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莫名其妙的故事

ADVERTISEMENT

我是莫北邪(ye),曾經有個筆名叫臥土廢人,喜歡瞎寫東西,喜歡吉他,喜歡籃球,喜歡打遊戲。(雖然都不咋地)。但是,就這樣吧,我是莫北邪,一個喜歡瞎想的閒人。

ADVERTISEMENT

有這麼一個人,他可能是我,也可能是你;我或許認識他,或許又不認識他,或許根本就不存在這麼一個人。至於他的名字,或許聽都沒聽過,一個人不知道的名字何止千萬。其實也不需要知道他的名字,懂得糊塗的人總是會比別人活得更久一些,姑且叫他小A吧。

小A的一生很普通,父親是單位的小職員,母親是醫院的護士。至於小A的爺爺奶奶是幹什麼的,我也記不太清楚了。小A就在他媽媽工作的醫院出生,那天沒有什麼天降異象,不過就是下著小雨。小A出生時大略是六,七斤,我也不太清楚,畢竟沒多少人會在意這些細節。

ADVERTISEMENT

小A 很普通,大略就是在某某幼兒園,某某地區實驗小學,實驗初中,實驗高中畢業,考上某某普通大學,僅此而已。小A的存在感很低,以至於在某某時間,他的同學回憶起學生時代,都會不自覺的忽略小A。這就像我們不會記得班裡那個成績中等,長相普通,不喜說話的人一樣。

所以我覺的很奇妙,小A居然是我的高中同學,而且還是我一個朋友。高三暑假,那個瘋狂的八月,一如既往的同學別離聚會。小A倒也隨遇而安,靜靜地坐在牆角,喝著啤酒。我記得那天我喝了很多的酒,頭很暈。我走過去跟小A聊了起來。至於聊了多久我也忘了,因為一個第二天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到家的人是不會記得這些的。

ADVERTISEMENT

以至於很久以後我問起小A,那天我們聊了什麼,他隻是笑笑不說話。確實,一個醉了的人和一個快醉的人聊天的內容總是很奇怪,很好笑的。隻是隱約之中我記得小A說的一句話:「我終於能脫下穿了三年的校服了,也終於穿不上了。」我並不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但每每想起這些,總是有一股說不出的滋味,不知道是對我,還是對小A。

這個學期,莫名其妙地跟小A聊了幾次,大略知道了小A現在的生活,他的那個專業課很少,都在早晨。於是他下午去駕校,晚上去帶家教,生活簡單而充實。也不知道在某天,我不自覺地哼出了小A經常唱的那句歌詞:「每個平凡的人,都不簡單。」

轉念一想,其實人生就是如此,我們一開始都是自命不凡的,都以為自己跟別人走的路不同,但其實都是相同的路。隻是我們隨著年齡的增長,會慢慢意識到,我們大多數人都是平凡的。其實,小A或多或少都是我們的縮影,他就是我們的代表。隻是他比我們強了一點,他很早的就認識了自己。其實平凡並不可怕,沒勇氣甘於平凡才可怕,而最可悲的莫過於,有的人終其一生,都未曾真正認識自己。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