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相親沒有好愛情

ADVERTISEMENT

很多當時讓你淚流滿面的事情,在日後總有一天在聊家常的時候會被你笑著像是沒事人一樣說出來。

如今的我,夫妻恩愛,女兒懂事,工作穩定,有個生死之交的朋友,未來也充滿希望,這大抵是世上難得圓滿的事情。

說起來我和先生的婚姻,還真是上個年代的風氣。老土卻又是當代不可或缺的一種——相親。

彼時我隻記得當時一段不被家裡人看好的戀情告吹了在家裡沉淪了一段時間後,母親說你趕緊給我找個人嫁出去,相對眼了你就和我說,我和你爸就去操持你的婚事。

你看,我爸媽是有多想把我嫁出去,不過當時我已經27了,放在現在來說還不算晚,在那個年代簡直是你七大姑八大姨都覺得你就可能嫁不出去了,不管是誰,一有大齡未婚的男子,就喊我去相親。

起初相親,還有點彆扭,後來都麻木了。

和先生認識是我的第七次相親,之所以記得很清楚,是我結束上一段戀情170天,不算太久,沒有想像中的難過和歇斯底里,工作上各種忙碌加之稍稍有點時間媽媽就插進來一段相親。

和先生的那次相親,是小姨介紹的,說這個還不錯好好把握,是個歷史教授,和你職業相同,以後結婚了也有話說,興許你們就相對眼了。

ADVERTISEMENT

去餐廳路上我就想著,如果這個長得不算醜,乾脆就結婚算了,一直蹉跎下去讓家人無止境得為我擔心也不是個辦法,比我小四歲的表妹上個月都結婚了,媽媽當時包了一個挺沉的紅包說你還不結婚,我怎麼把這些份子錢收回來?

見到先生的時候,我有點失望,畢竟不是我想像中的那個樣子。176不是很高,還有點黑,不知道怎麼形容下去了,大概就是我學生年代最討厭的那種老師的形象。

先生看到我的時候,說的話不多,大多都是聽我在說,我想著估計這次相親又吹了,不過也沒事,好在我們彼此都沒有相對眼。

真正被先生暖到的是在年底有次教學研討會上,先生髮表完他的長篇大論之後,過來找我,問我等下有沒有時間一起去吃個壽司。

我問:你也喜歡吃壽司?

他笑了笑:是啊。

後來我的好朋友續滿跟我說,當時先生一本正經地找到她,問了很多關於我的事情,吃穿喜好。

當時板著臉,續滿還以為是我犯了什麼事情,得罪了學生後被家長舉報到學校領導那裡了。

結婚後我問先生,先生看著我,臉上一如既往的沒什麼表情,但語氣極為深情地說道:「把你的喜好一點點收藏,在將來的某一天密謀出驚喜之後裝作誤打誤撞的默契,是我目前能夠學會的為數不多的浪漫了。」

ADVERTISEMENT

當時啊,我的那顆少女心就爆棚了。

當初續滿一直和我說:「xxx雖然古板,但是人品不錯,你能被他看上是你的福氣,什麼時候發糖啊?」

在形形色色的親戚和朋友洗腦中,我鼓起勇氣去和先生說:「我們結婚吧。」

嗯,是肯定句,不是疑問句。

也不知道當時的蜜汁自信從哪裡來的,先生當時應該也是被我嚇愣了,良久之後才說:「木子,這話應該留給我來說的。」說完又急匆匆地走開,「你等我一下,我現在開車出去買個戒指。」

先生後來和我說,彼時的他已經到了而立之年,處理事情一直都是沉穩冷靜,唯獨那一次,被我的話激得像個剛剛進入青春期的毛頭小子。

直到結婚當天,我還有點迷糊,我居然要結婚了,在接受相親以前總覺得自己可能三十歲也嫁不出去了,如今居然穿著雪白的婚紗等新郎官過來。

ADVERTISEMENT

想了好多事情,我突然猶豫了,抱著續滿開始哭:「我不想結婚了。」

媽媽在旁邊看著笑我,說:都要結婚了還沒個正行,這個時候耍什麼小孩子脾氣。

續滿抱著我說:「親愛的別擔心,我今天穿的是運動鞋,你要是不想結了,就換上我的鞋逃跑吧,我給你善後。不管你做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支持你。」

這時候先生恰好進來,把我抱著續滿的手解開,為我擦眼淚,緊握著我的手,化妝師補妝的時候也沒有鬆開,如今想來,當時應該是聽到了續滿的話。

從宣誓到敬酒,先生都緊握著我的手,而續滿就跟在我旁邊隨時等我一聲召喚然後就帶我跑。

在以前的那段戀情里,隻聽見別人說我們不合適,我從來都不願意相信這些,直到分手後的那幾個月的醉生夢死,我才知道所謂的不合適隻不過是不願意為對方放棄一些自我,磨平一些稜角,說到底還是不夠愛吧。

那段時間續滿常常和我說:「你啊,就是這樣,酷到要死,倔強到要死,敏感到要死,遇到事隻會死撐,眼裡容不下一粒沙子,所有沒有人愛你,也沒有人在乎你的感受。」

結束之前那段戀情,我一直覺得可能此生都不會碰到喜歡的人了,隨意找個家世差不多的人嫁了,但上天不負我,終究給了我一段滿意的婚姻。

哪有什麼合不合適啊,隻要足夠愛任何兩個人都會合適。沒有天生合拍的兩個人,任何人都有自己的性格,能好好相處的不過是因為這份愛強大到可以戰勝個性自尊,讓彼此磨合包容,逐漸變成合適的人。

《解憂雜貨店》里說過:雖然至今為止的道路絕非一片坦途,但想到正因為活著才有機會感受到痛楚,我就成功克服了種種困難。

來不及舔的那口雪糕,趕不上的一場初戀。人生吶,就是一場接著一場的遺憾。青春已逝,人生尚未圓滿,還得繼續努力。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