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發性心肌炎更“青睞”身體好的孩子

ADVERTISEMENT

 

  近10天來,兒童醫院連續收治了兩例暴發性心肌炎患兒,其中一例通過及時搶救已脫離生命危險,另一例由於病情較重,安裝了心髒臨時起搏器後,仍在重症監護室接受治療。

  專家提醒各位家長,暴發性心肌炎是一種兒童急性重症,通常起源於輕微的上呼吸道感染或病毒性腸道疾病,如果家長不引起重視,一旦轉變為暴發性心肌炎,可能直接危及孩子的生命。

  “頭暈肚子疼”差點要了命

  2月4日,小雪(化名)在家中無緣無故發起高燒,還時常喊著頭暈、想吐、肚子疼,媽媽誤以為是普通的腸炎,便沒有前往醫院,隻是留在家中觀察。

  第二天,小雪仍然高燒不退,吃進去的東西都被吐了出來,胸口也覺得不舒服,臉色相比昨天更加蒼白。媽媽見狀也緊張了起來,趕緊帶著小雪來到當地的醫院就診。然而2月5日晚,小雪在病床上突然雙眼緊閉,四肢劇烈抽搐起來,情急之下,小雪立即被送往兒童醫院進行搶救。

  送至兒童醫院後,由急診科葛許華主治醫師接診,了解情況後緊急安排小雪查心電圖,發現小雪的房室出現傳導阻滯,於是立即請來心內科主任醫師秦玉明會診。

  秦玉明分析道:“小雪所患的是暴發性心肌炎,並伴有阿斯綜合征,心髒已被病毒感染,心髒的肌張力增加,心率過慢,從而導致嚴重腦缺血、神誌喪失和暈厥等症狀。目前情況非常危重,如果不盡快安裝心髒臨時起搏器,很可能會危及孩子的生命。”

 

  一旁的家長此時也是心驚膽戰,沒想到孩子口中的“頭暈、想吐、肚子疼”居然會這麼嚴重。

  身體好的娃反而更容易中招

  秦玉明主任表示,暴發性心肌炎通常是由於病毒感染導致的,一是病毒直接作用心肌,導致心肌炎;二是免疫反應,孩子感染病毒後在自身免疫的過程中,免疫系統對人體正常細胞進行攻擊,造成對心肌的傷害,例如上呼吸道感染、腹瀉等病毒感染都有可能引發“暴心”。

ADVERTISEMENT

  “暴心”的主要高發人群是5到7歲的學齡前兒童,尤其是平時體質較好的孩子,一旦感染病毒,更容易由於自身免疫系統的作用患上暴發性心肌炎。好在小雪發現得及時,不然很可能危及孩子的生命。手術後,小雪的心率已逐漸恢複,但病情尚不穩定,仍需在重症監護室中觀察。

  秦主任還提醒各位家長,季節交替之際應該注意給孩子做好防護,根據天氣變化及時增減衣物,盡量避免上呼吸道感染、腹瀉等病毒感染。一旦孩子出現頭痛、胸悶、抽筋、臉色蒼白、精神萎靡等症狀,應及時到醫院就醫,通過查心電圖或者心肌酶判斷是否患上了心肌炎。但家長也無須過於擔心,輕度的暴發性心肌炎並不需要安裝心髒臨時起搏器,一般在院進行10天左右的相關治療即可康複。

 

  十個月前,舟山有個小夥子隨船出海,後來漁船失聯,包括這個小夥子在內,共有17名船員下落不明。

  之後,他年輕的妻子做了一個重大決定,要將當初他倆儲存在醫院里的胚胎在自己體內完成移植,她要一個他們的孩子。

  男方失蹤,能不能繼續為妻子實施試管嬰兒術,醫院第一回碰到這樣的難題,最後難題被拋給法院,法院會作出怎樣的判決?

  阿麗:丈夫出海遭不測 試管里的孩子還要不要

  阿麗是貴州姑娘,性格陽光而隨性,跟姐妹一起來到舟山岱山打工,一次朋友吃飯,認識阿洋。2013年初兩人結婚。阿洋是當地人,島上的人靠海吃海,男人都在船上。

  阿洋最早是在螃蟹船上的。當地的漁船根據捕撈品種分為螃蟹船,帶魚船等,一般一出海就要好幾個月。還有一種叫收貨船,就是在海上向這些捕撈船收貨,提前運載回來。結婚後,阿洋就上收貨船上工作,這樣三四天就能回來一次。

  兩人感情很好,美中不足的是因為阿麗有比較嚴重的婦科病,所以一直沒能懷上孩子。

  去年3月,夫妻倆在婦幼保健院生殖中心做了試管嬰兒手術,順利完成取卵、受精和胚胎培養,共成功獲得5枚優質胚胎。

ADVERTISEMENT

 

  因為阿麗當時的身體狀況不能立即進行胚胎移植手術。舟山婦幼保將胚胎全部冷凍後保存,雙方約定,3個月後,等待合適的時機進行胚胎解凍和移植。沒想到,5月份,阿洋出事了。

  “一開始我不相信的,他水性那麼好,怎麼會出事?”一直到政府來發賠償款的時候,阿麗才相信老公真的走了,她的心好痛。

  渾渾噩噩兩個月,7月份,阿麗又重新陽光起來,她做了個決定,要去完成胚胎移植手術。

  醫院:繼續完成胚胎手術不合原則 建議走訴訟途徑

  我國法律明確規定不允許“代孕”,但對於一方失蹤,另一方是否有權要求進行試管嬰兒術,並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

  當阿麗提出申請後,醫院倫理委員會專門開會討論此事,11名倫理學、法學、社會學、生殖學等方面的專家學者討論激烈。

  有的專家認為,對於阿麗來說,胚胎已經獲得,說明試管嬰兒術已經進行過半,現在提出完成移植,說明她已經調整好心態,對生活重新投入了極大的信心,應該尊重她的意願。

 

  但是也有專家提出,根據原衛生部頒布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和人類精子庫倫理原則》中的社會公益原則,“醫務人員不得對單身婦女實施人類輔助生殖技術”。阿洋因海難事故失蹤,已無生還可能,阿麗目前應該屬於單身婦女範疇。倫理原則中還有個很重要的知情同意原則,試管嬰兒術進行的每一步手術前都要夫妻雙方簽字,現在要胚胎移植,丈夫阿洋顯然無法簽字表示同意了。

 

  “呂總,您就是活佛再世!”這是一位母親發來的報喜信息。就在此前一刻,她的孩子剛剛出生。隻不過,這名嬰兒的身世有點特殊,他有不止一位母親:一個提供了健康的卵子,另一個用子宮孕育了他——孩子是通過代孕生產的。

ADVERTISEMENT

  收到這條微信的時候,醉醺醺的呂進峰正在KTV包間里唱歌。他迅速地回了一句,“給錢就行”。

  這位39歲的江蘇人是國內最早從事代孕中介的那批人之一,通過搭建委托人和代孕母親之間的聯系賺取服務費。呂進峰親曆了這個隱秘而龐大的地下王國從無到有的過程,並努力拓展疆土,成為王國的領袖。截至目前,他一手創立的AA69代孕公司已經“生產”了上萬名嬰兒。

  一在位於上海的辦公室里,呂進峰斜靠在沙發上,用手劃拉著手機屏幕,偶爾回條微信,顯得漫不經心。在他身旁,一位中老年婦女望著他,眼神里滿是懇求。她叫秦月(化名),上海本地人。前段時間,秦月陪著女兒、女婿一起來簽合同。女兒今年31歲,7年前發現患有癲癇,隨著病情越來越重,後來干脆在家休養。從前兩年開始,秦月夫婦就一直催女兒女婿要個孩子,他們找生殖科醫生問過,回答是“體質不適合要孩子”。失望之餘,秦月替女兒選擇了代孕。這次,她是來和呂進峰商量如何用促排卵藥的。

 

  代孕,是指在體外受精的卵子形成胚胎後,將其植入代孕母親子宮內,由代孕母親替人完成懷胎和分娩的過程,屬於人工輔助生殖技術的一種。

  還差一天,秦月的女兒就要進入排卵周期了。人工輔助生殖技術的第一步就是促排卵。在獲取高質量的卵子之後,才能在實驗室里使其與精子結合並培養成胚胎,再植入母體的子宮。

  秦月的女兒已經服用了數天的媽富隆。媽富隆是一種避孕藥,在促排卵時服用可以調整體內的激素水平,以便生成更為健康的卵子。然而,在吃了媽富隆後,秦月的女兒癲癇發作的頻率從20天一次變成每天發作。每次發病的時候,她都有預感,便找個地方坐下來,接下來會有幾分鍾不省人事。

  剛開始,秦月很慌張,詢問了醫生才知道,女兒現在每天服用的媽富隆,與治療癲癇的藥物相抵觸。即便這樣,他們並沒有選擇停藥。

  秦月是在眾多代孕網站上找到呂進峰的,這個與女婿同齡的男士聲稱自己在國內最早從事代孕行業,並多次接受媒體采訪。“我們這其實是愛心事業。”她記住了呂進峰的這句話。

 

  1986年,中國大陸誕生了第一名試管嬰兒。10年後,國內首例代孕母親試管嬰兒在北京出生。“中國試管嬰兒之母”產科教授張麗珠主持了這項手術。她曾做過6例代孕母親試管嬰兒,成功了5例。

  大多數尋求代孕治療的患者的共性是,卵巢仍能排卵,但胎兒發育的土壤——子宮有問題,需要借別人的子宮。代孕技術出現以後,很多醫院將其視為巨大的商機,一時間,紛紛開展這項業務。但爭議也隨之而來,很多人認為,代孕挑戰了傳統生育方式與社會道德觀念,帶來的倫理與管理問題是當時的體製與政策所不能承載的。

  基於此,國家衛生部2001年頒布了《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明確規定,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的應用應當在醫療機構中進行,以醫療為目的,並符合國家計劃生育政策、倫理原則和有關法律規定。禁止以任何形式買賣配子、合子、胚胎。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不得實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術。

  然而,隨著不孕不育人群的逐漸增多,像呂進峰這樣的私人代孕中介開始出現。原本在醫療機構被明令禁止的代孕,紛紛轉入地下。

  秦月眼前的呂進峰個頭不高,膚色微黑,胖胖的,笑起來臉上若隱若現地有兩個酒窩。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