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碰到了一個假丈母娘

ADVERTISEMENT

我和老婆是大學校友,她比我低一屆,是我舍友的老鄉,通過舍友,我們認識了。

我發現她是個非常勤奮的姑娘,無論學習還是打工。我向舍友詢問她的情況,可是舍友也不清楚。

後來,在我們的接觸中,我慢慢知道她家是郊區農村的,條件不錯。家裡有一個哥哥一個弟弟,父母的「心思」都在她哥哥弟弟身上,對她可以說不聞不問,所以,她要靠自己的努力完成大學學業。

她說的輕鬆,可是我感覺她父母重男輕女的思想一定很嚴重,不然她不會那麼辛苦打工賺錢。

我家裡條件很好,但是在她的感染下,我也開始打工,後來我上學的費用都是自己賺的,畢業後我回到老家工作。我鼓勵她考研,我說我可以在經濟上支持她,可是她從來不要我的錢,憑自己的努力讀完研又讀了博。

她讀研時,我們結婚了。婚後生活很幸福。終於我也知道了她從前的情況。

原來她父母真的很重男輕女,由於她有個哥哥,所以她是超生的,罰了五千塊錢,她弟弟也是超生的,也罰了錢。可是她媽一不順心了就罵她是五千塊錢買來的,卻從不罵她弟弟。她上到初中,家裡就不讓她上學了,是她用課餘時間多幫家裡幹活才爭取來上學的權利。考上大學後,由於不能幫家裡幹活,她家裡就不給她學費了,一切費用都要她打工賺。

ADVERTISEMENT

我不明白一個這麼優秀的孩子父母為什麼不喜歡,不過那不是我要關心,我和她結了婚,她的優秀隻要我喜歡就好。

我們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一家三口美滿的日子羨煞許多人。

我們除了結婚時回過她老家,再也沒有回去。她父母也很少和我們聯繫,在他們眼裡,女兒是可有可無的。後來,聽她的老家的人說她家拆遷了,得了很多錢,她哥哥和弟弟都分了很多,問分給我們沒有。

她笑笑說,她已經不是老家的人了。老家的人也了解她家的情況,就沒說什麼。

她已經不是老家的人了,這話聽著有些淒涼。

忽然有一天,她接到她父母的電話,說要來找她。原來她父母拿著拆遷的錢,想享受一下大城市的生活。老婆的哥哥和弟弟工作生活在小城市,她父母看不上,這才想起了女兒。

我和老婆幫他們租了房子讓他們暫住,至於以後他們要買房子定居還是回老家,看他們的經濟實力了。

ADVERTISEMENT

可是她父母來了後,我的生活就沒消停過,主要是勸我再要一個孩子。他們住的地方離我們家走路有半個小時的路程,可能他們在家閒著難受,基本每天早晨都溜達到我們小區。而我上班近,每天走著去,直接導致每天早晨都在小區門口看到他們。

大概他們知道女兒有本事了,不會再看他們的眼色行事,所以他們不會到我家裡去,隻在大門口和我說話。今天丈母娘和我說,小陳,你要是不生個兒子,你們陳家不就絕戶了嗎?明天又說,都放開二胎了,再生個唄。後天又說,快生吧,再不生歲數大了不好。

我不勝其煩,問丈母娘,萬一再生個女兒怎麼辦?丈母娘說,那能怎麼辦?接著生唄。你又不是沒錢,不就是交幾個罰款嗎?

真是親丈母娘,我媽都不管我生不生兒子,您操那麼多心幹什麼?我真的覺得女兒很好,為什麼非要有個兒子?我要想生自己不會生嗎?再說我生兒生女和你們又有什麼關係?

這種念經似的絮叨真能讓一個大男人崩潰,好像那種豆腐掉到灰里,吹不得打不得的感覺,無力極了。

老婆沉浸在她的事業中,有點忙,我不願意把這些事告訴她。告訴她也沒用,不過徒增她的煩惱罷了。可是我一個人確實有些承受不了,我隻好去看心理醫生。

ADVERTISEMENT

心理醫生是我高中時的同學,所以我們的談話不像醫生和病人的談話,就是朋友之間隨意的交談。

我說了老婆從小的生活環境,又說了丈母娘對我的「要求」。我問他,你看我是不是碰到了個假丈母娘?同學也開玩笑地說有可能,還說我的丈母娘可能從來都是個假的。

雖然是心理醫生,但是他也沒能給我什麼好的建議。而且他說的對,我這根本不是心理問題,是「外部環境」問題。解決不了「外部環境」,我的問題就永遠存在。

我想,我的「外部環境」問題是解決不了了,我就等著真得心理疾病吧。

PS:「保姆」一文明天起開始更新了,親們都期待吧。

ADVERTISEMENT