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精神病殺人可以免罪?關於精神病你需要知道的7個知識

ADVERTISEMENT

1.經常有人會混淆精神病和神經病。那麼他們到底有什麼區別?

簡單的說神經病大都是器質性疾病,而精神病大都是功能性疾病。這裡引出一個概念。器質性和功能性。器質性就是指有實質損傷的疾病。比如神經受壓變形了,血管斷了,肌肉傷了,內臟破了,這都是器質性。而功能性是人體組織看上去沒啥問題,但是卻出現了各種各樣的症狀。

神經病以器質性為主,功能性為輔,主要指的是神經系統疾病,常見的疾病有腦出血、腦梗塞、腦炎、帕金森病、腦外傷、癲癇、三叉神經痛等等。這些疾病都是因為各種原因導致腦、脊髓、外周神經等神經系統組織的器質性損害,而導致神經系統功能障礙。這類疾病通過CT、肌電圖、腦電圖、腦血流圖、實驗室檢查及其他檢查可以明確病因。

精神病則是以功能性為主,有器質性改變的稱之為繼發精神症狀。精神病表現為認識、情感、思維意誌、動作、行為等心理活動出現持久的明顯的異常;不能正常的學習、工作、生活、;動作行為難以被一般人理解,顯得古怪、與眾不同;在病態心理的支配下,自殺或攻擊、傷害他人的動作行為;有程度不等的自知力缺陷等。這些人的腦組織從影像學等檢查中卻發現不了什麼問題。精神病也有氣質原因導致的,比如我之前說腦損傷,尤其額葉損傷導致的精神障礙。

在臨床上有器質性疾病引起的精神障礙常常在神經科處理,而功能性的精神障礙會再精神科處理。

關於精神病和神經病的區別,還有人調侃的說:神經病是用來罵人的,精神病是用來逃脫法律製裁的。神經病確實是用來罵人,但它真正的意思是認為這個人精神有問題。大抵是因為最初人們並不能明確神經病和精神病的差別,現在人們雖然搞清楚了,但是這個名稱卻被沿用至今。

2. 神經病犯罪能逃脫法律製裁麼?

而精神病人犯罪真的能逃脫法律製裁麼? 一個大家都關心的問題就是能否通過偽裝精神病逃脫法律的製裁麼?

終於來到了有趣的部分,讓我們分為一下幾個情況來看一下。

1). 真的精神病.

能做出殘忍的攻擊他人行為的人,或者最近幾年甚囂塵上的殺醫傷醫事件的凶手,本身就不能排除精神問題的可能性。治療效果不理想,甚至親人離世,家屬心情難以平復,這一點完全可以理解。做出一些衝動之舉,也可以理解。但是拿著武器到醫院裡,不分青紅皁白的亂砍一氣,這不就不僅僅是衝動可以解釋的。這種患者及時沒有精神疾病也一定具有反社會的人格。說的簡單點,也就是正常人幹不出這個事。我們不排除很多人自身確實有精神問題。這個比例我沒有統計,但是確實比想象的要高。

ADVERTISEMENT

2).那麼正常人犯罪之後裝精神病呢?

答案很顯然,沒有一定經驗的人想裝精神病,非常容易被識破。大部分人其實都不知道精神疾病的特徵,大部分都裝的太過了,上來就吃屎喝尿。這也許在古代行得通,孫臏也是通過這個方法逃出龐涓的控製。然而現代醫學對於精神病症狀的觀察要科學的多。許多特徵性的症狀是精神病人特有,有經驗的醫生一眼就可以判斷。而有一定經驗的人就能更好的裝作精神病人,而很難被識破。但也不是完全沒辦法。比如在回答量表的時候注意“詐病指數”,這個在後面會講到。

3).假設你裝成功了。

在這裡要說3條精神病患者免於法律製裁的最基本的原則。

第一就是有精神病的病史,不僅要有精神科的就診記錄,還需要精神科醫生的診斷證明。這也就是說你殺了人再說自己那天突然有了精神問題,很難被採納。

第二是,犯罪時是否有精神症狀。即使有精神病的人,也具有發作期和緩解期。不管是強迫症、抑鬱症還是精神分裂症,在緩解期的時候看上去和正常人別無二致,甚至感覺比你還要健康。在這段時間,是完全有能力和必須對自己的行為負責的。

但還是那個問題,如何鑑別患者犯罪當時屬於發病狀態?對於這個問題,確實難以做到像生理疾病的判斷那麼準確。雖然有複雜的量表,雖然結果也需要患者家屬的認可,但是這依然是精神病確診中最難的問題,因為人的判斷免不了主觀,後面的我就不多說了。

第三,完全喪失辨認能力和控製能力的精神病人

有些人認為只要有精神病,就可以犯罪白犯。其實這也是不正確的。首先,民事責任不能免除,也就是該的賠錢一分都不能少,自己難以支付需要家人來支付。其次,只有完全喪失辨認能力和控製能力的精神病人才能免於刑事責任。也就是說,不是所有的精神病人都可以免於刑事責任。如果診斷出你有抑鬱症、自閉症等,並不是完全可以免除刑罰。

4).真的逃脫了刑事責任會怎麼樣?

強製治療,裝病可以需要裝一輩子,因為你有傷人殺人的行為,可能會需要去隔離治療,或者是很長的時間強製和精神病人共同生活,有人覺得和終身監禁沒有兩樣。患者還需要長期服藥,精神病的藥物可不是想不吃就不吃,因為神經科醫生護士和護工每天很大一部分工作就是督促患者完成吃藥的任務。如果你進入精神病院就變得跟好人一樣,說著說自己瞬間好了。精神科醫生都是傻子麼?

ADVERTISEMENT

3.如何證明自己沒有精神病?

如何證明自己沒有精神病,來到了一個有趣的部分。其實人們很早就關注這個問題了,也有許多人在研究這一課題,最著名的要屬Rosenhan實驗,不得不提。

1968年到1972年,斯坦福大學心理學教授 David Rosenhan 做了一個著名的“ Rosenhan 實驗”。他安排8位正常人前往各家精神病院就診,居然都得出了輕度精神障礙的診斷。

於是Rosenhan認為:以現行精神病診斷標準,沒有什麼絕對的證據可以證明一個人是健康人還是精神病人。值得注意到,關於Rosenhan 的實驗報告發表後引起其中一家被測醫院的抗議。這家病院稱他們從來沒有誤診過。 Rosenhan 於是公開建議,他在隨後3個月裡會派幾個假病人去這家病院求診,看病院能不能把這幾個假病人認出來。接下來的3個月,這家病院接待了193位病人。其中19人被院方甄別為可能是 Rosenhan 派來的實驗者。但實際上 Rosenhan 沒有派去任何人。

那麼為什麼精神病會導致誤診?因為缺乏客觀的證據。所有的診斷都是醫生憑藉對患者症狀的理解,做出的主觀判斷。而不像其他器質性疾病有著客觀的診斷依據,比如你肚子裡長了個瘤子,血液裡白細胞減低,血管被堵塞,骨頭裂了縫。這些直觀的依據是不容置疑的,也是診斷必不可少的工具。但是精神疾病完全沒有這些,倘若有,就不能稱為原發的精神疾病,而是其他疾病繼發的精神症狀。

因此,對於Rosenhan 的實驗報告我們不難理解。現在雖然有了種類繁多的診斷精神疾病的量表,也就是讓患者或者家屬在幾頁紙的試捲上打勾打叉。還有準備了許多問題是評價患者回答問題的真實性,有人稱之為“詐病指數”,也就是說這些問題如果你選擇了某些不合理和自我矛盾的選項,則說明你是胡亂作答或者有意為之。即使加入了這些修正的問方法,精神病的診斷依然並不清晰。

4.如何逃出精神病院?

有人問,假如我被陷害或者誤解進入了精神病院,如何才能逃出來,沒有病的我吃藥會不會讓我變傻?

首先,這是一個偽命題,你認為自己沒病不代表真的沒病,很多病人最初都難以直面自己的精神問題,通過治療才慢慢的接受了自己的精神問題,最後慢慢的獲得康復。而認識到自己精神問題主動求醫往往表示,精神疾病沒有到最嚴重的地步。

哈哈,可能這個不是你最關心的。你想知道如果真的被誣陷瞭如何逃出來。有許多網友都腦洞大開說了自己的“越獄”方法。但是,從身邊的精神科醫生那裡瞭解到,最靠譜的方法還是表現了正常一些,尤其是能表現出正常的社會屬性。這樣的人就會被認為並且好轉,可以融入社會生活,這樣的病完全可以出院在家治療。以上說的都是正常情況,但如果你真是被誣陷的,或者惹了某個巨大的後臺,那就不好說了。

5.精神病藥物的作用?

還有一個問題,精神病藥物會不會把我吃傻?沒病的人吃藥會怎麼?

答案是這些藥物大都不會把你吃成精神病,但是如果劑量過大,可以讓你渾渾噩噩,終日感到睏倦,可能沒有精力籌劃逃脫的事。

簡答的介紹一下治療精神病的藥物。精神病的種類繁多,而抗精神病藥物的種類也很多,不是一句兩句可以說完。只能淺嘗輒止,概括來說許多藥物都通過阻斷多巴胺受體起到作用,還有5-羥色胺受體阻斷、腎上腺素能受體阻斷、膽鹼能受體阻斷、組胺受體阻斷等等。

不同受體的阻斷會帶來不同的症狀。大部分的藥物會會帶來鎮靜、催眠和反應遲鈍的效果,於此同時很多幻覺、焦慮和妄想的症狀就會相應減少。長期服用精神病藥物除了精神作用之外可能會帶來一些軀體上的副作用,但大都可以耐受。也就是說,其實很多人在出現精神症狀之後切勿諱疾忌醫,藥物確實能給並且帶來許多改善。

作為神經外科醫生,我們在臨床中也需要藥物來控製患者術後的煩躁和精神症狀。最有名的要屬人工冬眠療法,所用藥物複方稱為冬眠合劑。常用的藥物就是氯丙嗪和異丙嗪,他們不僅可以鎮靜催眠,而且可以抑製提問中樞,也就是抑製大腦對提問的控製。了冬眠合計,再加以物理降溫,可使體溫降到34℃或更低,人就像冬眠一樣長長睡去。

那麼冬眠有什麼用呢?此時基礎代謝下降,組織耗氧量降低,器官活動減少。氯丙嗪對自主神經受體的阻斷作用,可使肌體對刺激反應減弱。通過這些作用,在其他藥物的配合下,可能使機體進入一種類似變溫動物"冬眠"的深睡狀態,此即稱為人工冬眠。人工冬眠可降低機體對各種病理刺激的反應,提高各組織對缺氧的耐受力。機體在嚴重創傷和感染中毒引起衰竭時得以度過危險的缺氧和缺能階段,為爭取其他措施贏得時間。

6.開刀治療精神病

治療精神疾病,內科醫生用藥物,外科醫生用手術。目前手術治療精神疾病,戒網癮、戒毒、治療精神分裂症都在不斷發展,但因為立法不健全等原因,手術治療精神疾病在我國發展緩慢。

其實,外科醫生很早就嘗試用手術的方法來治療精神病,最殘忍的手術要屬額葉切除術。額葉,在之前提過,就是控製性格和情感的部位。切除額葉的人,有些人暴躁的精神症狀得意控製,有些卻變得渾渾噩噩。

這個手術的創始人莫尼茲卻獲得了1949年的諾貝爾醫學獎,並且此手術被廣泛用於治療不聽從管理的精神病患者。他在權威的科學刊物上發表了工作成果,宣稱那些曾經是嚴重家庭負擔的、暴力的或自殺傾向的患者,在接受手術後都明顯安靜了下來。他似乎挑選了一些比較好的病例,如是說:病人變得像“孩子”一樣,然而他們的家庭實在太開心,以至於這些社交禮儀上的瑕疵可以忽略不計。

外科醫生不乏偏激者,此後另外一位精神病醫生freeman覺得額葉切除術有些平淡,於是他又發明瞭一種冰錐療法,就是把冰錐通過眼窩底部插入患者的大腦額葉,隨意攪拌一下。這個醫生甚至宣稱幾分鐘就可以做一個這樣的手術。

額葉切除術或者毀損術雖說慘無人道,療效不佳。但是在那個時代,許多完全無法控製自己行為,乃至有傷人傾向的病人讓醫院和家屬都不堪重負。如果他們變得沉默,甚至變成溫和的傻子,都能很大的程度減輕社會的負擔。額葉的切除術為手術治療精神疾病提出了假設,只要靶點更精確、創傷更小、方法可逆。通過外科手術的方法來治療精神疾病並不是遙不可及。

後來發明的深部電刺激術,也就是這個思路。腦深部電刺激術,又稱腦起搏器治療手術。該技術是利用腦立體定向手術在腦內特定神經核團的位置植入電極,通過高頻電刺激可抑製異常電活動的神經元,從而起到治病的作用。現在這個技術被廣泛應用於帕金森病的治療,在國內的許多醫院都常規開展。但是由於器械價格問題,一次手術材料費用動輒十幾萬只能管幾年,讓一些患者望而卻步。但是外科手術對於帕金森病的療效卻立竿見影,這一點以後有機會再詳細展開。深部電刺激術針對原發性震顫、癲癇、扭轉痙攣等疾患,也取得了不錯的療效。

有人把這個技術應用到了精神疾病,精神分裂症,甚至毒癮、網癮的治療上都取得了一定突破。簡單的說,還是抑製或者阻斷了患者大腦的傳導通路,減少了過度的異常的腦電活動,歸根結底還是讓患者變得安靜沉默。與從前的額葉切除術相比,深部電刺激的治療方法,靶點精確(通常隻針對某個核團)、創傷小(僅僅採用電刺激)、作用可逆(刺激器可以關閉)。從此精神疾病的治療又開闢新的思路,雖然這一方法目前仍因為種種原因沒有得到廣泛的開展。

7.天才和瘋子

說了這麼多精神病的話題,有人可能會問,精神病就如此恐怖,就如此一無是處麼?其實不然,有人說天才和瘋子隻在一線之間。

確實如此,瘋子可能是在某件事情上的才能和追求超出了一般人的理解範圍。有時候他們沉浸在某種的世界裡。如果目前人們認為如果某人的思想和行為對人類發展沒有幫助、無法用常理解釋或者說缺乏必要的社交屬性,那麼可以定義這個人是瘋子;但是反過來,如果這種天賦和能力應用在某種人類公認的項目上來,比如數學、物理;或是繪畫、音樂,人們都把這樣的人成為天才。比如我們都知道的生活大爆炸裡的Sheldon Cooper。這種人把過多的精力和心智投入到某個方面,往往失去了對其他心理狀態的控製和規劃。我們可能會覺得他們沒有基本的生活能力、社交障礙、脾氣古怪,甚至讓人害怕。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精神病學系教授Kay Jamison,自己本人就身患躁鬱症。他針對這個問題展開了研究,結果表明高智商的孩子更易於患上類似於精神分裂和躁鬱症類的疾病。被診斷為精神病的天才不計其數,比如享譽盛名的畫師梵高,著名美國作家Jack Kerouac,諾貝爾獎獲得者數學家John Nash(美麗心靈電影的主人公原型),等等。

曾今有研究表明,某些基因可能能夠通過改善前額皮質的資訊處理功能來增強大腦的綜合能力,比如DARPP-32。目前其研究的結果尚不足,但是至少我們知道他們之間一定存在著某種聯絡。同時,我們知道即使存在精神問題也無法磨滅天才在某一領域的豐功偉績。


» 醫學江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