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嫁的姑娘,拿什麼慰藉父母的思念?

ADVERTISEMENT

橘子說如果有人問她,這一生有什麼遺憾?她肯定會回答:遠嫁。

母親去世後的第二天下午,橘子才風塵僕僕從東北趕了回來。任誰攔都沒用,她哭得死去活來,直恨自己未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令所有在場者動容。

其實早在三個月前,母親便病得不輕,兄弟們將遠嫁東北的橘子叫了回來,哪知她隻伺候了一個月,母親卻依然不好不壞的。工作不能耽誤太長的時間,單位已經催了數次,橘子隻好含淚回東北,臨走時兄弟們對她說:沒有特殊情況,就不通知你了!

橘子當然明白,兄弟們的意思是,等母親去世再通知她。那一回臨出門,她去到母親的床前,給母親磕了頭,眼含著熱淚一步三回頭。這一別便是永遠,其實她們彼此都知道。

小區里住著一對老人,七十多歲了,老婆婆很壯實,老頭兒患有老年癡呆症。他們家是農村的,現住的這套樓房是女兒給買的。女兒在婚後跟著愛人去了香港,極少有機會回家來看看。定期女兒總會把錢打到老人的卡上,為了讓老人過得更好,又在城裡給他們買了樓房,冬有暖氣,夏有空調。知道他們家情況的,都誇獎老兩口兒命好,有這麼孝順的女兒。當然老兩口兒也很得意,如若不是這個在香港的女兒,他們不可能過上如此舒適的生活。

老婆婆的女兒還算是好的,經濟條件好,雖然人不能來,但好歹給了父母一些經濟上的幫助。如橘子般自身並不寬裕,離家又遠的女兒呢?

ADVERTISEMENT

想當初橘子遠嫁時,以為現在交通如此發達,別說是千里,就是萬里,火車、高鐵,飛機,想回來隨時能回來。然而嫁了以後才發現,成家立業,遠離家鄉,回家是一件多麼不自由的事兒。來來回迴路費足以用下不少生活費,孩子又小,水土不服,工作長假不能隨意請,小家不能一拋下就是很長時間。這個時候橘子才意識到,遠嫁的女兒要回家有多少牽絆。

有人曾經做過估算,我們這一輩子還可以見父母多少次。中國人的平均壽命是76歲,如果雙親現年均60歲,每年看望3次,在父母去世前你和他們隻剩下48次的見面機會。一直以為幾十年很長,卻發現原來我們和父母見面的日子,隻剩下一個特別小的數字,遠嫁帶來的是那份親情上的虧欠。

龍應台那篇著名的《目送》里寫道,所謂父母子女一場,隻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訴你,不必追。

雖是如此,但是有哪一個父母不是希望在他們暮年時,兒女就在他們身邊。吃著家常便飯,說著家長里短,過著承歡膝下的日子。都說女兒是父母的小棉襖,然而不管你承認不承認,遠嫁的女兒,註定是父母丟失了的孩子。

他們對女兒的牽掛永遠不會停止,無論她嫁的遠與近,窮與富,思念是每天必做的功課。姑娘們不妨努力賺錢,給父母提供更好的生活,讓他們在想來看你的時候,可以毫不顧忌地選擇最舒適的交通工具。

平時多打打電話,別嫌他們嘮叨,過年過節常回家看看,別讓父母望眼欲穿,等到心碎……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