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康復日走近癌症康復達人 生病是生活在提醒我:放慢節奏

ADVERTISEMENT

2017年3月5日訊,今天驚蟄,也是癌症康復日,取「驚蟄時節,萬物始生」之意,象徵著癌症患者獲得新生。在北京癌症康復會,記者見到了不少積極樂觀的康復達人,他們也曾有過對疾病的恐懼,對命運的抱怨,都忍受了治療的痛苦,但是他們憑藉豁達的態度和堅強的意誌,經歷了涅槃而浴火重生。

今天驚蟄,也是癌症康復日

閆茂順:抗癌21年

抗癌最大秘訣是心寬

1995年,50多歲的閆茂順感到胃部不舒服,「也不是胃疼,就是覺得揪得慌。」老閆以為是年輕時生活不規律導致的胃炎。不過,這「胃炎」好像有點麻煩:吃了兩三種胃藥,也不見好。於是他到醫院就診。醫生建議他做個胃鏡。結果出來後,醫生感覺不好,又做了一系列檢查,最終建議他住院手術治療。閆茂順清晰地記得那是在1996年1月5日,他接受了胃部分切除手術。術前,閆茂順問醫生:腫瘤是良性還是惡性的?醫生說:要是良性的就少切點,惡性就多切點。術後,閆茂順無意間看到自己的胃部被切除了五分之四,那一刻他就明白自己得的是胃癌。生性樂觀的閆茂順當時也難受,但很快他就調整過來,術後3個月,他又上班了。剛剛做完手術的時候,因為胃太小,他一天要吃八頓飯。現在一頓飯喝一碗粥再吃一個饅頭都沒問題。

得了胃癌後,閆茂順改變了過去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戒菸戒酒,不再熬夜看球。現在他每天早上5點起床打拳,晚上10點睡覺,平時吃飯講究熱、雜、軟、淡。要說抗癌最大的秘訣是什麼?74歲的閆茂順說:「心寬。」

ADVERTISEMENT

仇靜:抗癌10年

活在當下精神不能垮

60歲的仇靜在2007年查出罹患直腸癌。「那時候,我覺得特別委屈:為什麼是我得了這種病?」

不是每一種腫瘤都有明顯的徵兆。仇靜當時並沒有出現直腸癌常見的便血等情況,「我就是排便不規律,到醫院看病時,給醫生說自己便秘。」接診的醫生很有經驗,做了指診後就基本判斷出; 腫瘤。「醫生告訴我說要做個手術,才能徹底解決便秘的問題。」仇靜也懷疑是不是惡性腫瘤,但醫生回答得很有水平:「臨界。」

在醫院治療期間,仇靜無意間看到了診斷證明,知道自己罹患了直腸癌。「那段時間,我情緒特別低落。」有兩年的時間,仇靜都沒有走出陰霾,感覺生活沒有了希望。2009年,她參加癌症康復會的培訓班聽了講座後,「豁然開朗,頓悟了。」那一刻,仇靜決定要像專家講得那樣:活在當下,精神上不能垮。她加入了康復會的舞蹈隊、時裝隊,也成為北京大學腫瘤醫院的誌願者,「現在我每周二都到醫院的門診做導醫。」仇靜說,在癌症康復會,她找到了「組織」,「我不再孤單,不再害怕。」

閆宇紅:抗癌17年

ADVERTISEMENT

這是生活在提醒我放慢節奏

62歲的閆宇紅退休前是北京一所高校的教師。她的腫瘤是自己「摸」出來的:2000年春節前,閆宇紅的一位朋友得了乳腺癌,她到醫院看望朋友後回家後也自己摸了摸。「我摸到一個腫塊,感覺不好。」閆宇紅當時就出了一身冷汗。「2000年是第一年放春節長假,摸出腫塊那天是大年初二,我提心弔膽地熬到了大年初八。」初八一早,閆宇紅就到醫院看病,醫生觸診後認為情況不妙。於是,她住進了北京大學腫瘤醫院做了乳腺切除手術。術後,她做了6個月化療。本以為沒什麼大事,可是一年後,閆宇紅在腋窩下再次摸到綠豆大的腫塊,被確診為腫瘤淋巴轉移。於是她再次接受手術,又做了放療和化療。就在第二次治療期間,發現腫瘤出現了骨轉移……

「第一次查出乳腺癌後,我真沒緊張,還排了課表準備去給學生上課。」但是腫瘤轉移後,閆宇紅有了一絲恐懼,「我覺得離死神近了。」一位實習醫生的話讓她豁然開朗,這位年輕醫生說,乳腺癌骨轉移與壽命沒有必然的聯繫。這句話,讓閆宇紅下定決心要好好活著。「生病後,學校里很多同事給我捐款,我愛人都用本子記下來,說等我好了報答他們。」

閆宇紅是一個特別要強的人,事事追求完美。「生了病也是生活在提醒我:放慢節奏。」現在的閆宇紅的生活依然豐富多彩:她被學校聘為教學督導,她擔任康復會藝術團團長助理,她有時間就出去旅遊,她教朋友們打太極拳,她在家裡買菜做飯收拾房間……「我要開心地過好每一天。」

記者了解到,北京癌症康復會是以癌症患者為主體的群眾抗癌社團,它提倡醫患結合,團結癌症患者自救互助。北京癌症康復會工作人員大部分是癌症康復後來此奉獻愛心者。

來源:北京晚報 記者 賈曉宏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