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在婚姻中不要被他人掌控人生,不要輕易被人洗腦

ADVERTISEMENT

女人結婚就像一次重新投胎,你需要認知男人,認知男方家庭,更需要認知自己的需求。在我還沒有認清楚自己要什麼的時候,我就被催我的親朋好友父母催婚,似乎我不結婚就有辱整個家風。

我是在27歲那年熬不住家庭壓力,嫁給我現在丈夫的,我與丈夫沒有愛,我們的婚姻就是合適結婚了,他出房子彩禮,我出人和新房裝修費,他30歲,我27歲,我們都應該結婚了,然後我們就去結婚了。

劉學軍,張蘭,你們願意與對方在一起,無論生老病死,不離不棄嗎?我們願意。

恩,我和劉學軍的婚禮,就這樣絢麗開場了。結婚那天,我第一次感覺做新娘的好,萬眾矚目,手捧花須,一群姐妹羨慕。而我和即將成為我丈夫的劉學軍,似乎有角色代入感,至少哪天我們兩人看起來,體面而美好。

我以為婚禮會給我們這對相識不到3月,了解不深,為結婚而閃婚的情侶帶來一絲感動,畢竟我們也為這個盛大的婚姻花了不少錢。結果婚禮剛過,我那偉大婆婆就開始算計,誰家彩禮給的多,誰家彩禮給的少,還不斷提醒我:你把婚紗趕緊還給婚紗店吧,300元一天的租金呀,到明天就得600元了,趕緊換上衣服拿去還,而我的丈夫也在跟我說:咱們結婚就是以後精打細算過日子了,你趕緊把婚紗還了。這個西式婚禮花了7萬,紅包才收了5萬,虧損2萬,哎,現在結婚都不賺錢了。

真的很噁心,我忽然對這對母子產生了厭惡,在他們眼中一切都需要用金錢衡量,如果衡量不了,就是虧本。當然也包括我的婚姻。就這樣我開始了與劉學軍的婚姻生活,我們很平淡,與一般夫妻一樣,心情好大家會滾床單,不好各睡各,我老公不浪漫也不知道浪漫似什麼。外加節約的滴水吃飯的公婆,雖然我們住樓上樓下並不在一個房間,依舊覺得壓抑。

ADVERTISEMENT

半年以後我懷孕了,公婆很高興,逢人就說:我媳婦會給我生個大胖小子的。可惜的是,他兒子精子就不能生兒子,10月以後我生了個女兒,丈夫全家不舒服,又能怎樣,幸好我有工作能夠賺錢,孩子丟給我爹媽養,隨著我女兒越長越可愛,這家人開始接納這個女孩。隻不過我婆婆見我就說:媳婦啊,二胎開放了,你也該準備一下了。我當沒聽見。

2年以後,我30歲了。哪天公婆老公破天荒的為我慶生,婆婆還給了我5000元紅包,讓我辭職回家生二胎。他們說他們家2套房子,就差個繼承人。我說我女兒也可以繼承,婆婆憂傷的說:那是以後嫁給人家家裡的,不是我劉家掌門人啊。我一想我懷女兒的時候,這家人那個嘴臉,如果我再懷孕生的還是女兒,我人生會不會更被動?我堅決不生育。

婆婆就對劉學軍說:張蘭不生二胎就離婚,娶媳婦回來就是生兒子的,沒兒子怎麼行。老公給我施加壓力。我說:如果我生第二個孩子,我工作事業不要了,誰養家。你工資比我還低,我父母老了帶一個孩子都吃力,沒法生第二個。

張蘭,咱們還是生一個吧。我爹媽這輩子不容易,有個孫子是他們唯一心願。劉學軍你搞清楚,我只是你妻子,不負責你爹媽高興不高興,我都30歲了生娃後身體更差,你也沒那個能力養我和孩子,你何必逼我。那就離婚吧,讓劉學軍找個年輕的女人生,你女兒歸你。婆婆突然出來安排道。

ADVERTISEMENT

我先是一愣,然後冷笑,那就離吧。就這樣我和劉學軍離婚了,兩人本身為了結婚而結婚,感情不深,生活習慣也就那樣,離婚以後我反而更開心了。與女兒住在父母家,上我的班,爹媽幫我看管女兒。劉學軍很少來看女兒,我也不在乎他那點撫養費。女人結婚是一種體驗,千萬不要被婚姻裡面的人所掌控人生,要活出獨立自我。

有一種女人天生不是做聖母的女人,她們天生就是為了世俗存在的女人。她們有一個古怪而保守的母親,有一個在父權壓製下被迷惑的母親,有一個不知道女人應該怎麼活的母親。因為她們的母親就是那樣活過來的,這些勤勞的家庭婦女做了一輩子家庭主婦,寄生於自己丈夫,一輩子都在努力生兒子,一輩子都在為家庭而付出,她們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因為她們覺得那是理所當然的,她們把自己整個人生和青春都奉獻給家庭,但她們很難得到丈夫的感激和認同,因為她們的老公覺得隻要我能養家,你就是我家的保姆,叫你幹什麼都是理所應當。

當一個女孩子因為擁有一個對父權唯唯諾諾的母親,她們從小在一個必須任何事聽從父親安排的環境長大,不管她們長大後多優秀,她們在精神和心理上擺脫不了男人的束縛,她們不是覺得沒了男人活不了,而是她們需要一個妻子的名分,需要一個不被大眾審視的目光,需要一個看似和睦的家庭,即使自己受盡委屈她們也希望能夠讓外人覺得她過得很幸福。很多時候不是因為那些忍受無愛婚姻的女人多偉大,而是因為這些女人就是那種內外都虛偽,都想跟他人證明自己過得多幸福,即使外人都知道她老公早就不愛她,在她外面養了幾個小三,她依然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甚至有些家庭主婦,因為自己沒有能力,只能拿道德說事。

誰都知道要求已婚男女一輩子忠誠自己是很搞笑的事,婚姻中男女只是契約關係誰違背道德責任,誰去承擔應有的責任。這裡原本沒有對錯,所以不是做人妻子越來越難安然的相守一生,而是做人妻子必須得明白什麼時候都得人格精神經濟獨立,如果女人這一輩子一直活在別人的眼光里,自己也沒有足夠的能力證明自己的能力,自己又習慣了依賴男人生活,你讓他怎麼談自立。

能夠自立的女人,能夠在精神上不再依附男人的女人,她們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生活。那麼為何這個世界會出現女怨婦,女人會對生活感到絕望,說到底還是閒的。如果女人都努力的去拚事業,去完善修復自己的人生,都能去看世界,她們怎麼會走不出內心的小世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