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事情,讓你覺得你的另一半是真的愛你?

ADVERTISEMENT

他不嫌棄我,所有的所有

我跟他談了六年戀愛,我的青春,都押在了他的身上。

「我們考到一個大學吧,然後再在一起。」

「嗯,在一起,永遠。」

高考,我們如願以償,拿到錄取通知書的那天,他帶我見了他的父母,高中三年,他爸那張秦俑臉,終於笑了。

不過是哂笑。

「喲,還真跟我家兒子考到一起了,窮人家的孩子還真是拚命啊。」

我家是外地人,父親母親為了讓我在城裡上高中,硬是賣了家裡的田和牛,舉家送我來讀書。

父親去了外地打工,母親全職照顧我。

一個不到三十平米的隔間,我和母親一住,就是三年。

「爸,媽,我是真的喜歡她。」

他歪著脖子,倔強的看著他的父母。

我忍住淚水,死命的掐著他的手。

我這麼拚命的讀書,有兩個動力:一個,是最愛我的母親和父親;一個,就是我最愛的他,嗯,他是愛我的。

「我在圖書館找了份管理員的兼職。」

「嘿,我批發了方便麵,火腿腸,還有瓜子,零食。」

一向嬌慣的他,此時蓬頭烏面,黑乎乎的汗,順著他的臉頰滴在地上,他胡亂的擦了兩下,然後像個頑皮的孩子,衝著我傻笑。

我做過圖書館管理員,當過老師的助教,為學弟寫過論文,隻要是能賺錢的,我都去做。

他每周到市郊的早市上批發方便麵,泡椒雞爪,就因為比市里便宜一毛錢,三十公里,他蹬三輪車的腳上,儘是水泡。

利用閒暇時間,奔跑在每一個男生宿舍,因為送貨上門,很受那些足不出戶日夜死磕遊戲的宅男們歡迎。

「哥們,這麼拚命是要娶媳婦麼?」

ADVERTISEMENT

「嘿嘿,是為了養媳婦。」

這傻小子。

「等畢業了,我們攢的錢就能盤下個花店了。」

望著一遝遝綠色的兩塊錢和藍色的十塊錢,滿足的像個午後遛鳥的老漢。

「親愛的美女,本店新進的玫瑰花,要不要來一朵啊。」

「我不要。」

「那狗尾巴花來一朵吧。」

「我打死你個狗東西。」

「汪汪汪。」

歡聲笑語

經營一家花店,是我的夢想,也是他的夢想。

「我結婚了,就這樣吧。」

說好只是回家見見爸媽,然後就來找我。

可他還是聽了父母的話,回到老家找了份穩當的工作,娶妻生子。

我從昏暗的小診所里走出來的那天,天黑壓壓的,空氣里悶的可怕。

「來了啊,小夥子呢?」

「哦,他有點事。」

我們常去的那家小館子,老闆娘還是一如既往的熱情。

「酒不醉人人自醉。」

粗狂的他,不像是能說出這樣詩句的樣子。

ADVERTISEMENT

「給老娘滾。」

「姑娘,錢包拿好,你剛才掉到我腳邊了。」

「坐下,陪我喝一杯。」

「我不喝,我看著你喝。」

「嗬嗬,你們這些男人,等著我喝醉了,然後再把我帶到賓館,對吧。

來,老娘今天就隨你願,陪我喝,喝醉了我就是你的人。」

一覺醒來,我躺在一個乾淨的房價里,四周都貼的是科比的海報,是那個陌生人的房間。

我猛的掀開被子,衣服沒有一點的變化,就跟我糟糕的心情一樣。

我長舒一口氣,可又有一點失望。

我渴望墮落,因為聽說,墮落的時候人們總能忘掉悲傷。

這麼不堪的我,豈不是跟墮落很般配麼?

我胡思亂想著。

「你喝多了,又不知道你住哪,飯在桌子上,出門鎖好後,鑰匙給我放在門口的舊鞋子裡。我上班去了,回見。」

三年里,他陪著我,在貝加爾湖跟70歲的老船長雅各布吃烤魚;在德國漢堡跟娜斯佳大媽拚啤酒;在青旅里跟一幫流浪詩人換著蓋一個被子;在雨後的白樺林里採摘蘑菇,然後就著溪水煮上一鍋野菌湯。

「嫁給我吧。」

「我可能無法再懷上孩子了。」

「那我們就收養一個,在他不懂事的時候就收養他,然後等他長大成人,再幫著他一起找尋他的父母。」

「你這瘋子。」

「因為愛你,所以瘋子。」

我以為,我愛的是那個讓我為之揮霍了所有青春的他,

孰不知,我愛的卻是這個為了我願意放棄一切的瘋子。

ADVERTISEMENT

她在賓館外面等了我一夜

那天晚上,前女友約我在第一次開房的賓館見面,說是要來個了斷。前女友為了個老男人劈了我的腿,那段黑暗的歲月,是現在的她陪我度過。

「我進去跟她說清楚就出來。」

「你去吧,我就在門口等你。」

一進門前女友就撲到我懷裡,我毫無感覺的把她推開。

說實話,喜歡她的那個我,早就死了,要不是因為她尋死覓活的,我真不願意來。

跟她說清楚,我就走人,有個開頭,也最好有個結尾。

她歇斯底里的抱著我的腿,乞求我的原諒,說當時是鬼迷了眼,以後再也不會做對不起我的事。

我面無表情的轉身要離開。

她像個瘋子一樣撲到門口,死命抓住門把手,一把鼻涕一把淚,眼線糊的滿臉都是,口紅也花了。

如此落魄

以前的她,是多麼的漂亮啊,不是現在的這種所謂的漂亮,現在的烈焰紅唇,最多算是妖嬈,以前的她,從來不化妝,乾淨利落的馬尾,笑起來微微露出來的小虎牙,芊芊細手,沒有半點刺眼的顏色。

現如今,這個渾身散發著汗味和酒味的她,早已不是那個光是讓我想想就面紅耳赤的她了。

我一把拉開她,開門就走,就聽見她大喊一聲,然後就見她滿手的鮮血,她割腕了。

我拿起浴巾幫她綁住手腕,刀口不深,沒有割到動脈,我抱著她,坐在床頭,唱著她追我的時候,唱的那首「退後」。

她在我懷裡睡去。

出了賓館,我打了個120,報了地址,看了看錶,已經是深夜四點。

遠處的長椅上,她歪著身子,我悄悄坐到旁邊她,不想還是把她吵醒。

「你來了啊」

「是啊。」

「能走了麼??」

「嗯,能了」

「一起麼?」

「嗯,一起,我和你!」

是什麼事情,讓你覺得他/她是真的愛你?

「我來號的時候,他鐵青著臉翹班去為我買七度空間,然後當著同事的面催我快去廁所。」

「被上司的白富美女兒告白,然後毅然辭職,到我在的城市,從業務員做起,靠努力跟我一起攢了第一筆首付。」

「情人節的夜晚,情到酣處,大姨媽光臨,我不忍心他憋得難受,願意讓他闖紅燈。

他硬是跑到廁所自行解決,然後飛奔出去給我買了痛經貼,手工紅糖,然後抱著我呼呼睡去。」

「我喜歡你。」

「我不喜歡你。」

「哦,我是開玩笑的。」

「我也是開玩笑的。」

是什麼讓你覺得她是真的愛你的?

是我望著她的時候,看到她眼裡的我在微笑的時候吧。

喲,你這孫子,真他娘的酸。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