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患晚期癌症的癌症科學家,如何面對自己的癌轉移?

ADVERTISEMENT

健康君說:

「『絕症』不絕望」這個系列是一位優秀的美國科學家,同時也是四期癌症患者的博客連載。原作者Tom Marsilje博士是菠蘿的同事,翻譯由諾華製藥一批優秀中國科學家義務完成。大家可以在我們之前發表的一系列文章中了解Tom的病情發展和治療情況,以及他對結直腸癌治療的前沿介紹。

上周我們推送的文章里向大家介紹了Tom的身體近況,而今天的這篇文章里,Tom會帶來一個不太好的消息。

文: Tom Marsilje

翻譯: 楊楊 範毅

Tom原文地址: https://adventuresinlivingterminallyoptimistic.com/2017/02/15/in-case-of-emergency-break-glass/

我沒有預料到,也真不希望會有這個機會寫下這一篇博文。

好吧,我的博文從來不應該言語支吾。我想說的是:我的腫瘤免疫病毒臨床實驗被取消了。(希望只是推遲)

什麼?

ADVERTISEMENT

怎麼了??

為什麼????

我不得不說這是一個沉重的決定,也是一個不得不做的百分之百正確的決定。

為即將開始的臨床實驗進行準備,我上周做了例行的CT掃描。這本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要知道,5年來這樣的掃描已經經歷過許多次。這五年來,我的腫瘤也預料如常: 治療時略有縮小。不治療時,則緩慢增長。它們是如此的有規律,幾乎可以用來記時。

直到今天

我的腫瘤開始了一個基因上的突變。因為腫瘤往往在基因上是不穩定的,它們也的確也會做這樣突變。這樣的突變也往往會造就更兇猛的腫瘤。當我看到我的CT掃描時,我幾乎目瞪口呆。在近五年來都乾乾淨淨的肝臟影像圖片上,布滿了不祥的斑點,有些已經是相當的大。

我和癌症之間的戰爭,在我的身體里不知不覺中上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關於腫瘤病毒免疫治療法臨床實驗

我對腫瘤病毒免疫治療的科學理念充滿信心,至今依然沒變。但這一方法有一個缺陷,那就是它無法快速見效。即使是有效,也需要相當長的時間來激活免疫系統對腫瘤進行攻擊。然而當我看到肝臟上的狀況,我就立刻明白我的形勢已經刻不容緩。這些腫瘤需要立刻縮小,越快越好!目前只有一條路可讓我選擇: 立馬回到化療!

ADVERTISEMENT

回到化療

所以今天在我的CT掃描結果出來後的幾個小時後,準備中的臨床實驗就被取消了,而且緊接著開始了化療,一天也沒有耽誤。形勢也的確是這樣的緊迫。

你可能很了解我,我總是在思考著不同的治療方案,就好比跑道上停著無數架隨時待命的飛機...

個人專屬結腸癌免疫治療實驗

在我癌症免疫治療方案的飛機之中,有一架一直被我貼上了一個醒目獨特的「標記」。這個只有我才能看到的「標記」上這樣寫著,「緊急時刻, 砸破玻璃」。這個方案就是:

在標準化療過程中加入MarovirocCCR5的抑製劑)。Maroviroc獨特抗癌活性在一期臨床試驗中已經得到一定證實。而且它也是被FDA批準的(治療愛滋病的)相對便宜的上市藥物。所以腫瘤醫生可以作為非適應症藥物開出來給你,

當然你需要自己掏腰包。(當然在現在情況下,最好不要去跟保險公司多費口舌。) 在標準化療過程中,加入Maroviroc不會增加毒副作用。這可能是對於我這樣MSS-結直腸瘤患者來說最接近於「免疫治療法」的一個方案,也可能是我會儘快嘗試的一個。好吧,現在已經到了緊急時刻,

ADVERTISEMENT

砸破玻璃的時候了,那就啟用吧。

所以...由於醫療情況的嚴重變化,一個臨床試驗已經關閉 - 另一個(我自己的設計!)已經打開。因為這是一個醫療決定,正在等待我腫瘤醫生的最終確定...

今天對我無疑是個沉重一擊。我希望未來還能有機會來嘗試腫瘤病毒免疫治療法。當然,

也是我為什麼兩年來埋頭於文獻中,給自己準備了不同的可能治療方案。癌症是個狡猾的敵人,會在你不經意中出奇一擊。對付這樣的對手,你自己有時候也需要出奇製勝。我現在就是這樣,目標沒有變,戰場沒有變,改變的只是我的策略。我的目標就是戰勝癌症,用科學,用我的智慧,用所有可能的手段。

今天我是否有點失望? 是。形勢是否也令我有點恐慌? 有點。但我是否開始已經動搖,絕對沒有! 這也是為什麼你的跑道上應該準備好足夠的飛機,面對癌症這個敵人,我時刻準備著。

向生命致敬!也許這對我有今非昔比的意義。

湯姆

(有關Maroviroc是如何抗癌的介紹,我們會在未來的文章中為大家更新,歡迎大家繼續關注Tom的抗癌連載。

本公眾號系頭條號簽約作者,所發文章均為作者原創,並授權發表於頭條號「健康不是鬧著玩兒」。歡迎讀者轉發給朋友或朋友圈。任何公共平台(包括微信公眾號,媒體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盜用。聯繫我們,請發信到hi@jiankangkp.com。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