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女和鳳凰男:扛著原生家庭的重負前行

ADVERTISEMENT

講述:李霞 30歲

鳳凰女是我,鳳凰男是我老公。到今天為止,我們倆結婚三年,戀愛七年,在一起十年了,有一個兒子兩歲,公公婆婆住一起在帶。我是一家公司的人事主管,月薪4500元左右,他是一家公司的項目經理,年薪八萬,我們倆貸款買了一套六十幾平方米的房子,每月房貸要還3000元左右,無車。大家是不是覺得我倆收入還可以,不至於生活過不下去?但是生活就是這麼的狗血,我們無時無刻都感覺這日子真的過不下去了,特別累、特別壓抑,很多時候躺床上睡下去都不想再醒來。

A

真正的白手起家

先說說我吧。我老家遼寧農村的,因為當地風俗比較重男輕女,家裡生了兩個女兒才生下我弟弟。我是老大。小時候家裡比較窮,吃了不少苦,但我讀書很用功,基本都是數一數二的名次。初中升高中時,我媽說如果我考不上最好的高中就輟學打工去,我就拚了命地學,終於考上了瀋陽的一所大學。大學期間我認識了老公,畢業後和他一起留在瀋陽。

再說說我老公,他是甘肅農村的,家裡隻有兄弟兩個,他是老二。他的家裡也是窮的響叮噹,父母靠種幾畝田生活,一年不到1萬塊錢的收入。我和老公大二開始戀愛,畢業之後都留在瀋陽各自找了工作。工作之後我倆就一起租房同居了,雙方父母對我們都算滿意。所以很快就面臨談婚論嫁。他家裡想讓他回甘肅發展,讓我跟他一起回那邊,因為瀋陽房價太高了。但是我父母不樂意,我媽媽放的話是要求不高,不要彩禮,但必須在瀋陽付個首付買套房,堅決不去甘肅。

最後他還是頂住家裡的壓力留在瀋陽。為了省錢,我們倆買了一套七層頂樓的房子,他家連借帶湊拿了10萬元付首付。房子拿到之後,我們倆很興奮。房子裝修好後我們倆就去領了結婚證。春節放假之後,我們倆回了他的老家甘肅舉行婚禮。因為裝修花光了錢,我們倆沒拍婚紗照,隻簡單一人買了一個戒指,總共花了2000多元,也沒買新衣服。

ADVERTISEMENT

B

重男輕女的娘家

我倆從甘肅匆忙地坐火車趕回我娘家回門,從我回到家就感覺氣氛不太對,爸媽都陰著臉,一直沒給我倆好臉色。我偷偷流了好幾次眼淚,後來才鬧明白,我媽當時跟我婆家說,不要彩禮,隻要在瀋陽首付買房,但是他們沒想到我婆家真沒給一分錢彩禮,所以他們覺得很沒面子,對我也很生氣。

我覺得很傷感,不管怎樣我是他們女兒,結婚都是值得祝福的事,但是為了彩禮,他們一點不考慮我的感受,而是讓我處處流淚。就這樣,婆家沒給錢,娘家沒給任何嫁妝,我倆背著一身債務開始了婚後生活。

婚後第一年我倆過得很幸福,倆人的收入還了房貸還有不少富餘。結婚第二年,婆家開始催我們要孩子,這個決定成了我們生活的轉折點。不到三個月我就懷上了,因為老公工程比較忙,我也不想他老請假。就在我要生之前一個星期,公公婆婆打電話說他們一起過來,等我生了孩子之後給我們帶孩子。我想了一下,如果孩子沒人帶,我就要辭職,靠老公一個人,生活壓力太大,他們來帶孩子我也應該感激。所以開開心心地跟老公一起迎接他們過來。

孩子很可愛,我老公更是開心得不得了,每天下班都是狂奔回來。但是我婆婆不知道是不是生活習慣不一樣,來了就說她不會做飯,不喜歡收拾屋子,衣服她也洗不乾淨,讓我將就吃一吃。我公公更是什麼都不沾手,飯還要我婆婆端給他吃。我坐完月子發現,廚房到處都是油煙,客廳房間全是亂七八糟,地板油膩膩的,我什麼都沒說,自己動手開始收拾。婆婆有點不好意思,說不會收拾屋子。但是我頭天搞整齊,第二天恢復原樣,後來心力交瘁也懶得搞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稀里糊塗過吧。

ADVERTISEMENT

如果說婆家指不上,娘家給力也行,但是沒有,從我結了婚,就感覺我在哪邊都成了外人,尤其是和老公吵架了,會突然覺得自己孤零零的,沒有任何依靠。在外面受了任何委屈,也從來沒有跟家裡傾訴過,因為知道沒有用,所以從不抱期待。結婚娘家沒給一分錢嫁妝,這個我不在乎,我生了孩子,她說我不帶外孫子,隻帶孫子。每次和老公回娘家,我媽都要求我倆分屋睡,原因是如果回娘家同房會壞了娘家兄弟風水,所以我老公每次都睡沙發。都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我就是潑出去的水,娘家已經不是我的家了。我家本來很窮,但是後來做生意慢慢有錢了,我媽給弟弟買房子隨便就是50萬,但我過得再辛苦,她也不會支援一分錢。但我在乎的不是錢,隻是希望累的時候能和家裡說一說,像個孩子一樣撒撒嬌,但是沒有這個可能,我已經不是那個家的孩子了。

母親是個控製欲很強的人,很多時候,弟弟妹妹打電話過來跟我說他們的痛苦壓抑,我媽媽打電話過來說弟妹叛逆不聽話。我就像一個垃圾桶,聽著每個人傳遞過來的負能量,卻無法消解。我有一次嘗試跟我媽媽溝通,讓她換種方式生活,試著對弟妹放手,但她哭天搶地,表現得十分排斥,我終於是忍耐下來了。和她,真的是從無溝通的可能。

C

除了奮鬥沒有選擇

現在孩子兩歲了,和公婆在一個屋簷下,磕磕絆絆走到今天。不久前,公公腿疼查出股骨頭壞死,做手術花了兩三萬,但效果並不理想。婆婆三天兩頭頭疼,去醫院查不出來所以然,今天發燒,明天咳嗽。我現在很害怕去醫院,隻要進去,沒有千把塊都出不來,他們生一場病,我和老公一夜回到解放前。公婆沒有工作,沒有養老金,沒有醫保,隻有在老家有農保,生一次病家裡都近乎破產,經濟壓力不堪重負。

前幾天公婆說年後他們就回去,身體不行沒法帶孩子了。我一方面想著分開住是好事,畢竟大家生活習慣差異太大了,我很希望和老公回復到以前那種自由自在的生活。但另一方面,我又面臨辭職的窘迫,孩子才兩歲,公婆走了,我必須辭職帶,社保公積金都會停掉,而且到時候隻有老公一個人有收入,我不知道日子能不能過下去。而後面,孩子上學,每天早晚要接送,幼兒園小學都放學很早,哪裡能找到兩三點就下班的工作?而且這樣要持續好多年,難道我要全職在家很多年?不敢想。

ADVERTISEMENT

我知道老公每天也在焦頭爛額,他的壓力不比我小,但他每天還都要笑臉對我。我有次問他,你留在瀋陽後悔了嗎?他說有什麼好後悔的,你別瞎想。我說,可是我後悔了,如果當初分開,你不再回頭找我,或許我們各自會有另外不同的人生,現在的日子,過得太累了。他說你不要再亂講話,孩子都兩歲了,我們都踏踏實實的,不要想什麼後悔不後悔,更不要有離婚的念頭,你想都不要想。

我知道,我說的一些話都是因為太累,但生活就是這樣,兩個一窮二白的人想在這個城市生活就得奮鬥,這個城市應該還有一些和我一樣的人,希望你們看到這篇文章後心裡平衡些,也許這些困難才是我們奮鬥的源泉。

瀋陽晚報、瀋陽網記者 陳馥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