的人卻往往沉溺於生活的海量細節。看似是件好事,其實挺麻煩,你會回憶起過去生活中的每一秒痛苦,極端者甚至會抑鬱甚至自殺。

5、儲存紅細胞於脾臟中(能憋氣)

我們活著正因為血液裡的紅細胞在向大腦供氧。如果能儲存足夠量的紅細胞在脾臟中並利用它們,就能像“海豚人”Stig Severinsen一樣憋氣了。

他能夠屏息22分鐘,這也是世界紀錄。有此超凡能力,正因為他能把紅細胞存在脾臟中,這是絕大多數人做不到的事。

6、超級視力遺傳異常(千裡眼)

誰都想在看球賽時挑個好位置來滿足眼球,可哪能如願以償?而Veronica Seider就完全沒有這個煩惱。據說,她有著能看清一英裡之外事物的超級視力。

她的視力水平是正常人的8倍——那是老鷹的視力水平。科學家認為她遺傳異常,但當前的科學水平無法解釋其原因。

7、Ehlers-Danlos綜合徵(超異常靈活性)

他們又被稱為橡皮人,這類人一般在馬戲團容易得見,他們能夠超常控製自己的身體,任意扭曲肢體。

Daniel Browning Smith

最著名的當屬Daniel Browning Smith,持有多項吉尼斯世界紀錄。他是世界上靈活性最好的人,能把身體旋轉180度,甚至穿過無網的網球拍......

凡事有利有弊,副作用也很可怕。規律性的關節疼痛和意想不到的脫臼,也讓橡皮人不堪其苦。

8、粘性面板(萬磁王)

你是否幻想過像萬磁王一樣隨意控製金屬?現實中真有這樣的人,和萬磁王有幾分相似。你通常會看到他們身上粘有各種金屬物質(但並不像萬磁王那麼牢靠)。

有人覺得這是一種超能力,但研究表明這不過是因為面板有粘性而已。截至目前為止,沒有發現什麼併發症。

9、失眠症(40年不睡)

(這太過神奇,懂行的兄弟幫我們科普一下....)

失眠所困,常人都會遭遇。常見的失眠症患者白天犯困,晚上睡不著。

70多歲的Thái Ngoc失眠群體中的“佼佼者”,因為40年前的一次發燒,他再也沒睡過,連午睡都沒有。正常的身體需要睡眠休息,但Ngoc狠狠推翻了這一定論。

Thái Ngoc

但無眠也有併發症,Ngoc覺得自己就像缺水的植物,他知道自己需要睡眠,可就是睡不著。

10、超強感知力(聽聲辯位)

當一個人失去某種感覺時,他的另一種感知能力也會增強。但如果增強的感知力是回聲定位,那又會如何?

很多動物動物在野外就靠此而活(比如鯨類),但這種本領長在人身上,那就太過聳人聽聞。

確實有這樣的另類,他名叫Ben Underwood。他因身患癌症而失明,但他的回聲定位感知力也異常強大,能夠進行各種體育運動:籃球、自行車、溜冰都不在話下。

11、自閉症(天才)

電影《雨人》的原型就是現實裡的自閉症患者金·皮克,三秒讀兩頁書,還能一字不落記下來;地圖過一眼,就能記住每一個路名、街道名、公路名,以及美國各州——當然他也只是個例。

能做這些事的人都有先天而來的自閉症,比如愛因斯坦,他患有阿斯伯格綜合徵。據說達芬奇也有類似腦部疾病。還有些遭受腦部創傷的人都或有高超的數學能力,或在沒有受過指導的情況下遊刃有餘地演奏樂器。

但他們往往也問題纏身,不是劇烈頭痛就是無法集中精力,甚至有人飽受癲癇之苦。光看“自閉症”這個名稱,你也能知道他們社交能力差。

12、腎上腺切除(無所畏懼)

腎上腺是能讓我們害怕和撒潑的根源。但對Jordy Cernik來說,這就是癡人說夢,他由於疼痛早把自己的腎上腺給切除了。

Jordy Cernik

遇到驚險環境,我們會自然而然地感到害怕,究其本質上是腎上腺在告訴我們:“這件事有危險,不能做。”而對Jordy而言,沒有了腎上腺,恐懼感也隱形了。那些有危險的事,他絲毫不會猶豫,還樂在其中。

沒有了腎上腺,恐懼感也隱形了。腺體缺失能免除恐懼,表面看起來酷炫,由此造成的後果也一發不可收拾,比如死亡或是重傷,

13、先天性無痛症

先天性無痛症的人痛感傳到收到阻滯,任何物理性損傷都不會造成疼痛(但智力、冷熱、震動、運動感知等感覺能力發育正常)。

當然,患此症的人需要被認真看護。很可能會出現一些突髮狀況,比如吃東西咬到舌頭時、或極端鋒利的物品刺傷而不自知......後果不堪設想。

(完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分享到朋友圈才是義舉...


» 男人裝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