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有些事最好不要碰

ADVERTISEMENT

這讓他愈發地煩躁。他情願真的發現出什麼疑點,陸顏的確有嫌疑,他寧可懷疑陸顏,畢竟那只是一個陌生人,

ADVERTISEMENT

他不願意去想是許一良的問題。

然而現實就是這樣。

「我……我覺得如果是我,而且確實什麼都沒有做、沒有參與過案子的一丁點,那我的回答和反應也就是他這樣了。」方宇想了半天也只能這麼回答,他皺緊了眉頭點了一根煙遞給白英良,自己又點上一根,狠狠抽了一口,趴在陽台欄杆上,鬱悶之極地問白英良:「你跟隊長……真的在懷疑陸顏?我說,其實說一個人是不是嫌疑人罪犯啥的,的確不是光用看的,可是如果真的覺得他可疑,那就去調查啊。為什麼非要這樣對人家?」

不光方宇,白英良自己心裡頭也不明白。抽了一口煙之後,讓自己平復下來:「算了,別管那麼多了,該怎麼做怎麼做吧。」

而一直以來,怎麼做,全部是按照已知線索來看最有可能的走向去調查,要麼就是,許一良的思路。

所以,白英良這話,等於是說,看許一良的安排。

兩個人都不知道該再說些什麼,抽完一根煙以後,白英良疲憊地說:「我去看看你們隊長,問他一下,下一步要怎麼做。你要不,先問問其他人那邊的情況吧。」

方宇點點頭:「我去審訊室那邊等你吧。」隨即看著他背影沉重地向會議室走去。

白英良一腳踏進會議室,才發現許一良不在。燈還亮著,地上還有淩亂的菸灰,但是空無一人。

方宇走到審訊室門口,看見走廊的黑暗裡,慢慢走過來一個身影。

他以為是白英良回來了,連忙上前去:「怎麼說?繼續還是……」

他的話卡在了喉嚨里。

來的人是許一良。

許一良淡淡地問:「審訊得怎麼樣了?」

他用的是審訊,說明在他眼裡,陸顏就是個嫌疑人。方宇艱難地咽了口唾沫,才說道:「已經差不多了,目前,還沒有發現什麼疑點……」

ADVERTISEMENT

說到最後一句,他的頭都恨不得低到地底下。

出乎意料的是,許一良依然很平靜,點點頭好像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而他對於此事,也不想再多談,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我知道了。你在這裡等一會,我進去看看他。」

這是有話要單獨跟陸顏說?這也沒什麼問題,畢竟說到底陸顏還沒有被證明是嫌疑人,只是來配合調查的,單獨的接觸也沒有問題。而且以許一良的威信,方宇當然是睜一眼閉一眼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

許一良不再說話,默默地走進審訊室,不忘記把門帶上。

方宇隻好靠牆站著,閒著無聊又點了根煙。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感覺,隊長的臉色很不好。不是生氣有心事的那種不好,而是一片慘白死灰,像是身體方面的問題。

白英良這時正好滿臉心事跟疑惑地過來:「奇怪,人去哪了?」

方宇趕緊指指審訊室:「在裡頭呢。」

「單獨審訊?」白英良皺著眉問道。

「不知道。」明知道審訊室的隔音,關了門裡外互相聽不到,方宇還是本能地壓低了聲音,「隊長說進去看看。」

白英良就不說話了,看著方宇仰頭望天看著星星發獃,忽然一轉頭很認真地看著他:「老白,你說,會不會以前這個陸顏犯過事,栽在咱們隊長手裡過,所以隊長一直覺得這個人不可靠?」

被他這麼一說,白英良也是一愣,摸著頭:「我哪知道,你們老大那樣子,根本在他目前不能提也不能碰啊。」他擺擺手:「算了,別想了。又不是咱們這一組,他們總不能一個兩個全都空手回來吧。」

不去想,是不想去想許一良跟陸顏的關聯。知道有些事最好不要碰觸。

審訊室其實頗像一個小小的牢籠,外面哪怕天翻地覆,關上門來裡頭就什麼也不知道。

陸顏呆坐在裡面,坐回在椅子上,實在不知道心裡是什麼感覺。

ADVERTISEMENT

這是他長這麼大,頭一回有了被冤枉的感覺。

而且是被懷疑成兇犯,不知道是不是殺人犯。任誰攤上這樣的事,只要不是真的殺人放火犯了案子,隻怕心裡都受不了吧。

尤其是,他還屁顛屁顛的以為自己是在幫助警方提供線索,找出兇手,誰知道,人家懷疑他是兇手。陸顏覺得自己簡直是犯賤。

正胡思亂想著,審訊室的門被推開了,一個腳步聲傳來。

大概是剛才那兩個警察中的誰去而復返吧,看樣子還要繼續審。陸顏心中不耐煩,根本都懶得再搭理,頭都沒有抬一下:「我不會再配合你們任何問題,你們自己去調查吧,最好找出來證據證明我是殺人兇手,殺過好多人,直接逮捕槍斃都行!」

然而他撂完這句狠話之後,對面那個人走到桌子對面,卻沒有吭聲。

陸顏過了好一會才忽然意識到不對,一抬頭看見許一良站在面前,頓時他就愣住了,反應過來以後,下意識叫了一聲:「許叔叔……」

許一良沒有回應,看了他好一會,才慢慢開口:「你現在過得怎麼樣?」

這樣的問話和口氣,簡直出乎陸顏的意料,陸顏下意識抬頭,看了一眼許一良,才回答道:「還好。」

「上班還習慣嗎?工作環境怎麼樣?」此刻的許一良,難得像一個長輩一樣,平淡地跟一個晚輩聊天。

陸顏都有些摸不著頭腦了,他分不清楚,這個雖然並不熱絡但是也還算正常的許叔叔,跟那個尖利偏激的許叔叔,到底是不是同一個。

他忽然意識到,之前他發的信息,許一良是看到的,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沒有回覆。而這個晚上忽然這樣問起他,陸顏幾乎有些不適應,但還是老老實實回答道:「都還行,各方面也都還不錯。「

許一良點點頭,接著說了一句:「既然你現在挺好的,那就好好過好,不要摻和到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中來。」

「我沒有摻和啊。」陸顏有些莫名其妙,「我除了每天上班下班過日子,什麼事都沒有做,大概是倒黴才卷進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